第 202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枯萎的花草复苏。

  “这是什么东西?”

  “下雨了吗?”

  “不,这雨水,极品灵气还有好,我的修为突破了。”

  小世界之无数的人狂欢,对于这世界突如其来的变化,无数人都是欢呼,不解。

  座宫殿之,黄小仙的眼睛猛然睁开,她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心境的波动了,夏陌,竺沁凝和黄小仙在宫殿外面会合,她们激动的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同时还有这宫殿之的许多人。

  正在摇椅看似睡着的老人猛然弹起,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呵呵,不单单复活了,实力,似乎也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我轻笑出声,随后身形消失在了虚空之,神界,还是那么熟悉,这三年似乎并没有什么变化,不对?那雕像?是我,还有青儿。

  想到这里,我的心莫名的揪,不过我深吸了口气,拳头紧握,并不是,点儿希望都没有。

  突然,在我的面前,两道身影凭空浮现。

  看着二人,那激动的有些颤抖的身子,我微微笑。

  “帝辛前辈,莫域主。”

  我轻声问候。

  而帝辛则是言不发,下刻,他竟然朗声大笑。

  “哈哈哈哈”

  看似莫名其妙,但是我心却微微暖。

  “李小友,欢迎回家。”

  莫天星也是对着我,轻声说道。

  随即,莫天星直接出声:“神界诸位,你们的救世道祖,回来了。”

  神界进入了短暂的寂静,似乎没有反应过来,而我和他们聊了两句,便进入了小世界,之前我从帝辛前辈口已经得知了,我消失了三年的时间,而这三年,我相信,有群人,等的很苦。

  我迫不及待的进入了小世界,到了那熟悉的宫殿,我发现,宫殿门口已经站满了人。

  站在最前面的,是三道倩影,她们每个都可以说有着绝色的容颜,但此刻她们无不是焦虑的在挽着衣角。

  看到我出现的瞬间,三人的身躯颤,几乎同时,眼泪便是止不住的从眼睛里面滚落了出来。

  “我回来了。”

  任何的话,恐怕都不了这句,再多的言语,都只能化作这几个字。

  “以后,也不会消失了。”

  我抱着三女,直到她们不再抽泣,而后我到了我爸,我娘的面前,还有我奶奶,尹老。

  “好,回来好。”

  不等我说话,奶奶老泪纵横。

  “爸爸,那是爸爸,我的星星来咯。”

  小念念最先冲过来,后面跟着几个兴奋的小家伙。

  看着四个小家伙,我也感觉到眼眶有些湿润。

  “爸爸爸爸,妈妈呢?还有我的小星星呢?”

  小念念脸好,似乎有些失望。

  看着她们,我心揪,而后空的灵气直接凝聚,凝聚出颗巨大的五角星,足足有座山峰那么大。

  “来,这个是小念念的。”

  “这个是童童的,你要小点,所以要姐姐的星星小点,还有小鱼儿的,那,最后的小念君的是最小的。”

  茅草屋钱,面前坐着帝辛前辈。

  我们互相喝着茶。

  “你这小子,你知不知道我这茶杯自己摆在这儿可足足三年了。”

  帝辛前辈难得这般兴奋。

  “帝辛前辈,我知道你等的很苦,我来是解决这件事情的。”

  我看着帝辛前辈出声,他知道,我所说的等,是指那个。

  “听闻在虚空之,有着条银河,所有界域魂飞魄散的人,最后魂力都会聚集在这银河之,经过洗礼,然后获得重生,只要这天地,还有丝他的魂力,那么能够在银河之寻找到残魂。”

  我和帝辛前辈聊了之后,便再次踏了旅程,银河在哪里?我甚至并没有着急处理血魔界的事情,毕竟现在帝辛前辈和莫天星都已经是道祖了,他们会着手解决血魔界那边。

  我在虚空之足足寻找了两年,终于,条银色光辉的长河出现在我的面前,它似乎没有,也没有尽头。

  我盘坐在银河旁边,神念彻底的没入了进去,在练搜寻。

  年!

  两年!

  甚至我身已经布满了虚空垃圾尘埃。

  我仿佛已经成了虚空之的尊雕像。

  神念不断的汹涌进入了这里面,但是无所获,帝辛前辈说了,唯有还有丝残魂,才能够在这里面找到,要是类似黄天,刑天那种直接被我抹灭在虚空之,是根本找不到的。

  难道,这里面真的没有希望吗?

  不,不可能,两年没找到,我少三年,十年,二十年,我的寿命,还很长。

  没有任何东西,任何理由,能让我放弃。

  番外篇1

  道祖界。

  距离道祖界正式命名已经过去了三年的时间了,神界甚至道祖界的人都以为,这个界域之所以叫道祖界,是因为道祖界的天道主宰,也是那位救世道祖,乃是数千年以来再次突破壁障,成为道祖,拯救了神界的人物。

  但是事实却并非如此,这三年的时间,不断的有人在道祖界定居了下来,而道祖界和神界打通了通道,能够出入其,互相通商,而道祖界的形成,导致这里面有着许多极为令人兴奋的秘境等待着修士去发掘。

  银河边,那道雕塑般的身躯直久坐。

  我已经在这里盘坐了整整三年的时间了,为了不让家里担心,我在家制作了魂牌,只要魂牌不碎,证明我是安全的,不然,再次离开这么长的时间,不知道家里面的人得担心成什么样子。

  我的魂力弥漫在这望无际的银河之,如果有人再次,定然不会察觉到,这虚空之,竟然还坐着道身影。

  漫天魂力在银河之穿梭而过,而这三年的时间,我在这银河之见识了很多,很多不属于人族的魂魄,虽然只是残魂,但他们却不是人族。

  其有类似于阿凡达里面的那种精灵种族,也有长相和血魔族类似的种族。

  但却直都没有我想要的那股气息,我心不曾放弃,始终如。

  又是个月的时间过去,这日,我如既往的搜索着这银河之慢慢流过的残魂,下瞬间,我的身躯颤,股略微熟悉的感觉弥漫进入了我的心神深处,而我的沈念将这股残魂全部包裹,小心翼翼的从银河之捞了出来。

  然而,此刻却是有着股巨大的力量从银河之咆哮而出,似乎是在阻止着我的下步动作,下瞬间,我心大惊。

  纵然此刻我的实力已经到了道祖六重,但是面对这股力量,都是有着种压抑感,我体内的气息彻底的爆发了出来,顷刻之间和那股力量碰撞在了起。

  我不知道这股力量是谁发出来的,但是这股力量却是真实存在。

  我体内的力量彻底的和之抗衡了起来。

  轰隆隆

  陡然间,这虚空之竟然是散发出股极为强横的乱流之力,不断的冲击着我的身躯,我心微微沉,混沌磨直接从我的身暴掠而出,朝着面前的那股力量轰然砸落了下去。

  嘭!

  声某种东西被击碎的声音传出,而那股力量减弱了许多,察觉到这个空挡的瞬间,我的身力量暴涨,随后将那残魂从银河之拉了出来。

  随着那残魂脱离了银河的瞬间,那股力量也彻底的消失了,而我大松了口气,将那残魂从银河之拉了出来,看着面前那团看起来极为虚弱的魂力,我心有些激动。

  这股气息,是妲己前辈身的气息,既然答应了帝辛前辈,那么我必须要尽全力的去帮助他,在我成长的路,他曾不止次的为了挡住了那恐怖的杀机。

  而让我更加兴奋的是,我既然这里面找到了妲己前辈的残魂,那么也证明了我有很大的希望找到青儿的残魂,还有我爷爷。

  我将妲己前辈的残魂封存了起来,然后深吸了口气,整整三年都没有动弹的身体在这刻微微动弹了几下,妲己前辈残魂的出现,让我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继续将沈念朝着这银河之蔓延了过去,我的神念再次以最大的程度延伸出去,我需要找到我的东西,那是我此生不容失去的女人。

  时光在这刻变得犹如白驹过撩般,半年时间犹如弹指瞬,而当我的身子再度有动静的时候,却是因为我在这银河之感觉到了第二股力量。

  我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等这刻,我足足等了近四年的时候。

  这四年,或许过的很快,但在我心,却何尝不是种煎熬,但最终证明,我的坚持,是没有错的,我已经不记得自己多久没有这般激动过了。

  回想起来,好像次在姬家救我娘的时候,我的心情便是这般的激动不已。

  我迫不及待的从银河之将那股残魂之力拉了回来,我甚至能够感觉到,这股残魂的力量,竟然是妲己前辈的都要弱,但这不重要,只要找到了残魂,那切好办了。

  “放肆!”

  突然,声怒吼声自面前的银河传出,准确的说,这道身影,我都不知道来自何方,但却在这虚空之,犹如惊雷般炸响。

  与此同时,我便是再度感受到了那股阻止我的力量,竟然是之前更加的强悍了。

  “你是谁?”

  我看着空,沉喝出声,这个时候竟然有人阻止我将青儿的残魂拉出来,我身的气息自然是毫无疑问的彻底暴涨而开。

  “本座乃银河守护者,混沌宇宙,自由规律,岂容你随意扰乱。”

  那低沉的声音传出,闻言的我心大惊,我在这里蹲守了四年的时间,却不知道这地方竟然还有个银河守卫者,而眼下的这个情况,我发现,面前的银河光点竟然是在不断的凝聚而出,浮现出尊极为雄壮的身躯,犹如蛮牛,却又是有着人形。

  我心大惊,这东西是那银河守护者?

  “阁下,我只是为了寻我至亲之人而来,之前不知阁下的存在,实在抱歉,还望阁下能够通融。”

  我对着这道身躯抱拳,不管怎么说,这是人家的地方,之前我也不知道这银河守护者的存在,所以,导致我根本没有给人打招呼。

  “刚刚本座已经通融了,凡事不可而再。”

  那道身躯爆喝出声,而后手的柄巨锤直接朝着我撼然轰击了下来,看到这幕,我的瞳孔微微缩,神念将青儿的残魂包裹住,顿时间,身躯暴起。

  周身黑发飘扬,衣衫无风自鼓起来。

  “那不好意思,进入,我妻子的残魂,必须带走,谁也挡不了。”低喝声自我口传出,完全不容拒绝,我等候了四年,这四年已经足够煎熬,我不可能在让青儿从我身边离去。

  有人挡,那碾碎他。

  番外第章结束,后续还有,不定时发布,可以关注老米微博,新浪微博搜索:作者五斗米,有事在面询问。

  下面大家看下老米新书拜阴堂。

  第1章阴郎官

  你们听说过冥婚吗?也是给死人找配偶。

  以前的人订了婚,并不着急结婚,途可能出现意外,有方死了,古时候人们认为,要是不完成这个婚礼,那么死了的那个,定不会安宁,便有了冥婚。

  还有第二种可能,没有婚约的情况下,年纪轻轻死了,家里人为了慰祭亡灵,会给他她找个伴儿结婚,这种情况般都找个同样早死的异性,不会找活人。

  我叫陈平安,打小跟奶奶住,而我奶奶,是个媒人,但她只给死人说媒。

  自我懂事以来直跟在奶奶身后,她每次说好了桩冥婚,我都会抱着新郎官的牌位,胸前带朵大红花,然后跟死人拜堂,奶奶说,我这叫阴郎官,代替阴人做新郎,也算做善事,积阴德。

  什么积阴德,我觉得奶奶是忽悠我的,这玩意儿,别提多渗人了,刚开始我不愿意,但说这个奶奶打我,说这是为了我好,被奶奶逼着几次,后来慢慢习惯了。

  甚至好几次,因为新娘是刚死的,有两个人在我身边驾着新娘的尸体,我抱着牌位,和她拜堂,最后,竟然还有用木棍把新娘的尸体支着坐在凳子,合照。

  那种感觉,没人说得出来,反正算身边有人,照相的时候我的身体都在发抖,浑身凉飕飕的。

  好在的是,随着我长大,这种冥婚终于开始逐渐减少了,而我也心里踏实了很多,心想奶奶没了生意,那么我不用做那渗人的事儿了。

  但是在我20岁那年,奶奶接了单活儿,让我彻底认清了这个世界

  王国栋是我们村子里面的名人,听说这家伙年轻时候没干过什么好事儿,在外头搞偷鸡摸狗那套,问题他还挣了钱了,30岁不到在外面领了个老婆回来,在家盖了栋新房,镇子开了个门脸。

  但是这家伙说来怪,他有钱,却不在镇子住,住在村子里。

  后来他老婆给他生了个儿子,但是17岁的时候夭折死了。

  有人说这家伙遭了报应,老天爷这是不想给他留后,但没过两年,这老家伙都快五十了,竟然又生了个,不过怪的是平时挺高调的王国栋,这家伙竟然没摆满月酒。

  直到他抱着刚满月的儿子来找了奶奶,我才知道原因。

  这天大早,王国栋急冲冲的进了我家门,直接找到了奶奶。

  “姑婆,这事儿只有您能帮我,我家守田说了,他要是没个媳妇儿,不安生,你说这个狗日的畜生,走都走了,还不忘消停。”

  姑婆是我们村的人对奶奶的称呼,王国栋进我们家的门,对着奶奶哭诉。

  “你们家王守田都走了多少年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来办这事儿?”奶奶坐在摇椅给我缝衣裳,也不抬头看王国栋,毕竟奶奶对他的印象也不算好。

  “姑婆,这不最近那狗日的老给我托梦吗?还有,您看看这个。”

  王国栋苦着张脸,我也不插话,而王国栋把他抱着小儿子的被褥打开,我看了眼,眼皮子跳,王国栋的儿子,大腿内侧有块乌青的胎记,但是这胎记形状有点儿怪,有点儿像成年男人下面的那玩意儿,不,应该说很像。

  接着王国栋说这是王守田不甘心没碰过女人,给他弟弟生去的。

  这会儿我看到奶奶把手里的针线活儿都放下了,抬头看向了王国栋。

  “十万。”

  听到奶奶的声音,我都给吓了大跳,十万,这在农村绝对是笔巨款,盖个小新房是没问题了,而且,这十万要是到手,我是不是该娶媳妇儿了?

  “姑婆,这也太高了点吧?”王国栋明显也因为奶奶的出价给吓了跳,但奶奶面不改色,显然没打算松口的意思。

  “成,十万十万了。”让我更没想到的是,王国栋竟然这么爽快答应了,不过想想他儿子,这事儿也的确着急。

  奶奶让我收拾东西,而王国栋则是告诉奶奶,女方已经找好了,奶奶过去直接主持下仪式行,我当即看到奶奶眉头皱,我也觉得还有这么好的事儿?平时都是我奶奶帮着找人的,因为她手里有些早整理好的资料。

  起到了王国栋家,看着打扮好的新娘子,奶奶惊呼了声:“活人?”

  活人?我也有些怪,王守田又没订过亲,怎么会找个活人来结冥婚呢?

  “姑婆,这您别操心了,办事儿行。”王国栋示意让奶奶放心,而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