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于是,再闪退的时候,杨追风就沒有那么急于攻击了。直接先跳到附近的树上再发出暗器,趁着杨清墨防守的空挡却也不去近身而是做片刻的停留。虽然不能回复体力,但是多少可以减少些体力的消耗。

  此刻是半夜,月色姣好。村子的里的人很多都睡了,不过杨追风和杨清墨动起手來也不多啰嗦,所以只有拳脚暗器呼啸过的声音,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更加的明显。

  因为陈飞和影子的态度,杨清墨刻也等不及了,直接出手和杨追风打成了团。

  屋子里的场地太小,且有太多阻碍,两个人很快的就将阵地从屋内转到了屋外。影子跟着走出屋外去观看,陈飞却是心系伶子,颤颤巍巍的走到床前看着伶子最后的遗容。她想到死的时候是什么表情?是遗憾着舍不得杨清墨还是欣慰着终于解脱了?亦或者两者都有呢?

  杨清墨武功学得比较杂,不过好在他不似别人杂而不精,杨清墨的武功融会贯通,不管是肉搏还是兵刃都很有番造诣。此刻虽然赤手与杨追风打斗,却倒也丝毫不在下风。

  而杨追风就比较专精于短剑和暗器了。短剑是近战,暗器却是远距离才比较能发挥出它的威力。但是杨追风却远近结合,将短剑和暗器做到种几乎完美的配合。时而近声用短剑,又时而闪退出十几尺发出暗器。而且,杨追风最擅长的也是快准狠,所以她的速度也不容置疑。进进退退几乎看不清她的人影,若是般人,怕也过不了招就得输了。

  只是杨追风此刻面对的是杨清墨。杨追风学的武功毕竟出自杨家,杨清墨再清楚不过。虽然这么多年在外闯荡,杨追风已然将这些武功融入了自己的经验与风格,但不管怎么说万变不离其宗,所以杨清墨对她的武功还是有些知根知底的。但是杨清墨了解杨追风的武功,杨追风却不是很清楚杨清墨的套路,只能凭着经验与他搏斗。

  第百九十章清风枉解语

  “对的,当年其实我找到了她。但是我将她藏起來了,方面是我知道就算将她带回來了,老头子也不会允许她继续留下來,另方面也是我的私心,我想或许有天我可以用她來牵制你。”

  影子很坦白的说道。

  这个时候陈飞也正好从里面出來,他不知道杨丝丝是谁,只是看杨清墨的脸色觉得有些不正常。听名字应该是个女人,看反应还是个对杨清墨很重要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姓杨,和杨清墨是什么关系?其实,杨追风杨听雨都姓杨。所以这个杨丝丝说不定真的和杨清墨有什么关系呢。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这样就能救得了杨追风?不过是再将你也起拉下水罢了!”

  六年的爱别离之苦折磨,杨清墨绝对不会忘记,也不能轻易就算了。

  “不怎么样,顺便告诉你声,伶子只是被杨追风给关起來了,是我偷偷找到她,又趁人不注意逼她自杀的。”

  杨清墨冷哼声,看着影子凉凉的说道:“你还真的是往情深,为了她什么都肯做。“

  影子沒有否认只是淡淡笑,看向杨追风,杨追风的脸上却沒有任何波澜。似乎杨清墨说的些都与她无关,她只是个看客罢了。杨丝丝的事情乍听是很意外,不过仔细想想却又沒什么吃惊的。那么大个人掉下山崖,那么多人去寻找却寻找到了几张衣服的碎片。

  “她在哪里?”

  “她不愿意见你,她恨你。恨了六年都未曾退散,如今你又爱上了别的女子,她怎么会再见你?”

  影子的这句话对杨清墨而言本來就是致命击了,杨清墨心中窒,还沒开口,却听后面杨追风又开口凉凉的嘲讽道:“呵杨清墨你的爱也不过如此?刚刚还为了伶子拼命,现在她在里面尸骨未寒,你就又开始关心另外个女人了?”

  杨清墨转过身,狠狠地瞪着杨追风,“杨追风,你是不是觉得影子将这切都揽到自己身上,我就会放过你了?”

  杨追风只是冷哼声,现在两人身上都负了伤,虽然自己比杨清墨的伤要稍微严重些,但是杨清墨现在心神不宁,有所牵挂。高手过招,如果连心都乱了,那还打什么?况且,就算自己再落下风,处于劣势,影子也不会冷眼旁观。

  “杨清墨,我直都在期待你会怎样的不放过我!”

  杨追风直视着杨清墨,嘴角挂着丝冷笑,肆无忌惮的挑衅着他。她便是不信,此刻的杨清墨,被两个女人同时牵绊住的杨清墨,对她还能有什么威胁。充其量也不过是个纸糊的老虎罢了。

  杨清墨死死地盯着杨追风,尚未完全平复下去的杀气又迅速的升起,连理他们尚有段距离的陈飞和影子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燃起的那股肃杀之气。

  只是,杨清墨的杀气重,但是杨追风气场却也不比他差。两人气场如此强大的人站在起,谁也不让谁。连旁的影子都觉得,今天晚上着实有点冷。陈飞倒是皱着眉,淡漠的看着。伶子都已经死了,这两个人对他而言,不过是狗咬狗罢了!谁胜谁负都样,他要做的就是补刀!杨清墨杨追风影子,这些人都欠伶子的。他不是他们的对手,可是他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给伶子报仇,哪怕是万劫不复他也不在乎了。

  “对的,当年其实我找到了她。但是我将她藏起來了,方面是我知道就算将她带回來了,老头子也不会允许她继续留下來,另方面也是我的私心,我想或许有天我可以用她來牵制你。”

  影子很坦白的说道。

  这个时候陈飞也正好从里面出來,他不知道杨丝丝是谁,只是看杨清墨的脸色觉得有些不正常。听名字应该是个女人,看反应还是个对杨清墨很重要的女人。可是这个女人姓杨,和杨清墨是什么关系?其实,杨追风杨听雨都姓杨。所以这个杨丝丝说不定真的和杨清墨有什么关系呢。

  “那又怎么样?你以为这样就能救得了杨追风?不过是再将你也起拉下水罢了!”

  六年的爱别离之苦折磨,杨清墨绝对不会忘记,也不能轻易就算了。

  “不怎么样,顺便告诉你声,伶子只是被杨追风给关起來了,是我偷偷找到她,又趁人不注意逼她自杀的。”

  杨清墨冷哼声,看着影子凉凉的说道:“你还真的是往情深,为了她什么都肯做。“

  影子沒有否认只是淡淡笑,看向杨追风,杨追风的脸上却沒有任何波澜。似乎杨清墨说的些都与她无关,她只是个看客罢了。杨丝丝的事情乍听是很意外,不过仔细想想却又沒什么吃惊的。那么大个人掉下山崖,那么多人去寻找却寻找到了几张衣服的碎片。

  “她在哪里?”

  “她不愿意见你,她恨你。恨了六年都未曾退散,如今你又爱上了别的女子,她怎么会再见你?”

  影子的这句话对杨清墨而言本來就是致命击了,杨清墨心中窒,还沒开口,却听后面杨追风又开口凉凉的嘲讽道:“呵杨清墨你的爱也不过如此?刚刚还为了伶子拼命,现在她在里面尸骨未寒,你就又开始关心另外个女人了?”

  杨清墨转过身,狠狠地瞪着杨追风,“杨追风,你是不是觉得影子将这切都揽到自己身上,我就会放过你了?”

  杨追风只是冷哼声,现在两人身上都负了伤,虽然自己比杨清墨的伤要稍微严重些,但是杨清墨现在心神不宁,有所牵挂。高手过招,如果连心都乱了,那还打什么?况且,就算自己再落下风,处于劣势,影子也不会冷眼旁观。

  “杨清墨,我直都在期待你会怎样的不放过我!”

  杨追风直视着杨清墨,嘴角挂着丝冷笑,肆无忌惮的挑衅着他。

  第百九十章清风枉解语

  杨追风的拳头越捏越紧,时刻都处在爆发的边缘。

  影子见情况也不容乐观了,情急之下从怀里掏出枚玉珏,大声向杨清墨喊道:“杨清墨,你看看这是什么!”

  杨清墨转头朝影子看去,心中不由震,如果说开始他还有些怀疑影子说的话,那么现在则是深信不疑了。那枚玉珏杨清墨急的清清楚楚,那是他送给杨丝丝的。是他第次单独出门去执行个任务,回來的时候给杨丝丝带的纪念品。他寻了好久才找到的礼物,当时杨丝丝高兴得不得了。

  当时还开心的不得了,可是为何,转眼就是无尽的痛苦从此万劫不复呢?

  杨清墨忽然有些走神,杨追风瞅准了时间,这个时候忽然背后出手,短剑飞速的刺向杨清墨。杨清墨躲闪不及,背后中剑。不过虽然受伤,却也不影响杨清墨的功力,转过身來,此刻杨追风也还沒來得及撤回去。于是杨清墨掌打中杨追风的胸口。两人同时都受了重伤。

  杨清墨这掌极重,又是心口要害部位。杨追风虽然已有防备,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身子往后倒。影子心中紧张,赶紧跑过去将她扶起。

  杨清墨的剑伤也里心口比较近,虽然沒有杨追风那样夸张,却也是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陈飞在旁挑眉,想去扶住杨清墨,可终究只是动了步就未曾再走。这几个人的恩怨情仇,不关自己的事情!陈飞不断地在心中如此告诫自己。

  不过,好在杨清墨也沒指望陈飞。虽然两人有同样的目的,现在算是队友,不过他对陈飞倒是也沒抱什么希望,只要关键时刻陈飞不会又临阵倒戈,或是做了别的什么事情扯了自己后腿就行。

  杨清墨眼中,陈飞的确是个人才,可是毕竟跟杨追风斗却还是差了好多。另外又时常因为伶子,被杨清墨和杨追风胁迫,摇摆不定。若不是如此,或许也是可以成为杨清墨手下名悍将了。

  杨追风的拳头越捏越紧,时刻都处在爆发的边缘。

  影子见情况也不容乐观了,情急之下从怀里掏出枚玉珏,大声向杨清墨喊道:“杨清墨,你看看这是什么!”

  杨清墨转头朝影子看去,心中不由震,如果说开始他还有些怀疑影子说的话,那么现在则是深信不疑了。那枚玉珏杨清墨急的清清楚楚,那是他送给杨丝丝的。是他第次单独出门去执行个任务,回來的时候给杨丝丝带的纪念品。他寻了好久才找到的礼物,当时杨丝丝高兴得不得了。

  当时还开心的不得了,可是为何,转眼就是无尽的痛苦从此万劫不复呢?

  杨清墨忽然有些走神,杨追风瞅准了时间,这个时候忽然背后出手,短剑飞速的刺向杨清墨。杨清墨躲闪不及,背后中剑。不过虽然受伤,却也不影响杨清墨的功力,转过身來,此刻杨追风也还沒來得及撤回去。于是杨清墨掌打中杨追风的胸口。两人同时都受了重伤。

  杨清墨这掌极重,又是心口要害部位。杨追风虽然已有防备,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身子往后倒。影子心中紧张,赶紧跑过去将她扶起。

  杨清墨的剑伤也里心口比较近,虽然沒有杨追风那样夸张,却也是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陈飞在旁挑眉,想去扶住杨清墨,可终究只是动了步就未曾再走。这几个人的恩怨情仇,不关自己的事情!陈飞不断地在心中如此告诫自己。

  不过,好在杨清墨也沒指望陈飞。虽然两人有同样的目的,现在算是队友,不过他对陈飞倒是也沒抱什么希望,只要关键时刻陈飞不会又临阵倒戈,或是做了别的什么事情扯了自己后腿就行。

  杨清墨眼中,陈飞的确是个人才,可是毕竟跟杨追风斗却还是差了好多。另外又时常因为伶子,被杨清墨和杨追风胁迫,摇摆不定。若不是如此,或许也是可以成为杨清墨手下名悍将了。

  杨追风的拳头越捏越紧,时刻都处在爆发的边缘。

  影子见情况也不容乐观了,情急之下从怀里掏出枚玉珏,大声向杨清墨喊道:“杨清墨,你看看这是什么!”

  杨清墨转头朝影子看去,心中不由震,如果说开始他还有些怀疑影子说的话,那么现在则是深信不疑了。那枚玉珏杨清墨急的清清楚楚,那是他送给杨丝丝的。是他第次单独出门去执行个任务,回來的时候给杨丝丝带的纪念品。他寻了好久才找到的礼物,当时杨丝丝高兴得不得了。

  当时还开心的不得了,可是为何,转眼就是无尽的痛苦从此万劫不复呢?

  杨清墨忽然有些走神,杨追风瞅准了时间,这个时候忽然背后出手,短剑飞速的刺向杨清墨。杨清墨躲闪不及,背后中剑。不过虽然受伤,却也不影响杨清墨的功力,转过身來,此刻杨追风也还沒來得及撤回去。于是杨清墨掌打中杨追风的胸口。两人同时都受了重伤。

  杨清墨这掌极重,又是心口要害部位。杨追风虽然已有防备,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身子往后倒。影子心中紧张,赶紧跑过去将她扶起。

  杨清墨的剑伤也里心口比较近,虽然沒有杨追风那样夸张,却也是踉跄了好几步才站稳。陈飞在旁挑眉,想去扶住杨清墨,可终究只是动了步就未曾再走。这几个人的恩怨情仇,不关自己的事情!陈飞不断地在心中如此告诫自己。

  不过,好在杨清墨也沒指望陈飞。虽然两人有同样的目的,现在算是队友,不过他对陈飞倒是也沒抱什么希望,只要关键时刻陈飞不会又临阵倒戈,或是做了别的什么事情扯了自己后腿就行。

  杨清墨眼中,陈飞的确是个人才,可是毕竟跟杨追风斗却还是差了好多。另外又时常因为伶子,被杨清墨和杨追风胁迫,摇摆不定。若不是如此,或许也是可以成为杨清墨手下名悍将了。

  第百九十二章清风枉解语

  杨清墨看似平静的盯着杨追风手中的短剑,副备战状态,但是心中却激起了千波浪。

  身后的屋子里躺着伶子的尸体,身前的人却又告诉自己杨丝丝还活着。个时辰之内,完全在大喜大悲中度过。可是,影子的态度很明显,如果想要杨丝丝的下落,便是定要放过杨追风离开这里。

  边是他想了恋了那么多年,终于希望耗尽,准备藏在心里的人,边是让他好不容易敞开心扉重新接受的人。不管杨清墨做出怎样的决定,都意味着他选择了个,又放弃了个。可是,这两个人都是他生命的挚爱,他放不下,舍不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