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6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得肩膀上地衣服紧,心中大喊不妙,果然,下秒他的双脚离地,他的身体马上凌空向后倒飞了出去。

  又是记过肩摔!

  “砰!”这次比上次摔得更重更狼狈,昏头转向了半天他才逐渐恢复感觉,他笔直的躺在地板上无力的望着白羽那种非常欠揍的笑脸。现在他都懒得爬起来了。

  “羽,你们这里每次都这样狠的吗?”

  “差不多了,不过有特殊情况的话我们会在这里垫上层有弹『性』地海棉,这样受伤就不会那么重了!”

  “现在没垫吧!”

  “嗯!”

  “那你还出手得那么用力?”林寒无语了。

  白羽懒洋洋的伸伸出腰,道:“反正你是打不死的小强。要是二三下就能打废了你,那你就不是林寒了!”

  句话,把林寒的不满全都咽回了腹中,他纵然有再多不满也不能在别人面前显得太小气了。

  白羽微笑着看了他眼。慢慢伸出的右手,林寒边低咕着边拉着他的手站起来,起来的同时,他在白羽耳边压低声音道:“你这家伙,我以后定会报仇的。”

  明明地威胁话,可是白羽却抛给他个娇媚的眼神,娇声道:“讨厌了,既然你那么喜欢跟人家在起。那人家以后定会对你言听计从的啦!”

  众人听了暴寒,谁都不敢『插』话,白羽的话的确很容易让别让人想入非非,而且还是想到了非常离谱地误区中去,难怪他们会有那种表情。

  “大少爷,二少爷”黄妈在这时候匆匆忙忙的走进来,“有客人来给二少爷庆祝生日了,是刘家公子!”

  刘家公子就是刘仙紫。刘仙紫就是那个淡若无情。想到他,白羽的脑袋里马上看到了那种非常妖怪的声音尖得让人头皮发麻地死人妖。每次想到他,他都不禁抖了抖。

  白翼望着白羽,“哥,我们去不去见他?”

  “去,当然要去了,人家是给你过生日的耶!”白羽吃吃笑了起来,刘仙紫对他们兄弟又爱又恨却无何奈何,多久年没有来过这里了,如果不是在游戏中碰过头,白羽早就把他给忘了,这次他回来给白翼庆祝生日,想来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要不就是存有目的。

  在走出练功房之前,白羽向头雾水的林寒和高瑞青解释道,“刘家公子就是淡若无情那死人妖,走,我们现在去会会他!”

  林寒和高瑞青都吓了跳,在游戏中对淡若无情可是十分了解,那么变态自恋的人如果放在现实中会是怎么样呢,应该没有游戏中那么奇怪吧,说起来他们还真有点期待呢!

  淡若无情——也就是刘仙紫,当他出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林寒和高瑞青发觉他在现实中比游戏更像人妖,为什么这样说呢?看看他那副打扮就知道了。身剪裁得体的白『色』西装,头粉红长发柔顺的披散在双肩上,额头前还留有齐眉地浏海,眉心能隐约看到点红印,就像古代美女眉心上的朱砂印记,白皙的脸蛋比女人还粉嫩,水灵灵的可以掐出水来,尖锐刺耳的声音从他喉咙发出来是如此高亢,相信他去唱歌的话,世上的任何名女高音歌唱家都要羞愧得占入地洞去的。更绝地是他居然手『插』腰,手翘起兰花指放在唇边『』笑起来,比当初白羽在『迷』失空间恶惩要命地帅的时候还要更恐怖更精彩。那模样活脱脱个妖媚十足地绝非凡人能比的天上没有天底下仅此个的旷世人妖!

  第百七十九章风波不断

  第百七十九章风波不断

  刘仙紫的出场如此精彩,众人的目光下子全都落到他身上去了,竟然连他身后的夜羽及几名女仆打扮的清秀女子都被忽略而过。

  看到刘仙紫,所有人都不禁抖了抖,抖落身上的鸡皮疙瘩,除了爱慕他的女人之外,这个动作已经成为所有人的反『射』『性』动作。

  “哟!我最亲爱的两个表弟们,好久不见了,最近过得如何啊?来吧,投入表哥的怀抱中来吧”

  刘仙紫脸上『荡』起如花般的笑容,张开双臂向白羽飞奔过来,白羽心中寒,右脚不自觉的开始抖了抖,他在考虑要用什么样的姿势踢飞他才是最帅最酷的。可惜他还没抬起脚来迎上去,突然出现在刘仙紫身后的怒火冲天的夜羽早已经快步踢在他后背上,刘仙紫很漂亮的来个狗吃屎的姿势扑在地上。

  夜羽的面孔阴沉沉的,双眼冒着冷光,宛如个前来索命的女鬼。这双电眼不仅电得他汗『毛』直竖心惊不已,就连旁边众人都不禁背上凉嗖嗖的,悄悄替他捏了把冷汗。

  夜羽单手拎起他的衣服,咬咬牙道:“少爷,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就不能有正常点的反应吗?不要再丢我们的面子了,好不好?你每次都这样,你想气死我啊?”

  刘仙紫畏惧的看着她眼,结结巴巴的道,“夜夜羽,不是的,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格,我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啊!”

  “你还想气我是不是?”

  “不,不是的”

  刘仙紫双眼含泪,望着这个可亲又可靠的夜羽,对他来说她是个万能的助手。她什么都好,就是管他太严了,这点非常非常地不好。

  夜羽没再理会他,向白羽和白翼恭恭有礼的弯下腰,充满歉意的道:“两位表少爷,真的不好意思,见笑了,我们家的少爷『性』格就是这样子。怎么改也改不过来。”

  白羽大大方方的道:“夜羽太客气了,大家都有亲戚不用太客气了,表哥很久没有来看我们了,今天难得来给翼庆生,我们高兴都来不及呢?哈哈”

  白羽笑得很开心很兴奋,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他有多欢迎刘仙紫到来呢,实际上林寒和高瑞青心时里却是非常的清楚,白羽可不会那么好说话地。

  白羽指了指大寒和高瑞青道:“表哥啊。这两位我就不用给你介绍了吧,大家都是认识的。”

  刘仙紫看到林寒和高瑞青两人也在的时候不禁愣了下,他没想到在这里也能看到他,不过他随即明白过来,他们肯定和白羽早就认识了。难怪在游戏中白羽和他们的感情那么好。

  尽管白羽和白翼不怎么喜欢刘仙紫,不过他的到来还是白翼的生日添加了点活跃的气氛。当晚的晚餐总算没有那么冷冷清清清了,刘仙紫大大方方地点客气的样子都没有,整下房子回『荡』着他尖锐的笑声。把众人的耳朵都震得发麻;而他随身带来的几个打扮很可爱地女仆更是在众人面前晃来晃去,晃得众人的眼睛都花了,双重的折磨啊!

  饭后,众人起围着桌子聊天,白悦交待声让刘仙紫几句让他自己随意住下来之后就上楼去了,年青人的世界他也融入不进去了。

  白羽开口地第句话就是,“亲爱的表哥啊,不知道你除了给白翼过生日之外。到这里还有什么事情啊?”

  刘仙紫轻笑道:“羽,你这是说什么话呢,难道我专程来给翼过生日不对吗?”

  白羽嗤笑道:“我可不相信你有那么好心,我们多久没见面了,你怎么会突然记得白翼的生日,而且还有能赶回来给他庆祝,我不信你有那么清高。”

  句话,白羽把刘仙紫损得彻彻底底的。简直让他无地自容。他的笑容也跟消失隐去,额上的青筋明显的暴跳着。

  “白羽。你这混球,我哪点惹到你了,干嘛跟我过不去?”

  “表哥啊,我可不是冲着你去的,我只是说实话而已,不信你问大伙看看,他们有谁相信你地?”

  林寒和高瑞青马上起摇头,刘仙紫给他们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了,如果要让他们对他有好感,不如让他们抱头猪亲吻去的痛快。白翼笑了笑笑不说话,而其他人更是不会反驳白羽的话了,无形中刘仙紫成了众人枪头指着的目标。

  按理说,此时的刘仙紫招架不住肯定会恼羞成怒才对,没想到他依然笑得很开心,神秘兮兮的道:“白羽,我告诉你好了,你还真是猜对了,我这次来的确是有事情而来地,当然同时也是为了给翼过生日”

  “好话就不用了,直接说正事就行了”

  刘仙紫吃吃笑了起来,“这我可不能说,说了就没意思了,你说对吧!总之,到时候定给你个大惊喜,嘻嘻”

  白羽疑『惑』起来,刘仙紫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来这里地,看他兴奋的模样,难不成这死人妖捏到了他地把柄不成?

  而这时候,夜羽缓缓开口道,“少爷,你到这里真的还有其他事情吗?”

  “呃,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了,点小事情而已”

  “那就是说有了,对吧?”

  “是算有吧!”刘仙紫回答得有些心虚。

  “我就说你为什么会突然这里,原来是有事情瞒着我啊!”夜羽死死的盯着他,阴沉的面孔十分骇人。

  刘仙紫惊,马上解释道:“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事情,所以我才没告诉你的,夜羽你不要生气啊!”

  “那你来这里到底有什么事情?说!”

  刘仙紫瞄了白羽眼,吱吱语语的硬是不肯说出来。

  夜羽望着他,眼底带着深深的悲哀,她在跟在他身边很久了,他的事情她全都知道,哪怕是他点点的表情和举动都逃不过她的眼睛,可是现在他竟然瞒着她很多事情,而她竟然不知道。

  “我明白了,你学会欺瞒我了,对吧?”

  “少爷,是不是我令你怨烦了,令你讨厌了,所以你才事事都防着我?如果是的话,你只要跟我说声就可以了,我不会再烦着你的,我不是那种不识趣的女人,你说吧,我马上走”

  说着说着,她慢慢垂下头,声音也越来越低,只能看到她颤抖的双肩。

  刘仙紫下子就懵了,平时夜羽在他面前总是非常能干,非常坚强的,可是现在她脆弱的面却是他从来没有看到过的。他心中五味俱全十分的难受,尤其是夜羽的轻微颤抖的身体,更是让他感到内疚不已,

  “夜羽,不是的,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欺骗你,真的”

  “不就是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吗,犯不着让你这样伤心的,别哭了,我说,好不好?”

  “我把这里的地址告诉萧河了,他明天就要来了”

  第百八十章拜访

  第百八十章拜访

  “什么?萧河要来这里?”白羽首先第个大吼着跳起来。

  刘仙紫的话像扔出了颗炸弹样,众人双双眼睛马上都『射』向他,就像支支冲锋枪指着他样,如果目光能『射』出子弹来的话,他早就死很多次了。

  而刚才还在委屈的硬咽着的夜羽猛的抬起头来,干涸的双眼哪来半滴泪水,分明就是装出来的,此时她的脸『色』和白羽样难看,瞪圆了眼睛大吼出来。

  “少爷,你又来了,每次都是这样,为什么你每次弄出堆事情都要让我来收拾。你知不知道我很累啊,你这混球,是不是我很久没教训你了你皮痒啊?”

  夜羽骂出咒话了,这是她第次出口说脏话,现在她终于为什么许多人都喜欢骂脏话了,那是人在特别生气的时候就会口无遮拦,骂得越厉害人越爽。

  刘仙紫被他们吼得气短,大气也不敢吭声,但他还是努力为自己辩解,道:“我不能怪我,他问我,我就只好说了啊!”

  白羽和夜羽是什么人,他们对刘仙紫再了解不过了,依他的『性』格,对萧河这样的人是没有好感的,而且他们分别是幻界第大帮派和第二大帮派的帮主,两人没斗起来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在没有好处的情况下,刘仙紫怎么可能把白羽的事情说给萧河呢?

  白羽走到他身边,把抓起他的衣领,咬牙切齿的道:“亲爱的表哥啊,最近很闲啊,是吧,要不要我帮你安排点事情做做呢,比如治疗养伤你觉得这个任务怎么样?”

  刘仙紫的脑袋明显的缩了下。他很想逃脱白羽伸过来的爪子,可是后面地衣领又被夜羽拎着,他只能眼巴巴的看着白羽在自己面前嚣张了。

  “白羽,你想干什么,放开我夜羽,我知道我错了,你放过我了好不好?”

  个白羽,个夜羽。他们两人个专门气他的,个是专门管他的,刘仙紫真的受够了,可是他是他们手中待宰的羔羊,他有什么权力和力量反抗呢?

  “羽少爷,不介意我借间房暂时用用吧?”

  白羽哪有听不出夜羽话中的意思,他爽快的点点头道:“这里地客房很多,往右边走五六间都是。你随便用,最好就是地处决了!”说着,他不忘抛了个媚眼给刘仙紫,笑眯眯的道:“亲爱的表哥啊,你说我对你好不好呢?”

  刘仙紫还在做最后的捶死挣扎。不顾形象的大声叫了起来,“白羽,你有种,我以后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你还是想想今天怎么脱身吧!”夜羽在他身后冷笑着拍了他的脑袋。不由分说就把他拖进去了。

  他们两人走进去,白羽慢慢收起脸上的笑容,像焉了地茄子样有气没力的坐回了沙发上,望着天花板的吊灯发呆。

  林寒揍近他身边,仔细端详他的面孔道:“羽,萧河要来了,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白羽白了他眼,道:“你看我像是害怕的样子吗?”

  “像!”

  白羽无语。因为这话不是林寒说地,是直闷不吭声的白翼说的,他说话向来很直白,难道他看起来真的那么怕萧河吗?

  “哥,萧河来了又怎么样,你到底在想什么?”

  “谁说我怕了!”白羽有些被激怒了,“我有什么好怕地,只是我不想见到他而已。”

  “既然如此。你就没必要心事重重的。只要你说声,他敢来我就敢轰。绝对不用手软的。”

  这句话从白翼口中说出来就好像做件天经地义的事情样,白羽不禁悄悄的捏了把冷汗,白翼的『性』格很直白,从来不会要他面前说谎话,不过他说的也要道理,自己的确没必要对萧河地到来如此惊慌,越惊慌就越显得他很心虚样。

  白羽思想定,马上心安了不少,总之切随遇而安吧。

  在夜羽的严刑『逼』供之下,刘仙紫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招了,原来白羽直以来没给他好骨头吃,他心理有些不平衡,所以他才故意把这里的地址透『露』给萧河的,让白羽多遭点罪。

  当然了,刘仙紫招出来,又免不了夜羽的顿狂轰烂炸,就连白羽都觉得不解气的掺上脚,可怜的刘仙紫总算明白了,他这辈子就载在有‘羽’字地人物身上了。

  第二天,萧河众人地怨念中真的前来拜访了,陪同地是几名年龄和他差不多相仿的男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