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4完结(1/2)

加入书签

  ☆、81

  第七十九章一线大腕2

  安安的预产期是在十月国庆节。

  老爷子都说他的曾孙子会挑时间,还没出生已经准备好了给他俩的金项链和手镯。

  程安安只是肚子越大睡眠有些不好,秦墨每天都先哄她睡着了才睡,等她一醒来就抱着给她寻个舒服的姿势再哄她睡。

  这一段时间下来,她倒是没之前那么难受,反而秦墨累得够呛。

  秦夫人那日在帝爵世家留宿的时候还拉着安安的手念叨。“秦墨生凉薄对什么都漫不经心不以为意,我一直以为他以后不会疼老婆,原来是没遇上正确的人。”

  程安安和秦夫人的关系倒是日渐好了起来,她安心养胎,无聊了就跟张妈一起回大院坐坐。解了老爷子的闷也解了她的。

  电影是安排在国庆节档期上映的,确定了公映时间,网上铺天盖地的一片期待之声。

  程安安自打怀孕起就不怎么上网了,网上的那些声音自然也不知道,只是偶尔看见娱乐节目,倒是常能听见一线大腕被频频提起。

  乔治帮她放了一些剧照去微博里面,她没出镜,倒是让很有影迷遗憾了好久。不过得知她即将生产,微博上倒是一片祝福之声。

  十一的公映,秦墨去影院买了票。

  程安安一大早就想着要去,不过十月一号也是她的预产期,秦墨一整天都紧张兮兮的。

  一直到吃过晚饭都没有动静,秦墨这才安下心来,带了她去电影院。

  电影卖票的地方已经被堵得水泄不通,程安安在几米外都能听见,“我要一线大腕的电影票……”这样的话,不由笑得眸子都弯了起来。

  一线大腕今晚上映,因为太火,档期已经变成了5分钟就一场,电影票异常的畅销。

  安安只带了大墨镜,秦墨却是什么都没带,往那一站就跟代言人一样,顿时让一票等着入场的粉丝激动起来。

  “那是秦墨吗?”

  “那旁边那个是程安安吧?”

  程安安刚走进影院就瞬间被围了起来,秦墨担心她被捧着,把人往怀里一圈,身后的保镖迅速围了过来隔开人群。

  原本安安还打算低调出行的,不过秦墨这一整天都神经紧绷,坚持要带了人出来,安安也就由着他了。

  秦墨见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这才出声道:“一线大腕等安安生产之后会写成小说,喜欢的到时候可以来签售会。现在安安有些不方便,不要挤着她。”

  他的声音清冷,在偌大又嘈杂的大厅却掷地有声,顿时让热血的粉丝冷静下来,退开一条路来。

  “真的要写成小说吗?我一定去支持。”

  程安安一眼看去,微微一笑,“好。”

  一个字,瞬间让人振奋起来。她摆摆手,指了指自己的肚子,“你们继续按顺序去排队吧,我带宝宝去看电影了。”

  她的语气温和,号召力也是强大。顿时没人围着,慢慢散开了。

  肚子里的宝宝像是听见了她的话,雀跃的伸了个懒腰,动了动。

  电影凝结了安安全部的心血,所以一点一滴从未有过半点的瑕疵。从开头的歌曲,选景都是花了一番的功夫。

  第一个镜头是人来人往匆忙的街头,女主角正满头大汗的往经纪公司赶。她刚入行连经纪人都没有,这次去经纪公司都还只是为了换经纪人。

  她被冷落在公司时窗外也下起了雨,轰隆的雷声,她对着窗看着外面的世界悲从中来,人情冷暖,她的一腔执念都化作了梨花带雨。

  程安安侧头看了眼一旁的秦墨,轻声问他,“我还问过你第一次见我是什么感觉呢。”

  秦墨看了她一眼,眼底都是柔柔的光彩,“你只是站在那里就穿过我的心。”

  你只是站在那里,就穿过了我的心……

  程安安微微一愣,他却已经转过头去,唇边带着淡淡的笑意。

  女主从底端一夜成名,踩着往昔看不起她甚至欺侮过她的人的头上,如女神一般睥睨。神情却是孤单迷惘,生活充实了,她却突然迷失了自己,不知所措。

  再到后来,一步一步靠近她生命里命定的人,她那颗沉寂已久的心才恢复跳动。

  闪光灯下都藏不住她眼底的野心勃勃。

  安安用这一部两个小时的电影却把自己的这个七年诠释的干干净净。

  不过电影里的女主角却并非如她一般幸运,一夜成名一夜身败名裂,声名狼藉。她从女王又变回了平凡的路人,留了她的梦想她的皇冠也丢了她的爱情。

  她比安安少踏出努力的一步,所以注定成为最后的失败者。

  其实这应该就是最好的结局了,一切重归平静,好像这个人从未到来过。但是她存在的痕迹却是不会被抹杀的,所以程安安在最后结束的时候还是改了结局。

  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不可复制的,他亲手拉她下了神坛,自然要允她一生的安稳。

  纷乱的世界里不管是谁,都留有自己心中的一片净土。

  所以男主找回了她,在她的命运里。

  秦墨当初看到结局的时候很不满意,他就站在她的面前抱着她,触手可及,怎么可以有失去她的那一天。

  程安安却解释道:“可是他们不是我们。”我们不会像他们一样,胆怯下一步。

  秦墨你也不会像他一样,走了那么久却始终停留在98步再也止步不前。你本是恨不得把那100步都替我走了。

  所以他们怎么可能和我们一样。我那么幸运,独一无二啊。

  电影的最后落在相拥的两个人身上,程安安微微一笑,只是刚扯起唇角就是一抽,一直被秦墨握着的手猛地抓住秦墨的手背。

  秦墨察觉到不对劲,只是太黑暗他本看不清,只是握紧了她的凑过去。“怎么了?”

  程安安忍着那一波波越来越强烈的痛感,深呼吸了一口气,才一字一句道:“我大概……大概,要生了。”

  秦墨瞬间石化,等了那么久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

  不过手足无措也只是一瞬间,下一秒他一把抱起人带着那群保镖飞快的离场往医院奔去。

  >>>>>>>>>><<<<<<<<<<

  程安安从产房被推出来的时候,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只来得及看一眼哭着的两个宝宝就昏睡了过去。

  秦墨在门口走了一整晚,直到天亮才听见哭声,当时神经一松,脸色也是惨白惨白的。

  秦夫人正等着小宝宝出来呢,见一贯雷厉风行让人闻风丧胆的儿子此刻被吓成这样也不厚道的幸灾乐祸起来,“怎么样,被吓惨了吧,看不还不孝敬我。”

  秦墨现在哪里听得见秦母说了什么,见门开了,当下凑了过去。

  两个护士抱着软软小小的一坨走了过来,他一眼扫过去,却是揪心着大人的,“安安呢。”

  小护士自然认识程安安,当下安抚道:“别担心,用力过度昏睡了过去。”

  程安安的身子弱,原本也是打算剖腹产的,但顺产对孩子对自己都好,她便一咬牙顺产,等撑不住了再剖腹产也来得及。

  两个小家伙都很健康,被护士抱出来的时候都睁着一双眼打量着,眼珠子圆溜溜的,很是上相。

  秦夫人正打算抱一抱,那护士却是微微避开,“大的是小少爷,小的是小小姐,不过小的有些发育不良,要先去看护几天才能抱出来。”

  老爷子一旁正逗着大的曾孙子,闻言眉头一皱,“发育不良?”

  老爷子身上天生一股杀伐之气,此刻一副怒容还挺吓人,当下小护士就结结巴巴的解释道:“一般双生儿有一个发育稍微弱一点都是正常的,小姑娘观察几天就可以了,没有大碍。”

  老爷子这才放下心来,见秦墨心不在这里,一拐杖敲了过去,“瞧你这出息。”

  秦墨才不管呢,见安安惨白着一张脸被推出来,顿时心疼了,忙拉着手亲了亲,问一旁的医生,“大人没事吧?”

  医生看他那么紧张不由有些好笑。“她是你们家的大功臣啊,差点难产了。现在只是昏睡了过去而已,等她醒来好好补补。”

  秦墨听到安安差点难产的时候脸色顿时青了,握着她的手也是一紧。

  幸好你没事。

  名字是孩子出生前就取好的,一共准备了好几个名字,如今是龙凤胎。大的就叫秦昭阳,小的就叫秦暖阳。

  都是秦家放在心尖上疼的宝贝。

  小太子爷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就很霸道,所以一出生就是生龙活虎的。小公主就不一样了,不过观察看护了一个星期之后,也健健康康的抱了出来。

  安安是顺产,所以恢复的很快,秦墨倒是硬让她在医院休息了一个星期,和小公主一起回家去了。

  乔治第一时间就在微博上公布了喜讯。

  一次得两,还龙凤胎,儿女双全,可不是喜事一件?

  程安安倒是安心坐月子,秦墨等她一醒过来宝贝的跟什么似的,两个孩子都没她受宠,倒是让老爷子哭笑不得。

  程安安的心里影,也随着两个宝贝的健康出生彻底烟消云散。

  小公主被抱回家的时候就活泼了起来,跟太子爷睡一张婴儿床的时候被挤着了还记得踢哥哥几脚,奈何力气小,没踢出个位置来,自己又睡着了。

  程安安现在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看着两个小宝宝闹腾,看一整天都不觉得无聊,倒是郁闷的秦墨这个请了陪产假的……

  >>>>>>>>>><<<<<<<<<<

  小宝贝们满月的时候办了满月酒,老爷子亲自主持的,这阵势可隆重多了。

  太子爷和小公主也没让人失望,被抱出来观赏的时候极尽卖萌卖笑,倒是赚了一片的夸赞声。

  席上老爷子意味深长的看了秦墨一眼,当着众人的面提点道。“安安给你孩子都生了两个了,挑个日子把婚礼办了,安安娘家没人也不能欺负了她去。以后我们老秦家就是安安的靠山。”

  程安安正坐在一旁,闻言深深看了眼秦墨,唇边的笑意怎么都掩不住。

  ☆、82

  第八十章一线大腕3

  婚礼的事情秦墨其实一直在打算,也提上了议程,不过一直压在他的书房里面放着。

  原本是打算怀孕肚子还不明显的时候就办婚礼的,但那时候程安安的兴致不高。等后来有了肚子,她又忙着写剧本。

  秦墨见她自己有了事做,又想着程安安这样的人就应该给她一个盛大的世纪婚礼,便压下不动,等时机差不多了再拿出来商量。

  但显然,他还来不及开口,老爷子已经按耐不住提出来了。

  程安安倒是面色如常,也没多余的表示,只是笑着看了他一眼便不做声了。

  到了家,张妈顺手把小公主接了过去,程安安就抱着太子爷跟着去婴儿房。

  两个小家伙都累极了,在车上的时候就吐着泡泡睡着了。

  程安安初为人母,很是手忙脚乱,尤其还一次两个,好在太子爷的子是像秦墨的,不像小公主特闹腾。

  太子爷被安安从车里抱出来一吹风就醒了过来,睁着一双大眼睛看着安安,炯炯有神。张妈怕吵醒了小公主上楼的时候只点了楼梯上的壁灯,小太子爷就看着那灯伸出手去抓。

  秦墨跟在她的身后,怕她累着干脆扣着她的腰把人搂在了怀里,见她去了婴儿房,径直走向浴室。

  夏日太过闷热,空调风下一出来就能黏腻出一身的汗来。

  太子爷睡了一觉醒了过来,就神十足,安安想把他放进婴儿床上哄着睡觉的。他眨巴着眼,小小的手抓着她的衣服怎么都不松手。

  张妈倒是笑了起来,“小少爷可真聪明。”

  是挺机灵的。

  安安无奈,只能抱着回了房间。

  晚上太子爷是习惯喝点粉的,安安见他反正还没睡,就去找瓶。

  中午出门之前,秦墨还在书房里办公,暖阳尿湿了尿布正哭着,安安一起来就把一旁正咬着手指在嘲笑的昭阳抱了给秦墨,这才和张妈一起料理这个调皮蛋。

  张妈拍了拍暖阳的小屁股跟安安告状,“刚才我还带小姐专门去了一趟,她那时候憋红了脸就是不愿意,我还以为她没有呢。哪知道原来是来折腾我这把老骨头来了。”

  安安把一旁散落下来的头发往边上一撸,露出一张白皙素净的脸来,笑眯眯的在暖阳圆圆润润的小屁屁上揍了一下。

  小姑娘折腾了人正心满意足的“咯咯”笑着,被妈妈这么轻轻的揍了一下还愣了一会,睁着眼睛看着安安片刻,看她嘴一张一合略带威胁之意,也明白过来妈妈这是在抗议呢。

  当下苦了一张脸,嘴角抽了一下又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秦墨那边刚忙好,抱着正幸灾乐祸笑着的太子爷来观战,见自己的小姑娘皱着脸哭着,皱了皱眉头,“怎么了?”

  秦墨抱着的太子爷扭了扭身体也看过去,白白嫩嫩的一团却已经有了自己的意识,抱着爸爸拿着瓶的手一个劲的拍。

  看起来一副看着妹妹被揍但是欢欣鼓舞的样子,让安安瞬间黑了脸。

  这谁生的儿子啊!

  小暖阳苦累了就趴在安安怀里睡了过去,安安却累得够呛,虽然有张妈绑着,但是小宝宝们晚上一闹腾她却没办法不。

  一个晚上下来只睡了几个小时,眼底都有了淡淡的青黑。

  此刻见小公主已经睡了过去,抱着太子爷就往书房去,“你去睡一会,等会出门再叫你。”

  安安看了眼时间,见本没空睡觉干脆去卫生间洗澡去了。

  秦墨看着怀里嘟嘟的太子爷,把瓶放在了书房里,这才抱着出去玩了。

  安安抱着太子爷去了书房,瓶正被丢在电脑上,她看了眼正趴在她肩头一副犯错了样子的昭阳,请拍了拍他的小屁股,拿起瓶一不小心碰掉了他放在一旁的文件。

  她看了眼,把瓶拿着给太子爷抱着,俯身把文件拿了起来。

  最下面那份文件什么字都没有,她好奇的翻开来看了一眼,却是一愣。

  秦墨刚好洗好澡,见她还没回卧室,为了浴巾找出来就看见安安正站在书桌前,怀里还抱着他们家的大胖小子。

  他从她身后抱过去,连带着抱住了她怀里的太子爷,顺势就在娃娃的脸上亲了一口。

  太子爷虽然才满月但是显然已经有了自己的脾气,当下一扭头小眼神还带着点鄙视,头一埋就在安安的肩上蹭了蹭。

  安安有点抱不住,手都酸了,但是拿着文件的手怎么也不愿意松。

  一个转身把已经开始犯困的秦昭阳塞进他的怀里,一边拿着文件翻了起来。她抱过秦昭阳的手还微微颤着,但是拿着文件的手却有些迫不及待。

  秦墨扫了眼那份文件,面色倒是坦然。“从上年开始准备的,已经大半年了。”

  他不曾跟安安提起过,今天却是她自己发现的。

  从婚纱照到婚礼的细节一点点罗列出来,大概是不清楚她的喜好,婚纱照的主题都列了好几种,旁边化了一个黑色的小勾。

  她抬眼看过去,秦墨正晃着秦昭阳,太子爷虽然不齿老爸的偷袭行为,但毕竟还小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当下昏昏欲睡被老爸这么温柔的哄着已经睡着了,手里还抱着小瓶不撒手。

  程安安的眼底却发着光,也不顾他手里的太子爷,直接勾着他的脖子凑上去亲。但由于怀里的太子爷还是占了些位置的,只顺势亲到他的下巴。

  秦墨当下,从善如流就腾出手来把她揽进怀里,在唇上偷香了一口。“这就感动了?你老公还没付出实际行动呢。”

  程安安知道他的心意就已经满足了,蹭在他的怀里黏黏糊糊的,满眼都是笑意。“那你打算给我一个什么样的婚礼啊。”

  秦墨看过程安安一期脱口秀的娱乐节目,主持人曾经问过她想举办一个什么样的婚礼时,她想了片刻,回答道:“海边。”

  主持人一愣,她却笑了起来,“还在做梦的年纪,想看着我的白马王子从海边骑着骏马而来,带我去一个只有我们的地方。”

  她20岁的那年遭遇了人生突变,一切童话破灭。

  她的王子就是那时候降临,虽然方式不如她梦想中的,但他却是切切实实出现并带走了她,让在那时以及以后的日子里过的如被捧在手心里,一点不知人间疾苦。

  秦墨想给她的就是海边的婚礼。

  随她的子,给她一场她要的浪漫的婚礼。

  睡前,安安想着一个月,不由往外看了看。

  怀着孩子的时候,秦墨生怕有个意外,每次忍不住都是自己冲的冷水澡要不实在克制不住就让她用手之外鲜少碰她。

  今天,可以了……

  想着,她裹着一层浴巾,微微开了门,“秦墨,我衣服忘带了。”边说着边把衣服塞进了一旁的小柜子里。

  秦墨正坐在地板上用电脑,闻言也没多想,随手翻着衣柜给她挑睡衣。

  手指勾着其中一个空了的衣架时,眼神闪了闪,随即低低的笑出声来。

  秦墨进来的时候什么也没拿,见她站在镜子前面正在抹补水的,从身后抱着她轻轻的在她的耳垂上咬了一口,“小骗子。”

  安安耳子一红,他只穿着四角内裤就踏了进来,此刻薄薄的衣料本挡不住他的热力四,紧紧的贴在她的身后。

  秦墨的眼底晕开点点笑意,微烫的唇从她的耳后一路往下,“想我了……是么?”他的声音因为沾染了情/欲而微微喑哑。

  安安却听得一颤,手指紧紧的抓着流理台边。

  秦墨却在此刻扣住她的腰,猛的拉近怀里紧紧贴着。

  浴室里还有氤氲的水汽,朦朦胧胧的一层,她身上的水珠还没擦尽,湿漉漉的。

  秦墨轻咬着她颈后的皮肤,那细腻的触感让他有些欲罢不能,偏又要强力控制。

  他双手环到了她的身前,手指扯下她的浴巾,她的绵软因为要哺增大了一个罩杯,他握在手里手感越发的让他爱不释手。

  程安安却咬着下唇,轻嘶了一声,“疼,你轻点。”

  秦墨闻言,手指微松,扣着她腰的手指却是一个收紧,紧紧贴住她,却没有了动作。

  安安原本都做好了准备,他此刻说停就停,不由微微疑惑的看去。

  秦墨正透过镜子看着她。

  她脸色绯红,皮肤白皙在灯光下有着淡淡的透明。他一时心痒难耐,掰过她的脸来狠狠的亲着她的唇,咬的她唇嫣红的似要滴出血来这才微微松开,却并没有离去,只是伸出舌头描绘着她的唇角,一点一点,温柔至极。

  等分开时,秦墨已经拿了放在一旁的浴巾给她围了上去,“刚出了月子别着凉了,我不急,我可以等你再好些。”

  我知道你已经准备好了,但是我不放心,我可以等你再好些。我们还有那么久的时间,我等得及。

  程安安弯唇一笑,转过身勾着他的脖子,整个人吊在他的身上,“地上滑,你抱我出去。”

  她的身上滑溜溜的,对秦墨实在是个考验,不过既然说要等,那自然不能破了誓言的,当下搂着她的小屁股抱着就出去了。

  刚抱到床上,还没来得及调戏一下解解渴呢。

  隔壁的婴儿房就传来隐隐约约的哭声,程安安的脸色就是一僵,无言的看了眼秦墨,怒了,“你们家的孩子我不管了。”

  刚洗完澡就闹,折腾的她出了一身的汗还要再去洗一次澡。等晚上她刚睡着,另一个接着哭,这不是存心整她的么!

  看程安安怒了,秦墨把人放下又啃了一口,“你不是我们家的,恩?”

  程安安这才后知后觉自己说了什么,睁着一双眼无辜的开始转移话题,“可是他们欺负人啊,就知道欺负我。”

  说来也诡异,上一次半夜太子爷和小公主都哭起来,吵得安安睡不着觉,偏偏那晚张妈也有事请了假。

  她刚伺候完两个小祖宗挨着床还没睡多久呢,又闹起来。她是在困得厉害,窝在秦墨的怀里张嘴就狠狠的咬了他一口。

  秦墨也心疼,当下按着她就要起来的身子,给她盖好了薄毯就自己过去照看了。

  没多久他便回来,婴儿房也老实了,一夜无事,直到快清晨了这才响起动静。

  看来,果然是秦墨的镇压手段比较快速有效啊。

  现在听着那边哭的惨烈,安安也心疼了,忙拨开他的手拿脚轻轻的踢着他的小腿,“哎呀,你先过,哭那么久你不心疼啊,是不是你孩子。”

  秦墨失笑。

  刚才谁还说是他家的孩子自己管来着的?

  ☆、83北倾

  第八十一章一线大腕4

  隔日,安安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

  对于有了太子爷和小公主的魔音灌耳之后,这还是第一天不是被两个小宝贝哭声吵醒的。

  她抬手正索着昨晚被秦墨一把扔开的手机时,秦墨已经把手机递了过来。

  安安迷迷糊糊的只想着,今天是非凡的一天,一定要记住晚上煲汤好好庆祝一番。

  接了电话是乔治微有些苦恼的声音。“安安啊,你要写书么?”

  写书?

  程安安的脑子转了一会,再回答,“没啊,我好好的写什么书。”

  乔治也这么想,她没事写什么书啊,她那双都是签用的,去敲字?

  不过事实摆在面前,他实在有些头疼。“自打太子爷和小公主出世之后,已经不止一个人问我什么时候出书的事情了。”

  安安这才略微有些头绪。

  她抬眼看了看一旁起来已经很久,正坐在床头看书的秦墨,撑起身子靠进他的怀里。“是么……”

  乔治差点没抓狂,这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这个经纪人却是一点风声都没有听见。这让他怎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啊,秀才遇上兵摆明了有理说不清啊。

  秦墨显然也是听到了电话里传来的讯息,拜良好的记忆所赐,他几乎是立刻就想起了一个月前那让人记忆深刻的晚上。

  程安安也是同时在秦墨的脸上找到了蛛丝马迹,顿时了然,绾了长发往后理去。“你就让他们等着吧。”

  “咦……”乔治顿时眼前一亮,“你是真的要出书?”

  到今天为止他已经接到了很多出版社开出天价的约稿函了,约稿函的内容……他看了眼邮箱里传来只有一句话的约稿函,顿时泪流满面。

  多少人想出版想的都快撞墙了,程安安这里一个字还没动呢,人家不仅开了天价还是无条件纵容她的文稿,只需要后期配合修改就行。

  果然大牌效应啊,不知道哪天他去写一线大腕不得不说的故事会不会也是一样的待遇呢。

  程安安想着那晚胡乱答应下来的事情,点点头,“是啊,剧本反正是我写的嘛,改编成小说很难理解么?”

  乔治在这边捂着发烫的手机不由扶额,“小说你完全可以找个人编的啊,你现在刚出了月子,大Boss会不会不准。”

  程安安扫了眼身后的秦墨,就是他答应的好不好。当下笃定的回答,“交给别人我不放心。”

  这个故事是属于她和秦墨的,别人哪里知道里面那么深的情感。

  乔治当初刚接触剧本的时候倒抽了一口凉气,熬着夜看完之后隔日一大早就来敲程安安家的门。

  程安安一开门就看见乔治双眼红红的,熬了一夜,眼底都是血丝。看见程安安的时候一双爪子按着她的肩膀怎么都不撒开,直到看见程安安身后的秦墨。

  但是那一天他格外的有骨气就是没撒手,然后异常感动的说道:“原来安安你的世界是这样。”

  程安安看了他片刻,才毫不留情的一甩手,“如果是来感谢我塑造了你良好的形象的话不用了,一起吃早饭吧。”

  于是乔治感激涕零,呜呜呜……他饿了一晚上了。

  连乔治这种离开学校之后就打起不看书只看合同的人也被感动的热泪盈眶,显然是能体会到剧本里面那蕴含着的刻骨铭心。

  当然,这里面不排除他感动安安不弃前嫌塑造了他美好形象的因素。

  既然得到了她的允诺,乔治就放心了,当下应道,“恩,我帮你把出版社约好。”

  程安安对这个倒是不怎么在意,应了几声就挂了电话。

  乔治一个电话倒是让她瞬间清醒了过来,瞄了眼时间,见已经九点多了,不由有些好奇,“昭阳和暖阳呢。”

  秦墨一大早起来就去看过了,和张妈一起喂着喝了点粉就老实了,不过暖阳今天一早没人带着出门溜达一直哭着,张妈就饱了出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