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管有效。”

  说着还为狗皮膏药打起来。

  南非月服了,他这辈子恐怕真的会载到她的手上,想他堂堂风流哥儿,竟然也有掉坑的时候。

  夜色慢慢晚了下来,

  南非月将沐清月送到皇宫的时候,便听到初璇公主已经先回去了。

  沐清月想,自己没有等她,应该是初璇生气了吧!说着又狠狠瞪了眼罪魁祸首,“都是你,走路走的这么慢,初璇等下生气,你给我好好解释下。”

  南非月耸耸肩。

  也不知道是哪个人坐马车要晕车,死活要走路,最后也只能无奈的跟着走路回来。

  马车又倒转回去,直接奔向公主府。

  皇宫竹林,白影超凡脱俗,望着前面的竹林,他那看透切的双眼陷入了沉思之中。

  “暮然”

  道紫光划下,紫烟落在他的身后。

  君暮然转身,望见紫烟到来,也只是淡淡看了眼后,云淡风轻的站在那里。

  “你不是忙着蟠桃宴会吗?如今到人界来,可是有何事?”

  紫烟绝美笑,“果然熟悉我的人还是你,此次前来,是我的妹妹到了这里,只是我找不到她的消息,无奈中,想要找你帮忙。”

  “紫冉?”

  紫烟点点头,“那个丫头做事情风风火火的,眼看蟠桃会越来越近,那丫头迟迟不见身影,心里有些担心,便找了过来,只是到达这里后,便感觉不到她的气息,我怕她会出什么事?”

  “这个不应该找当地土地神帮忙吗?”君暮然言戳中紫烟的心思,让紫烟瞬间愣住。

  第112章紫冉消失

  ?

  “暮然,在这里我只认识你,我相信你,所以第时间想到了你,是不是这样打扰到你了呢?”紫烟面上难掩落寞,“既然你嫌我打扰了你,那我就先告辞。”

  紫烟转身欲走,忍住眼中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心中的酸楚让她差点窒息。

  就在紫烟死心的时候,君暮然突然叫住她,“紫烟!”

  紫烟深深吸口气,将泪水擦干,不想在所爱之人面前看到她脆弱幕。

  身后的人缓缓跟上前来,对视他那双紫眸,无欲无求,却让自己迷失其中,无法自拔。

  她牵强笑,“怎么了?是不是还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紫冉有事,我不会丢下这件事不管的!”留下这句话,君暮然率先前进,寻找紫冉。

  望着他那白衣飘然的背影,紫烟有些恍惚。

  为何现在的他,越来越不认识了呢?那个爱笑的男子到底去了哪里?他的样子,就像丢了情魄,变成个无欲无求,无心无情的仙人。

  但是转念想,或许是因为她的缘故?

  只是他现在还在埋怨自己千年前的做法?

  轻轻叹,飞上天空,同君暮然站在起。

  诺春夏本来有要事找君暮然,没有想到看到的便是二人仙姿卓越,飞行的唯美画面。

  女子绝美,紫衣高贵大方,男子仙风道骨,超凡脱俗,身白衣倾世风华,二人站在起,生生觉得那是副美丽的画卷。

  “那个就是紫烟上神吗?好美啊!”诺春夏直勾勾的盯着离去的二人,随即哈哈大笑,“终于让我看到仙界美人的真面目了,回头可要好好和春跃他们说说。”

  只是,诺春夏觉得,这个世间应该再也找不出比紫烟上神那么美的人了吧!

  掐指算,对于修炼成神的人来说,寻找个人并不难,仅仅是下,便落在泉水之巅的顶峰上。

  山峰风大,吹得二人的衣服全都飘了起来。

  “这四周到处都是山,下面又是森林,按照紫冉的性格,她怎么会来到这里?”紫烟瞧见周围的环境,带着几分疑惑。

  君暮然意味深长的扫了她眼,“紫冉到这里,做姐姐的应该清楚。只是”他手收,“仅仅只是算到她的气息来过这里,但是却算不到紫冉目前在哪里。”

  “那岂不是紫冉有危险?”

  “应该不会,我们下去找找。”

  结果,二人将泉水之巅翻个遍也没找到点痕迹,逼不得已,叫出管辖这里的土地神。

  看到两位上神前来,土地神甚为惶恐,行礼的时候连脚都是颤抖的。

  “不知二位上神前来,有什么要事需要小仙办的?”

  “今日前来,只是想问问有没有看见其他仙子到这里来过?”紫烟温柔的问道。

  土地神想了想,“前几天,似乎有对战过,但是好像有个仙子受伤,只是莫名的被什么带走了,然后便消失不见。”

  “什么你说紫冉被带走了?”紫烟的脸色剧变。

  她唯的妹妹,从小到大都是宠爱有加,身为上神的妹妹,其他人自然不会对紫冉动手,紫冉也很少来到人界,更不可能招惹是非,也没有敌人。

  “不行,我要去找紫冉!”现在的紫烟从淡定到焦虑,正准备找紫冉的时候,身后的人突然拉住她的手。

  她错愕回头,对上的是君暮然云淡风轻的眼神。

  瞬间,她扑向了君暮然的怀中,紧紧抱住他,“暮然,你定要帮我找到紫冉,她是我唯的妹妹。”

  另边,到公主府后,沐清月脚踹了南非月。

  南非月顺势索吻,沐清月直接丢了个白眼跳下车,不理会后面那个人直接进到公主府。

  没想到,正好碰到齐诺,刚好他将二人的暧昧举动全都收入眼中。

  “沐姑娘,可真是好兴致啊,公主慌了似的找你,你倒好,但是和别人调情说爱起来,难怪公主哭着跑回来。”

  两人见面,齐诺那毒舌便放出话来,字字带刺。

  说着他将目光放在府外南非月身上,南非月也回以他笑,只是那笑多了几分邪魅。

  “齐公子,你可不要仗着自己是男人,欺负人家个小姑娘哦!”说着又悄悄对沐清月眨眨眼,轻轻笑跳入马车,绝尘而去。

  那话说的齐诺张俊脸可谓是白阵青阵的。

  沐清月倒是惊讶初璇是哭着回来的,“你说初璇是哭着回来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齐诺哼了哼,“你自己去问更清楚!”

  沐清月顾不得休息,直接往初璇的闺房跑去,就怕初璇出了什么事情想不开,来到房门门口,正好碰到了小兰。

  小兰显然很着急,看到沐清月仿佛是遇到了救星,她的眼睛红红的,脸上满是担心,“沐姑娘,你快公主吧,她今天回来,便直接跑到闺房里面去,小兰怎么叫,公主都不肯打开房门,小兰怕公主发什么事情。”

  “小兰,你别哭,我”

  沐清月安慰好小兰,来到初璇的门口,轻轻推,果然门被反锁,任凭沐清月怎么也打不开。

  “初璇,是我,我是清月,我回来了,你快打开门”沐清月着急的呼唤,只是那门怎么也没打开,房间里面的人也没应声。

  “沐姑娘,你看该怎么办啊?”

  小兰着急的直接哭出来。

  沐清月咬咬牙,到处看了看,让小兰先去准备个长梯,小兰虽然不明白沐清月是拿来做什么,但还是乖乖的将长梯拿来。

  沐清月直接让她放在墙后面,那里正好挨着窗户。

  “沐姑娘,你不会要爬上去吧?”看着那高高的窗户,小兰心有余悸,要是掉下来,可会摔断骨头的。

  “放心吧,不会有事的!”

  沐清月找了个好位置,稳定了下长梯,这才爬上梯子,步步往窗户那边爬去。

  小兰担心的看着,只能为沐清月固定好长梯。

  长梯的高度并没有挨着窗户,整整还差半个身子,所以沐清月只能艰难的爬着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爬上来。

  却没想到,爬上来后,才发现人家把窗户给关了。

  “初璇,快点开窗,是我,清月!”沐清月小心的敲着窗户。

  第113章暗藏杀意

  ?

  沐清月小心的探着头,贴在窗户上,轻轻的听着里面的动静。

  房间里面似乎没有人似得,丁点响动也没有。沐清月这次再也无法淡定下去了,她看了看周围,自己正吃力的蹬在那屋檐处,四周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撬开窗户。

  想了想,还是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撞吧!

  打定主意,沐清月深吸口气,闭着眼股脑的往窗户撞去。

  而就在此时,窗户猛地打开,她因为失去重力,直接从窗户外面摔进来,还是头着地。

  那瞬间,疼的沐清月眼泪花直冒,脑袋嗡嗡作响。

  “沐清月,你舍得回来了?”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沐清月抬头看,初璇公主正坐在梳妆台前,背对着她。

  她忍住头上的大包,将手上的擦伤掩盖,站起身来,略有些愧疚,“初璇,对不起,我没有履行承诺等着接你回公主府。”

  “呵呵沐清月,我初璇将你当做朋友,不计前嫌你占了我的身子,还愿意护你左右,而你呢?你又是怎样对我的?我只是让你等着我回公主府,却没想到听到的消息是你跟着南丞相走了,可真是伉俪情深,让人好生羡慕。”

  “羡慕的连朋友都不顾了。”

  今日的初璇总觉得有些不对劲,按照以往她不会对自己说出这么阴阳怪气的话,只是,沐清月也承认今天确实是自己不对。

  “初璇,对不起”

  “呵!”初璇冷笑,“对不起就可以了吗?沐清月,你始终是太过自私,只是想过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别人,所以你身边的人才慢慢都离开了你!”

  初璇的话直接击中沐清月心底最深的底线,她咬着牙,失魂落魄的往后面退去。

  是啊,爹爹娘亲也是因为自己被五妖杀害,眉娆也是因为自己而死,如今眉褚也不知道身在哪里,都是因为自己,他们才会陷入不幸。

  初璇得意笑,“怎么,是不是说中你的下怀,就是这样自私,又破破烂烂的人,何必留在世上,倒是死了干净。”

  初璇字字珠玑,阴阳怪气的针对沐清月。

  沐清月瘫倒在地,初璇笑了,“沐清月,还在想些什么,只有你死了,其他活着的人才安心啊。”

  良久,

  房间中除了初璇梳头发的声音,便是片安静。

  沐清月突然站起身来,初璇的唇角越来越深,从铜镜的正面看着她慢慢往窗户边走去。

  正以为她要想不开自杀的时候,沐清月突然弯着腰,对下面的小兰说道,“你家主子想不开,快点让人来救她,我快拦不住了!”

  这下小兰可慌神了,连忙点头,赶紧去叫人来帮忙。

  初璇的脸色猛然变。

  却见沐清月悠闲的靠在窗边,玩味的看着她。

  “沐清月,你在胡说些什么,本宫可没有这个念头。”她突然清醒过来,“你在戏耍本宫?”

  “我怎么敢戏耍你了,只是想叫小兰帮帮忙而已!”

  沐清月甚为无辜的说道。

  “哈哈”突然,初璇大笑起来,只是她的嗓音突然变得妖魅酥软,“我的小月儿,本王还真的不知道你原来还有这么古灵精怪的时候。”

  初璇优雅转身,那张本是初璇的脸突然变,变成了那张绝美的脸颊,整个样子极致狐媚,正是好久不见的妖王。

  “妖王!”沐清月猛地叫出来,而后袖下的手紧紧握住。

  看到他,就想起自己多年对着杀父仇人依赖,甚至被他耍了六年,六年啊,自己还傻傻的蒙在鼓里,这个人杀了自己的姐妹,又杀了自己的父母,自己不杀他,简直天理不容。

  “小月儿,怎么看到本王过来,脸的不开心呢?过来,让本王好好看看你!”妖王微笑着朝她招手。

  那笑,和第次见面的笑模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