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力的准备好了佳肴,其间洛凝蓝充分发挥了古灵精怪的个性,惟妙惟肖的说上几个笑话,与豪爽的杜峻飞斗嘴,象只快乐的百灵鸟,逗得大家笑逐颜开,好不热闹。

  第百零二章家人的深爱

  深夜,为了给久别重逢的心儿家互诉衷肠的机会,其余的人都识趣的纷纷离去。

  四个大人三个孩子围坐在起,大眼瞪小眼,确切的说是:杜峻熙三人深情的看着心儿,三个孩子看着自己的父母,心儿看着大家,久久不语。

  许久,被杜峻熙三人看得脸红耳赤的心儿娇嗔的说:“你们有什么话就问,看着我干什么?”

  “幸儿,难道你没有话要对我们说吗?”看着浑身洋溢着成熟韵味的心儿,洛离天心猿意马,有种叫做情欲的东西疯狂叫嚣着,努力保持冷静,温柔的说。

  “其实也没什么。”看着温情脉脉的杜峻熙三人,心儿轻声将自己的经历简要的告诉了他们,至于回到这里所发生的事,只笔带过。

  虽然心儿说得很简单,可是杜峻熙三人还是深刻体会到她含辛茹苦带大三个孩子的艰辛,紧握着她的手,坚定的说:“心儿幸儿,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是我们的错,没有尽到个丈夫和父亲的责任!你放心,以后我们会好好的爱护你和孩子们,让你们每天都快快乐乐,无忧无虑的!”

  紧紧握着杜峻熙三人的手,心儿心甜如蜜,含着泪不住点头。

  “爹爹们,你们也太小看我们了吧!”看着深情对望的父母,洛凝蓝骄傲的说:“我可是鼎鼎大名的‘绝色医仙’哦,谁敢欺负我?”

  “凝儿,你说什么?你就是‘绝色医仙’?”惊鹜的看着双眼晶亮的女儿,洛离天难以置信。

  “怎么?爹不相信吗?前不久可是我治好了皇后的绝症哦!”看着睁大双眼看着自己的父母,丝毫没有看到哥哥们警告的眼神,洛凝蓝自顾自得说:“不光是我,大哥还是‘天阁’的阁主‘暗夜修罗’;就连二哥也是闻名遐迩的‘逍遥公子’;怎么样,爹爹们,这下相信我们能保护你们了吧?”说完还副你们夸奖我吧的模样。

  看到妈咪没什么表情,杜昊宸两兄弟总算松了口气,无奈的看看自鸣得意的妹妹,无奈摇头:自己迟早要被这个口无遮拦的妹妹害死!他们不知道的是他们的预料很快就实现了!

  而杜峻熙三人却不同,想到今早还在谈论的三个神秘人物竟是自己的儿女,激动得将他们紧紧抱在怀中,自豪的说:“儿子女儿,你真是上天赐给爹的宝贝,爹以你为荣!”

  看着拥抱在起的六个人,心儿瞬间有些了然,只是还不太明白而已。

  被亲爹夸,平常聪慧狡黠的洛凝蓝脑袋发热,脱口而出:“这有什么,想当初在那个时空我们才四岁时,大哥就是黑白两道闻风丧胆的‘夜影’组织的首领,打遍天下无敌手;二哥更厉害,已是世界排名前十位的‘心煌’集团的执行总裁;我就差点,只是个解决了几大疑难杂症的神秘‘华佗在世’;我们”蓦然看到哥哥们‘大嘴巴,我们被你害死了!’的眼神,顿时明白过来,转头看到妈咪似笑非笑的模样,赶紧捂着小嘴缩进父亲的怀里,后悔不迭。

  “‘夜影’首领?‘心煌’总裁?‘华佗在世’?儿女们,看来你们的日子过得有声有色嘛!”平静的看着依偎在各自父亲怀里的儿女们,心儿神色如常。

  心儿越平静,三个儿女越胆战心惊,他们太了解自己的妈咪了,平静的表象下隐藏的可是狂风巨浪!赶紧从各自父亲的怀里站起来慢慢走到妈咪面前,低着头诺诺的说:“妈咪,我们错了!”

  “你们有错吗?没错吧!”心儿依旧很平静。

  知道妈咪真的生气了,三个孩子大气也不敢出下,恭恭敬敬的站着。

  虽然不知道他们说的总裁,华佗在世是什么意思,但杜峻熙三人看到心儿深邃的双眸也知道跟现在的情况差不多,看着低头认错的孩子们,三个父亲好心疼;杜峻熙轻声说:“心儿”

  “闭嘴!我在教育孩子,你们不许插嘴!”头也不回的怒喝,心儿看着小心翼翼的孩子们,伤心的说:“你们长大了,翅膀硬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妈咪,你们心里还有我这个妈咪吗?”

  看到心儿晶莹的泪水,西门晟睿三兄妹重重跪在地上,流着泪哭泣:“妈咪,我们真的知道错了!你打我们骂我们怎样都好,就是别哭了,看到你哭,我们好心痛!”

  “妈咪,对不起,我们是怕你担心,所以才瞒着你!我们知道:从小到大,你个人又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把我们拉扯大,以双倍的爱保护我们;别的小朋友有的你总是想法设法的给我们;只要有人在背后嘲笑我们是野种,你就会不顾切的跟那个人拼命!”杜昊宸泪流满面,哽咽的说:“可是妈咪,你知道吗?每次看到你为了我们奔波劳累,为了我们遭人白眼欺负,我们都好难过好心痛!妈咪,我们爱你,很爱很爱!我们发誓就算辈子见不到爹,也定会好好保护你,让你过上幸福快乐的日子!”

  听完儿子发自肺腑的番话,拉着满脸泪痕三个儿女的手,心儿热泪盈眶,心疼的说:“孩子们,是妈咪的错,这么小就让你们接触了社会的黑暗和无奈,让你们受委屈了!老大,黑帮的日子那么凶险,你是怎么熬过来的?老二,商场上尔虞我诈,是杀人不见血的战场,你累吗?小妹,整天与病魔死神打交道,你没事吧?”

  “妈咪,我们不苦不累!只要能跟你在起看到你的笑脸,为你做任何事,我们都心甘情愿!因为你是我们最伟大最无私最爱的妈咪!”心儿四人紧紧抱在起,想到那相依为命的艰苦岁月,尽情痛哭。

  看到伤心哭泣的心儿四人,杜峻熙三人心痛如斯,紧紧将他们抱在怀里,发誓穷尽生也要他们以后的日子快乐无忧!

  轻轻拂去孩子们眼角的泪水,心儿温柔的说:“孩子们,那孤儿院经常收到的巨额捐款也是你们所为,对不对?”见孩子们轻轻点头,心儿骄傲的说:“孩子们,妈咪知道你们都是乖巧懂事,聪明伶俐的好孩子,妈咪为有你们这样的好儿女感到骄傲自豪!”看着含泪欢笑的孩子们,严厉的说:“不过,以后有什么事定要告诉妈咪,不许再有所隐瞒,知道吗?”

  “妈咪,我们保证:以后对妈咪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不会有丝毫隐瞒!”紧紧抱着妈咪的玉颈手臂,西门晟睿三兄妹终于放下心来,含着泪开心的笑了。

  看着满目心疼愧疚的父亲们,西门晟睿三兄妹意有所指的说:“妈咪,你跟爹爹们肯定还有很多话要说,我们就不打扰了,先走了!”调皮的对父亲们眨眨眼,三兄妹嬉笑着疾步跑出了心儿的房间。

  心儿不是不明白孩子们的意思,看到爱人们温柔的眼神,娇羞的吻过他们刚毅的薄唇,双双进入了甜蜜的梦乡!

  第百零三章有些人和事

  翌日清晨,安排好酒楼的事务后,家人高高兴兴的回到了水灵山庄。

  水灵山庄有了诙谐清灵的心儿,古灵精怪的洛凝蓝,精明狡黠的杜昊宸,还有直爽豪迈的杜峻飞,活波可爱的几个孩子,那是天天欢声笑语不断,每个人都是笑容满面,乐呵呵的。

  杜峻熙三人为了弥补对爱人和孩子们的亏欠,总是相伴左右,细心体贴的照顾他们,对他们的要求也是千依百顺,有求不应。

  而慕容哲家人也成了水灵山庄的常客,看着你追我躲,纠缠不清的几个孩子,大人们是乐见其成。

  在杜峻熙三人的默许下,慕容哲将心儿叫到了边,犹豫再三,轻声说:“心儿,你还记得皇兄吗?”

  听到慕容哲提起那个人的名字,心儿有片刻的迟疑,淡淡的说:“他,还好吗?”

  “自从听到你失踪后,皇兄象疯了样派人四处找寻你的下落;随后遣散了宫里所有的妃嫔;遵循你的心愿,心意以仁德治天下,让百姓们衣食无忧,生活安定;两年后,他不顾切抛下了皇位,独自人踏遍千山万水去找你!”看着平静淡雅的心儿,慕容哲恳切的说:“心儿,看在皇兄爱你如此执着无怨无悔的份上,你,能再给他次机会吗?”

  没想到他会为了自己放弃切,此时的心儿说不出的感动和震惊,看着期翼的慕容哲,柔声说:“慕容哲,谢谢你!如果我和他真的有缘,他日定会再相逢的!”

  虽然心儿没有明说,可是慕容哲知道:她对他不是无情的!心里为皇兄高兴的同时也为自己的错过而心痛,如今只能深埋自己的情意,默默地在背后保护她。

  这天,风高气爽,阳光明媚,拗不过心儿母女的撒娇和央求,杜峻熙三人陪着心爱的她和孩子们来到了热闹繁华的集市,看着犹如快乐的小燕子样东瞧西看的母女和走在身旁的儿子们,三人心里是满满的幸福!

  “好心的大爷,小姐们,求求你们,给点吃的吧,我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这时声苍老凄凉的声音响起。

  心儿转眼看到不远处,个衣衫褴褛,面如枯槁的老妇人跪在地上,双骨瘦如材的老手颤巍巍的伸着,不停的哀求过路的行人。

  “心儿,她是胡叶儿!”轻身走到满目同情的心儿身边,杜峻熙有心提醒。

  早就从直爽的二叔和大哥的调查中知道妈咪在这里悲欢离合的遭遇,也知道眼前这个乞讨的老妇人就是当年欺负妈咪的老妖婆,洛凝蓝慧黠的眼珠骨碌碌转动着冲身后的两个哥哥眨眼,狡黠的说:“妈咪,这个人就交给女儿处理吧!”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她的那点小心思心儿又怎会不明白,转身离开的同时平静的说:“小妹,妈咪有了你们,心里已没有恨,只有爱!就让她和她的女儿早点解脱吧!”

  “知道了,妈咪!”知道妈咪心肠柔软,想要放过那两个恶人,可洛凝蓝三兄妹是什么人?他们可是爱母胜过切的人,是会轻易放过伤害妈咪的人吗?拉着两个哥哥的手,洛凝蓝脸的神秘莫测:“妈咪,就让父亲们陪你好好转转,我们去去就回!”转身飞奔而去。

  看着儿女们疾驰而去的背影,心儿轻轻摇头,在杜峻熙三人有意无意的指引下,来到了处简陋的民房前。

  看着简单而又整洁的房舍,个衣着简朴的老妇人正低头劈柴,心儿有些疑惑。

  “奶奶,你坐下休息,这些活让孙儿来做就好!”这时个小男孩走到了老妇人身边: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头乌黑茂密的头发用布带高高挽起,浓密的剑眉下是双仿若能看透人心的眼睛,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只见他将老妇人轻轻扶到旁坐下,低头专心的劈柴。

  “幸儿,那位老妇人是欧阳凌燕。当年,南宫亲眼见到你消失后,失魂落魄的回到了南宫堡,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随后他将低价变卖的南宫堡所有财产分给了穷苦百姓,带着他娘,李管家和这个无父无母,无家可归的义子来到这里清贫度日。”看到心儿惊疑的目光,洛离天缓缓地说:“心儿,你,要见他吗?”

  “熙,痕,天,你们的心意,我都明白!我早已不恨,但也不想见他!”说完,心儿转身毅然离去。

  而刚刚和李管家砍柴回来的南宫旭蓦然看到远处四个朦胧的身影,当中那窈窕清灵的倩影让他的心突然撕裂般的疼痛,紧紧捂着自己的心口,泪流满面。

  身旁的李管家看到伤心流泪的南宫旭,焦急的说:“少主子,你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听到李管家惊呼的欧阳凌燕和小男孩也疾步跑了出来,看着满目伤痛的南宫旭,小男孩静默不语,欧阳凌燕无声叹息。

  “我没事!”不想他们担心,南宫旭勉强扯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默默地走进了房间。

  看着儿子悲凉的身影,欧阳凌燕望着空无人的山间,喃喃自语:心儿姑娘,你终究还是不肯接受他吗?

  回到水灵山庄的心儿四人看到众人和慕容哲家都围坐在花园里谈笑风生。

  看着幸福甜蜜的四人,慕容水柔拉着心儿的手,和蔼的说:“心儿,你们终于团聚了,那婚事是不是也该办了?”

  “对对对,大哥,你们赶快把心儿娶进门,免得夜长梦多!”旁的杜峻飞听完母亲的话,嬉笑着调侃起几个兄弟。

  “飞,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杜峻飞身旁的王艳茹拉着他的手,嗔怪的瞪了他眼。

  看到大家责备的目光,杜峻飞知道众怒难犯,急忙道歉:“心儿,对不起啊!我是说祝你们百年好合,夫妻恩爱,百子千孙!”

  “峻飞,你当我是母猪啊?还百子千孙!有了凝儿他们三兄妹,我就烧香拜佛了!”看到众人促狭的笑容,心儿又知道自己说错话了,紧搂着慕容水柔的手臂,娇羞的说:“娘,你看他们,就会取笑我!”

  “谁敢取笑我们最疼爱的心儿,老婆子我第个不答应!”听到心儿终于叫自己娘了,慕容水柔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

  “心儿,你连娘都叫了,就注定是我大哥他们的人了!”看着甜蜜微笑的杜峻熙三人,杜峻灵戏谑的说:“大哥,心儿已经答应嫁给你们了,还不赶快准备婚礼?”

  看着粉面娇羞的心儿,杜峻熙三人欣喜若狂,忙不迭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