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0 部分阅读(1/2)

加入书签

  个噩梦。

  又次地从神明那里得到了机会,桐人重新回到了那曾经的战场,这次,他力量更强,心志更坚,靠着从“周目”继承下来的经验和装备,开始就拥有了巨大优势的他成功逆转了失败的结局,站到了每个世界的最高峰。

  但是,在桐人站到最巅峰的那刻时,看着身边陪着自己将“火雾战士”屠戮空的傲娇娜,帮助自己将天启病毒扩散到全世界的小祈,为了得到圣杯亲手献祭掉妹妹的恶魔凛,他终于意识到自己在做梦了。

  因为,不论他有多强,这些对自己有着好感的女孩都不可能放弃那心中坚持的信念,如果真的到了作出选择的刻,这些女孩绝对会走到自己的对立面,成为自己成功之路上巨大的障碍。

  所以桐人用他巅峰的力量把这些女孩杀掉了。

  然后,孤零零地个人站在世界的最顶端,桐人再也看不到能够与自己同行的身影。

  “不对,这样的结果不是我想要的啊!到底是什么地方出错了!”

  回应他的,是从影子之中走出的另个自己。

  “实现了心中的夙愿,然后马上又将其否定,你的存在就是最大的错误!”

  “就让我来代替你吧!”

  两个同样的桐人开战了,然后发现自己慢慢落入下风的桐人除了眼睁睁地看着另方的剑刺穿自己的肩膀,失去了反击的力量。

  ‘明明是在做梦,为什么这次的感觉无比真实呢’

  带着这样的疑惑,梦中桐人的意识逐渐消散。

  然后现实中的桐人清醒了过来,刚好和咬住自己肩膀的狼形生物对上了眼。

  “小奏!贝奥狼!”

  拳将想要把自己叼起来的头狼打飞,桐人迅速着将还在犯迷糊的女孩护在身后,唯能用的左手也及时举起了逐暗者。

  吼呜——

  来袭的贝奥狼共有6只,除了之前想把桐人叼走的那只等级5精英贝奥狼外,另外五只都是等级4的普通公敌。

  惊动了目标,这只标准的群体狩猎队伍也不集着进攻,只是将两人团团围起来,看样子是想确认猎物的实力。

  猎人被当成猎物,这让桐人很不爽,有心想要给这些公敌点教训,但大致感觉了下自身状态后,放弃了。

  ‘情况有点不乐观啊,从酸海里边上岸还没补充体力,现在这具假想体没有马上散架就是奇迹了。’

  全身的酸痛感波波袭来,失去知觉的右手吊在被咬了个对穿的肩膀,手中的剑也在微微颤抖着——这是力量不够的表现。

  身后,醒过来发现情况不妙的女孩边保持着戒备,边扯了扯桐人的衣角。

  “右脚骨折,打起来我没法支援你。”

  “这还真是雪上加霜啊总之,小奏,打起精神来,千万别睡过去!不然我们真的要-r啦!”

  假想体死亡后虽然有小时的缓冲时间,但是在海里边试了二十几次的桐人可以确定,死亡状态下是没有办法回复精力的,如果死前困得不行,那么复活之后同样不会有精神。

  如果身边刚好有公敌蹲点的话基本可以说是没法翻盘了,就像现在这样。

  想不出摆脱困境的方法,只能和耐心很好的贝奥狼僵持起来的桐人忽然感觉只手轻轻地摸着自己右边的大腿,然后滑过膝盖,下到脚腕边消失,然后移动到了左大腿根上。

  正考虑这种情况是不是要叫上句“非礼”来回应女孩的玩笑,桐人听到了小奏认真的声音。

  “你突围,我来制造机会。”

  嗯,让行动能力没有受损的桐人先步离开,等补充完体力,回复好精力之后再来救下小奏,这是目前打破僵局最好的选择。

  但问题是桐人可是知道女孩本来身上点数也就三百出头,在海里刚刚死亡了几十次差不多只剩下两位数,自己这走,再次回来时很大可能是见不到对方了。

  所以桐人压根就没有往这个方向上想,好不容易遇到了个可以交流,可以依赖,也可以并肩战斗的伙伴,现在对方还为了帮助自己陷入了危机,不再努力下实在不是他的风格。

  不过直都十分认真,坚持着自己信念的女孩立华奏同样有她的风格。

  “我先上了。”

  “小奏!不要!”

  发现情况不对的桐人下意识地转过身想要拉住对方,但回过头来,看到的只有个白色的天使向着最近的只贝奥狼发动冲锋的背影。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贝奥狼明显没有想到之前看起来奄奄息的猎物竟然能爆发出如此超规格的速度,那本身智商就低得可怜的头直接死机,时之间愣在原地。

  带着阵狂风,身上代表心念发动的光芒忽明忽暗,女孩的身形与贝奥狼错而过。但想象中狼头落地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只因为女孩冲锋的方向有了小小的偏差,不仅没有伤到公敌,反而刹不住脚冲过头,撞到了更远处的树干上晕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袭击的“灰太狼君”直接就怒了,脸狰狞地呲牙,向着晕过去的小奏扑过去。

  “我就知道”

  心知立华奏的状态比自己还要差的桐人叹了口气,让过身后扑来的头狼,向着女孩的方向冲去。

  当然,为了保证击必杀救下女孩的效果,桐人用上了心念。要知道,按照桐人的正常战力,遇到等级不如自己的公敌就算不用心念也是能轻松取胜的。

  利用短暂的休息,回复了部份精力的桐人没有再犯小奏的错误,干净利落地给那只恼羞成怒的灰太狼做了脑袋切除手术。

  然而刚刚在女孩的身边停下,脑袋中快要爆炸般的胀痛潮水般涌来,差点让桐人趴下。

  仅仅几十分钟的休息时间,可没法让过度使用的大脑恢复过来。

  不过看着身后慢慢围上来的狼群,桐人努力地压制下脑海里那足以让常人发疯的剧痛,瞪着通红的眼睛,重新举起残留着温热血迹的逐暗者。

  “在我倒下之前,可不能让你们伤到我的伙伴了。”

  026这是新的卷

  块不起眼的小石头,从几千米的高山上落下,顶多只能撞动几块差不多大小的碎石。但只要有足够数量的石头翻滚起来,用不了多久,大块大块的岩石也会松动下滑,如果将小石头从雪山顶扔下,场雪崩就会发生,这就是所谓的“雪崩效应”。

  也是桐人战技的核心理论。

  在自己的过去的伙伴以及追随者们的帮助下,并没有技之长的桐人为了超越被他取代的主角,可以说利用切优势提高自己的力量,但天赋摆在那里,桐人比不上主角是不争的事实。!

  于是,就有了战技,雪崩系列的诞生,利用特殊的技巧,次性不计代价地将体内的潜能爆发出来,造成远超常规情况的杀伤力。这就是桐人认为自己定能够比过去的主角做得更好的原因,不计切代价爆发出的力量,已足以让天赋平平的他登上强者的巅峰。

  但是,虽然足够强大,但雪崩系列的战技有个致使的缺陷,那就是每次使用之后会给桐人自身带来巨大的负担,而且,因为每次都是过度压榨潜能,所以使用出了次之后,必须等上断时间才能再次使用。

  因为后面这缺陷,很不擅长打消耗站的桐人在面对不比自己弱多少的强者围攻时,显得非常无力。而这,也是他连续三次失败的直接原因。

  如果能够像普通攻击样用出雪崩系列,那么只要路平过去,就算是神,也不可能阻止桐人的道路。

  嘛~~,说了这么多,只是为了在这里向大家说明个非常简单的问题。

  桐人被压制了。

  被低了两个等级,平时他能够轻易战胜的贝奥狼压制了。

  ‘这个情况不对啊’

  挥剑挡下最近只贝奥狼的扑咬攻击,但却使不上和将其推开,于是又后退了小步的桐人脖子上多出了道血痕。

  ‘再这样打下去,先倒下的应该是我!’

  唯能用的左手使不上力,这让桐人不敢再和凶狠的大灰狼硬拼了,对于接下来其它大灰狼的连击,桐人全力向后躲避,总算没有受伤。

  但小脑袋还晕着的立华奏就在自己身后,退到女孩身边后,桐人就不能再让了。

  “之前还是太心急了吗,明知道自己状态很差还强行用了战技,结果现在完全没战斗力了。”

  最强壮的首领站到了桐人身前,光看外形就知道对方的攻击绝对更强,知道现在拦不住对方的桐人强忍着脑海中快要爆炸的剧痛,试图使用心念。但那微不可察的光芒只闪了下就消失了,随后脑海中的疼痛更加强烈了。

  看着大灰狼首领悠闲地慢慢加速向着这边冲过来,连站都站不稳的桐人心中满是无奈。

  ‘难道,我又要失去伙伴了?’

  死亡的话,复活之后完全回复的假想体绝对能够把现在这些随处可见的普通公敌打得满地找牙,哪怕桐人精神消耗严重,连看东西也有点模糊。

  桐人怕的是杀死自己之后,这些颇有智慧的公敌将女孩叼走,在隐蔽的地方将连控制自己假想体都做不到的女孩杀掉,夺走最后的几十点数。

  锋利的逐暗者与头狼的利爪相交,然后再也无法挡下对方的冲锋,桐人只能无奈地被撞飞到边,眼睁睁地看着大灰狼把獠牙放在晕过去的小女孩的头。

  心里边,那道直都被小心隐藏的深深伤痕,被无情地撕开了。

  “如果再次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又会有多大的决心去守护珍视的人呢?”

  曾经,最后次无力地看着自己守护的人被夺走性命,在被那个面瘫的凶手结束掉性命前,桐人被这么问过。

  ‘再有下次,我会不计任何代价去守护,哪怕把其它珍视的东西全部破坏也要做到!’

  如果毁灭世界能够保护她的话,那我就毁灭世界。

  就是那刻,桐人完全站到了世界的对立面,也从那刻开始,他再也没有得到继续新个轮回的机会。

  但在被神抛弃后的现在,同样的问题出现在了桐人面前,桐人终于想起了,他的内心深处,还有只纯粹为毁灭而生的恶魔。

  ‘如果现在我将它唤醒的话连小奏也会被杀的吧。’

  于是,桐人失去了最后的机会,又次,他承认了自己的失败。现在他唯能做的,只是无力地作为个旁观者,默默地向着那不知道在哪儿的神明祈祷。

  事实证明这是个有效的方法,就在头狼咬上女孩的脖子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