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页(1/2)

加入书签

  秦意是她一手带出来的。

  她虽然年轻,有时候,温柔如水,从不像是袁然那样霸气外露。

  但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她振臂一呼,秦意半数骨gān都被召唤与麾下。

  她不是有意与父亲去争斗什么。

  只是,她要守护的人,今生,任何人不能动半分。

  袁然知道这个消息后沉默(zhaishuyuancc)了很久,在一个午后,他去找了一趟苏秦。

  苏秦很安静的在筹划公司,看到爸爸来了,并没有多意外。

  父女俩很久没有见面了。

  一坐下来,尽是如此的陌生。

  袁然看了看公司的环境,又看了看面前讳莫如深的女儿,点燃一颗烟,淡淡的:“你长大了。”

  苏秦很安静。

  袁然:“呵呵,我不能不服老了,曾经,我把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下,包括你,包括玉儿,总是认为你们没了我就不能存活,现在看看,已经可以取而代之了。”

  不再多说,袁然黯然离开。

  苏秦抿了抿唇,终究没有挽留。

  自从苏秦离开之后,秦意已经大不如前,人心散了不说,袁玉根本就止步在此,与袁然有了多次争吵之后,gān脆一个人带着母亲飞去了澳洲度假,把一切都扔下了。

  经过一个多月收拾烂摊子。

  袁秦元气大伤,秦意刚刚起步的阶段也没起来,袁然这步棋下的太草率,他低估了女儿的魄力,更低估了萧佑的手段。

  萧总是什么人,从来只有她算计人的份,没有别人算计她的时候。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结束了跟秦意的合作,并且在合同中,挑出了多条秦意违规的条款,有了苏秦的帮助,圣皇更是稳站上风。

  萧风缱其实并不想这样的,她怕苏秦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苏秦似乎看透了这一切,她淡淡的:“爸爸是什么人,我最清楚。八岁那年,他不声不响的把袁玉带了回来,用自私的爱情束缚了妈妈。妈妈哭过多少回,痛苦过多少次,我清楚的知道。到来后,原谅他了也接受了袁玉,可是他呢?这些年,我为袁秦,为秦意付出,对于他的养育之恩也算是报答了,从今以后,我们互不gān欠。”

  这样冷酷的苏秦让萧风缱心里难受,她抱住苏秦叹了口气,“那你呢?心中还有怨恨么?”

  苏秦缩在风缱的怀里,“不想去想了,小时候,我很不理解妈妈,那么的深爱,又怎么会接受这一切,后来我也逐渐明白了。”

  萧风缱看着她,苏秦叹息,“也许,相爱是一回事,相守又是一回事,有了家庭,有了孩子之后,一切都不同了吧。可是对于爱情,这一辈子,我也做不到我妈那样柔软妥协。”

  萧风缱抱紧苏秦,“我不知道豪门间的感情到底是靠什么维系,也不要你妥协,阿秦,今生,我只要你一个人。”

  她的心又开始隐隐作痛。

  这些年,苏秦到底经历了什么?才让她这样缺乏安全感。

  前尘往事。

  不过是过眼云烟。

  苏秦都不想再去想。

  对于袁家的一切,算是一个告白,从今以后,她不想再背上任何枷锁去生活了。

  这样,不仅是对自己,对于风缱也是不公平的。

  秦意这个名字,苏秦最终没有用,她和风缱想了很久,gān脆把亲浅搬了过来,就用了这个名字。

  这下子,亲浅可不再是什么乡间不出名的土狗了,甚至出现在了公司的logo里。

  剪彩那一天。

  亲朋好友都出现了。

  尤其是萧总,那妖娆的小步伐,妩媚的眼神(shubaoinfo),往那一站,闪光镜头简直闪瞎人眼。

  亲浅集团涉及的不再是娱乐圈行业,最主要的还是物流寄递,重抄了苏家的老本行。

  这跟萧总更不存在于竞争关系,她的笑容更加的灿烂,只是在看到冯部那一刻,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