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集(1/2)

加入书签

  如果现在换成前些年,我还是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姑娘,我肯定会用尽办法打听到胡小东住在哪,然后对他来场出其不意的表白,怎么折腾怎么来,怎么浪漫怎么来,怎么贱怎么来。

  但是现在我做不到,即使我想做,也不能去做,不是因为成熟了,而是因为要脸了。

  我哥们告诉我,成熟的象征在于这个人装B的次数越来越少。这是真理。不是不想装逼B,是被现实折磨的不能装B。因为现实才是最会装逼的,即使我们装的在B格在现实面前都会黯然失色。

  我现在只需要做一件事情,就是赤着脚穿梭过几条街,然后回到酒店找双鞋。

  年纪越大越不知道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反正我是这样子的。有人问我,现在对胡小东究竟是什么感觉,我说,我不知道。

  到底是怎样的感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这一刻就是世界末日,他将是我第一个想见的人。

  第一次在北京偶遇胡小东的酒店,我还是住在曾经的房间。

  只是差不多的一晚,没有龚小毅的到来,没有胡小东的到来,也没有小萱儿的鼾声。

  我自己躺在硕大无边的床上,身体陷在柔软的被褥里没有支撑,望着天花板感觉天旋地转。

  究竟是几点睡着的我没有看时间,叫醒我的就好像是自己的梦,我梦见那天的早晨胡小东按响我房间的门铃,他的笑容一如既往,他对我说,一起去吃饭吧。

  我是笑着醒过来的,那时候门铃还在响。

  我感觉自己拉开那扇门就可以回到自己的过去,那个照样会有小萱儿睡在我身边还有胡小东邀约我的过去。或许拉开房门,一切就好像没发生一样,我爸妈还是会欢天喜地的在家等我吃饭。那扇门承载的肯定是我的幸福,就好像当初我跟胡小东在山庄推开那扇古老的门一样。

  于是我迫不及待,我赶紧赤着脚去开门,我连鞋子都来不及穿,因为我可以察觉到在门的那一端站着的人肯定是胡小东。他一定等的不耐烦了。

  可是我拉开门的那一霎那扑向我的是像世界末日一般的光芒。我的面前是空白的,除了我沮丧的打算关上门的那一瞬间无意中瞥到地上的杯子。

  说好再也不会流泪的却在这一秒决堤,因为这个杯子是我亲手陶制的,上面刻着我跟他的名字,我还幼稚的用银光笔写下了自己内心的秘密。这个杯子,在黑夜才会格外闪烁,只要他曾把它捧在手心,只要曾放在他的房间,只要他的房间熄灯,他就会看到那银光闪闪的:我爱你。

  下一秒就失去理智的我捧着杯子站在门口毫无形象的呐喊。

  “胡小东,你有种给我出来。你这样不咸不淡的出现算什么!”我一直在无限循环这句话,直到嗓子沙哑,我哭到无力,才缓缓地靠着墙壁滑下去坐在地上蜷着抱着自己。

  “胡小东,我不要你只是我的梦,我要你,我只要跟你在一起”

  他躲在我看不见的死角,静静地捂着胸口说,谷凝黛,我心好疼

  我们有时候很幼稚,明知道一切都回不到原点还喜欢玩煽情。

  可是我就是后知后觉,失去后才愿意隔空告诉曾经,我爱你,我愿意不顾一切去爱你。却在一切都存在的真实中东躲西藏。

  存在我记忆的所有物品他均已归还,我懂了他的心意。不想再去纠缠过去。

  冬季了,很冷,今年异常的冷。

  北京这座深不见底的都市,所有的才华遇不到机遇都会挣扎着沉入海底。

  如果不是机遇,我现在还在父母的庇护下过着温室里的花朵的日子,我带着女儿,我爸妈带着我,我们娘俩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父母的掌控中。就是因为我是一匹脱缰的野马,不愿被束缚,才怀揣着梦想去闯荡。这个社会,你想出人头地就得面对孤独、心碎、以及牺牲。

  我见到过太多女孩子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用尽手段,也见过太多女人牺牲自己的身体去换来应得的。

  我口口声声说自己的一切幸运都是自己努力得来,其实我靠的根本不是运气,而是我爹是谁。

  就因为我爹,没有人想要潜规则我。就因为我爹,我无形中得到很多通行证。我带着我的才华与野心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