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 带他回家(1/2)

加入书签

  让克利切把那个挂坠盒交出来简直比让邓布利多把他的长胡子剪掉还来得艰难困苦。

  它几乎是用尽了办法阻挠——一边将自己的头伸进壁炉里捶打一边满嘴辱骂字眼抗拒,泪水和鼻涕将客厅那一小块儿唯一干净起来的地方重新搞的一团糟,就差满屋子打滚在每一面墙壁上都撞上一回了。

  赫敏简直不能面对这一切。为了及时阻止她时机不恰当的爱心泛滥和同情心爆棚,哈利不得不把赫敏拉倒了一边给她灌输那个挂坠盒的重要性,稳定住她的立场。

  不过在此之前,德拉科早就把小姑娘拉到了安全地带,现在正捧着一盒马尔福家特产的家庭装混合糖果津津有味的一边吃一边看布莱克发尽脾气疾言厉色的要求克利切把挂坠盒交出来。

  “其实我有点不太懂。”星沉子含着糖含含糊糊的说,“小天狼星是那个老精灵的现主人,而rab是它的前主人,两个主人的命令互相违背的话,老精灵应该听谁的呢?”

  德拉科愣了一下:“我还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他们两个还在一边围观一样的聊着天呢,那边布莱克和罗恩终于合力把克利切“说服”了。

  “我真是受够你们四个了。”罗恩甩着刚才不小心跟着克利切一起磕到壁炉上的手臂愤愤的说,“成双成对,在一旁就这样抱着手看我们的好戏,完全没有一点帮助朋友的意图——哪怕你们几个问一声我和布莱克能不能搞的定啊!有异性没人性。”

  哈利立刻涨红了脸颊:“没有,罗恩,伙计,听我说,我只是在和赫敏——”

  “哦,可怜的红毛韦斯莱。”德拉科用那种咏叹调一样的语气懒洋洋的说,“我们当然不能指望你和可怜的克利切凑一对儿了,对吧?”

  赫敏和哈利立刻上前每人一边儿把罗恩架住了。

  “哦哦,疤头,你和格兰杰小姐配合娴熟动作搭配流畅,真有点好奇你们刚才的谈话是否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德拉科毫不顾忌再接再厉的说。

  就在哈利也要开始跟罗恩统一战线对付德拉科的时候,星沉子剥了一颗糖塞进了德拉科的嘴里,平息了这一场即将成型的世界大战。

  那边,折腾了半天终于还是屈服于命令执行的克利彻捧着挂坠盒,满脸不甘心的跟在布莱克身后来到了客厅。他那小溪一样的眼泪从松弛的眼皮下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哈利注意到他的嘴唇在无声的蠕动,无疑是在说那些被禁止说出的侮辱性词句。

  “他把这个东西藏在储物柜里。”布莱克拨弄了一下垂在眼帘前的头发,没什么表情的看着那个挂坠盒,最终只是长长叹了一口气。

  哈利和小姑娘对视了一眼,小心翼翼的接过挂坠盒仔细端详了一下。

  这里面装的是一片邪恶的灵魂,不知道为什么星沉子让他接手,但是他可不敢轻举妄动。

  然后他就看到小姑娘从德拉科身边跳了起来,从袖子里面掏出一本眼熟的小笔记本——梅林,阔别已久的备忘录,每一次哈利看见星沉子掏出它来都要眉间抽搐一下——凑到哈利身边开始飞快的翻页。

  “哦,还真有点像耶,好像就是这个,上一次校长带我们去记忆里玩的时候,看到那个叫什么人的……我看看,冈特,的女儿,梅洛普,脖子上带的就是这个。”

  哈利伸过头去一看,那一页上星沉子画的居然还不错,这个挂坠盒画的很有几分神似,星沉子还用小箭头标明了哪个地方是什么颜色——旁边还有一行小字,哈利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句吐槽:除了有点旧,看起来还挺好看的,没有德拉科家的差啦。

  这可是传说中斯莱特林的挂坠盒……哈利有一瞬间感觉槽点太多无法言喻,是不是在星沉子的脑海中德拉科他们一家代表了巫师界所有财富和历史象征的巅峰?

  他强忍着开口的强迫自己把视线重新转回手里的挂坠盒上。他现在知道星沉子让他拿着的原因了——她又要开始记笔记了。

  挂坠盒有鸡蛋那么大,上面嵌着一个华丽的由多颗小绿宝石嵌成的s,在客厅壁炉发出的橘黄色火光中明灭的闪着光,看起来是那样精美华贵、古朴而富有历史感。哈利尝试着掰了掰,但是打不开它。而当他把挂坠盒凑近要仔细端详的时候,忽然感觉头上的疤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戳了一下一样,下意识的把挂坠盒扔到地板上。

  “哦。”还在给挂坠盒做备注的星沉子眨眨眼睛说。

  “抱歉。”哈利尴尬的说,把挂坠盒捡了起来。

  星沉子接过来说:“不要紧的啦,肯定是你感觉到危险了。其实你摔的再狠盒子也不会坏的,这么一想有没有觉得很安心?”

  并没有呢。哈利心说。

  因为拿走了克利切最宝贵的挂坠盒,那只年迈的家养小精灵对所有人都骂骂咧咧,装作耳聋听不到其他人的指令,无声的诅咒着所有的人。布莱克并没有怎么管他,而德拉克更加不放心让这只脏乱不堪还满心阴暗的小精灵给他们做饭,所以五个孩子全体移驾到了厨房。

  哈利已经开始给大家准备煮豆子和菠菜泥了。赫敏正满脸严肃的在刀板上尝试去剁牛肉,这是罗恩之前试图用魔杖完成的工作——虽然结果是那把菜刀差点追着他满屋子乱跑,后来还是德拉科一个“咒立停”解决了问题。

  “我要是住在这里,迟早要发疯。”德拉科喷着鼻息,非常不满,“我敢说明天我就会发疯。”

  “诶?可是我觉得这里超级有趣!就像黑暗大本营!”星沉子举手说。

  德拉科怒掐星沉子的小脸。

  他们最后折腾出来的主菜是红酒烩牛肉,除了牛肉块儿比较大红酒给的又太多之外,居然意外的煮熟了,这估计全要归工于是哈利掌控着火候。

  但是当他们把菜端上餐桌出去叫布莱克的时候才发现,他居然在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壁炉里的邓布利多聊天,不知道说了多久了。

  看到孩子们出现在客厅里,两个人停止了对话。邓布利多和蔼的跟他们打招呼道:“晚上好,孩子们。吃晚饭了吗?”

  “没有。”德拉科警惕的注视着邓布利多在炉火中碧绿的面孔,冷淡的问,“你找布莱克有什么事情吗?”

  “哦,别担心,我的孩子。和魂器没有关系。”邓布利多眨眨眼睛,“其实是小天狼星的一点私人问题。”

  “我刚刚和邓布利多说,能不能,想办法让雷古勒斯……回来。”布莱克短促的笑了一声,但是脸上一点笑意也没有,“既然知道了,那我也想做一些我能做的事情。之前,没有把他带回来,是我的错误。我只是想看看现在有没有办法弥补。”

  德拉科简直都要被布莱克这样的执着和痴情给惊呆了。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布莱克说:“你疯了吧?那可是阴尸!一整个湖里面的阴尸!那是伏地魔设下的陷阱,确保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在那里存活,你是要过去陪你那个该跟你一样分到格兰芬多的勇敢愚蠢的弟弟一起沉到湖底相亲相爱吗!”

  这话说的不太讨喜,哈利不得不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他,换来德拉科对他的瞪视。

  看布莱克没有回答,德拉科翻了个白眼接着说:“而且他已经死了。你把他找出来,又能有什么意义呢?你可不是什么看不开的人。”

  “我知道。”布莱克低声说,“但是虽然不能让他恢复名誉,我也想让他获得安息。我不能让他就这样呆在那个地方,我这辈子都无法心安的。只要我闭上眼睛,脑海中全是那片湖面——我做不到这一点。我无法放下他不管。”

  哈利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一群愚蠢的格兰芬多。”德拉科铁青着脸说,“先说好,你们怎么安排是你们的事情,星沉子和我是绝对不会——”

  “我们也一定会帮助你们的,小天狼星。”星沉子满脸严肃的说。

  德拉科简直要被星沉子气得说不出来话。别人还什么都没说呢,你就主动的把自己往他身前凑,你是只随随便便就能被抓来当装饰品的仙子吗!

  “那太好了。”邓布利多顺水推舟的说,“之前我和星小姐一起去那里的时候,还记得她说过想让那些可怜的阴尸们获得安息。可惜那晚我们走的太过惊讶和匆忙,以至于没有这个机会来实现。”

  德拉科怒瞪星沉子。

  邓布利多继续说道:“关于雷古勒斯的尸身问题,之前我和布莱克也探讨了一些,最简单可执行的方法就是先试图触碰那湖的禁制,引出阴尸,然后从战斗中筛出雷古勒斯。不过,一旦引发禁制,那后果就不是我们所能操控的了,而我也颇为担心我们是否有那个能力可以抵御任何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