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17(1/2)

加入书签

  筒里传出的声音还是显示已关机。

  把石久烦的,只能再折回去找,结果在写字楼里里外外找了一圈也没找见律师。

  石久彻底纳了闷了,这大白天的,怎么人说没就没了呢。

  79

  严希刚走出所门口,还等没见着石久,就给两个男的堵了个正着。

  本来严希就敏感,平白无故走大街上给人多瞅几眼都怀疑是便衣,这会看见这俩人过来直接心跳加速,反射性的往后退了两步,就怕是警察局的人,结果想什么不好什么来,那俩人倒也痛快,把严希前后路一切,干脆利落的说明了来意。

  严希汗当场就下来了。

  还记得以前看警匪电影的时候,但凡反派被捕都是在人民公安面前吓的尿裤子,要么抱团鼠窜,要么抖若筛糠,反正是十足的坏人像,映衬人民警察伟岸正义的脸,对面鲜明,大快人心。

  这种洗脑式丑化反派的片子严希看了只会冷笑,现在真轮着自己了,发现还真是这样。

  脑子一片空白,光想着坏了坏了,就看人嘴一闭一张一句话说完了,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好容易听人家问自己是不是严希,想说个是,还有点磕巴。

  其中一个男人笑了:“你不是上过电视那个么?我看你电视上挺能说的啊……一套一套的……”

  严希嘴角微微抽动,笑容勉强。

  “哪里哪里……混口饭吃而已……不知道两位……”

  “有案子要你协助调查,跟我们走一趟吧。”

  严希连个大衣都没穿就这么给人带走了。

  脸白的纸一样,中途频频擦汗,怎么也冷静不下来,除了害怕还总觉得自己心里有事,直到出了写字楼看见石久的车,严希这才想起来自己是下来干嘛的。

  但上了车说什么也没用,硬生生就给带走了。

  在汽车发动前,严希眼巴巴的趴在玻璃上往外看。

  想着石久要是出来就赶紧跟他说一声,但到了也没见着他人影。

  等到了地方,严希在发现不是公安局的羁押室就有点明白过来了。

  刚还以为自己哪个环节没捂住给警察捉了尾巴,这么一看明摆着是纪委调查,而且百分之九十是汪律师引出来的腐败串案。

  李法官前脚被双规,自己后脚就被叫来问话,一准是这哥们扛不住压力把自己也交代出来了。在事先销毁证据的情况下,严希早就想好了该怎么应对,毕竟自己就是吃这碗饭的,常年帮广大犯罪分子钻法律的空子,轮到自己就更如鱼得水了。

  这时候一定要冷静反咬控诉,必要时也可声泪俱下揭发贪官污吏。

  他说自己行贿,自己就骂他勒索,还得强调自己虽被迫给了钱但没从中谋取不正当利益。

  这就等同于嫖客说妓女卖淫,妓女就告他强奸,然后哭诉自己虽然被干了但根本没同意。

  反正眼下也没切实证据,口说无凭,各执一词,脏水泼完拉倒,回头你蹲你的牢,我逍我的遥,谁也别碍着谁。

  而且天塌了也有市长这个矬子顶着,调查组去严希那儿取证只能把市长查出来。

  要真这样那这事可大了,双规市长这么唬人的事,就算是中纪委最高检联手也得先掂量掂量吧。

  严希平静了不少,正想按计划实行,结果人家一张嘴严希就傻眼了。

  “你行贿中院审判长的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