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5(1/2)

加入书签

  走了。

  见到蒋云清的时候,他头发有点乱,不知道有没有跟人动手。

  石久本来过去接他之前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结果见了人还是有点尴尬。

  俩人一时半会都不知道该说什么,石久本来想慨叹一下外面的月亮真圆啊,结果今天还是他妈阴天。

  空调口里的对着石久吹,吹的石久手指冰凉。

  石久憋了半天,打算像往常一样张嘴劝蒋云清两句,可转眼又一想,自己劝什么呢,认识蒋云清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了让蒋云清戒赌,自己能做的都做了,不该自己做的也做了,可蒋云清就是改不过来。

  再说了,自己算个球啊?不是他家人又不是他对象的。

  想到这里石久就有点纳闷,蒋云清不是找到下家了么,怎么一出事还给自己打电话。

  车在红灯前停下,变换的霓虹映着蒋云清白瓷一般的小脸,落在他如羽的睫毛和微翘的唇尖上,真够俊的。

  蒋云清忽然转过脸,眼睛里却是有点暗淡,

  “19,我还剩五十块钱,我请你去吃拉面和炸串吧。”

  “别了,我请你吧”石久张口就来,后又想起钱包忘在周文那边了,“操,我钱包还在周文哪儿”

  蒋云清脸上终于有了点笑摸样,

  “不用,这点小钱我还花的起……走啊,上老地方。”

  石久将警车开回警局,跟哥们打了招呼,接开着自己的车将蒋云清拉到面摊。

  这个面摊是蒋云清家门口露天的一个小摊,开了十几年了,晚上五点出摊,第二天早晨收摊,很多开夜车的哥都来这,夜里两三点也有面吃,夫妻俩是东北人,面滑酱香,还带着个炸串小推车,俩男的一顿饭下来有个二三十块钱就够了。

  俩人坐在小马扎上,一人要了一份面,蒋云清要了一些串儿,因为已经过了饭点,摊上没几个人,面很快就上来了。

  石久往自己那份上浇了一大勺辣椒油,拌了拌,蒋云清的蒜也剥好了,直接塞在石久手里。

  刚才还在本市最好的大酒店里吃海参鲍鱼,可石久却觉得这一碗六块钱的面要香多了,吃的石久顺着脖子往下淌汗,刘海都沓湿了。

  蒋云清就在对面低着头剥蒜,边剥边往石久手里塞,抿个小嘴,两腿夹的紧紧的,看着可贤惠了。

  面摊上不知道从哪里接的电线,挑着一个十几瓦的黄灯泡,昏暗昏暗的,俩人窝在角落里吃了个酣畅淋漓,因为出汗的关系,石久头发全趴在头顶上,跟他妈秃头刷黑漆似的,要多挫又多挫,蒋云清也没好到哪去,嘴唇子辣的通红通红的,像刚给人嘬过一样。

  石久吃完了,跟老板娘要了点餐巾纸擦汗,垂眼蒋云清猫个小腰,细白的手指头捏了一瓣蒜,上去一口,留一个齐刷刷的断面,不知道怎么就觉得心有点痒痒。

  蒋云清腮帮子吃的鼓鼓的,抬头看石久正盯着他,就弯着眼角冲石久笑,

  “看什么?”

  石久眼睛亮晶晶的,

  “你这是什么眼,一笑就是俩弯豆角。”

  “是啊……我都觉得我一笑起来好像韩国电视剧里的老太太似的眯眯眼儿”

  “啊?哪个电视剧啊?我要去买dvd”

  蒋云清哈哈大笑,手里的蒜都掉在桌面上,

  “你傻啊,我就随便一比喻……”

  石久有点泄气,本来还打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