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7(2/2)

加入书签

学过一点,高中以后就没再弹过了,我妈把琴都卖了”

  严希脸上没什么表情,

  “弹给我听听。”

  蒋云清看了看周围,有点不好意思,

  “我真的很久不弹了弹不好再让人笑话”

  严希看他一眼,抬手放在他后颈上,把人往前带,

  “这周围又没人,就我自己,你就是弹出棉花来我也不会笑你。”

  蒋云清给他带到钢琴的方凳前,很想拒绝,又怕他生气,就只得硬着头皮坐下。

  挠了挠头,笑容尴尬,

  “唉……弹个什么好呢……我都不太记得了”

  听身后的人没说话,就没在多嘴,只把手指放在琴键上,深吸口气。

  曲子是很通俗浪漫的曲子,难度不超过三级,非常简单,但蒋云清确实弹的不怎么好,不过在不会弹钢琴的人听来还是挺唬人的。

  大厅里已经有人驻足旁听了,两三个服务员拿着餐盘站在旁边,交头接耳,低声的赞叹着。

  严希看一眼旁边的听众。

  想着美人抚琴,就算弹的不好,光看人也挺享受的。

  蒋云清弹了一段就结束了,赶忙站起身,尴尬的抱怨,

  “弹的真够烂的……浪费这首曲子”

  “你喜欢这曲子?”

  “恩,是不是有点俗……”

  “不俗,”

  严希坐在方凳上,伸出一根手指,笨拙的逐个在钢琴上按,“是这样么?”

  蒋云清笑的很开心,

  “你这水平的只能弹一闪一闪亮晶晶”

  严希没搭理他,依旧我行我素的单指按钢琴键,

  “这样?”

  蒋云清笑了一会觉得不对劲,

  “哎?你居然能记住我弹曲子?”

  记不记住的,这种曲子在严希小学的时候就练的滚瓜烂熟。

  在脑子里过了一边,严希展开十指,落指委婉刚毅,汩汩韵味。

  肩膀被人轻砸了一拳,后头是蒋云清的惊喜的声音,

  “靠,你够贱的……真能装……”

  严希脸上浮出点笑摸样,心里想着别的事,嘴上随口应付他一句,

  “喜欢么?”

  蒋云清脸有点热,声音低轻,

  “……喜欢……”

  再往后蒋云清说了什么,严希都没有用心听。

  心里却是在想自己当年那架钢琴。

  一架纯黑的斯坦威,音色雍容华贵,完全不是这个国产货能比的。

  可惜那么好的钢琴给砸碎了。

  还记得当天蝉鸣鼓噪,严希满耳朵都是钢琴键被铁锤砸的支离破碎的声响。

  音乐从未如此狰狞,犹如现实。

  严希之后就再也没弹过琴,哪怕是已经获选了一个著名钢琴赛事的名额。

  隔年的夏天,严希报考了政法大学,取得学位,通过司考,摸爬滚打,最后成了一个律师。

  跟年少的梦想还真是差的有点大呢。

  收了最后一个音,严希却依旧坐在方凳上。

  忍不住回想是什么让自己放弃钢琴而去学法律,

  是什么让自己甘愿堕入这社会最黑暗的角落,

  执意成为蛀虫,

  然后在这摇摇欲坠的腐朽上,蛀下最狠的一个大洞。

  5、科长

  等俩人走了,西餐厅里看报纸的男人放下报纸,撇着嘴摇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