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1/2)

加入书签

  番外1:汤圆戏王爷

  王爷在g里赴了宴,太后本要留他在g中过夜,王爷一心想着汤圆,如何住得下去?急匆匆赶了回来,却见汤圆迷迷糊糊趴在桌上,嘴里兀自嘟囔:“好小气的管家”

  王爷过来将汤圆扶起,汤圆勉强睁开眼睛看见是王爷,晃了晃头,叫了声王爷又睡着了。王爷瞪他一眼,只可惜汤圆闭着眼睛不曾看见。王爷无奈抱起汤圆放在床上,伸手去脱他衣服,谁知汤圆又醒过来了,伸手握住了王爷手腕,迷迷糊糊凑近了王爷,仔细端详了半天才道:“是王爷啊!不是今晚不回来了么?”

  王爷眯着眼看着汤圆凑近自己,鼻尖险些就触到了自己脸颊,刚想开口训斥,就见汤圆眼睛一闭,头向后仰倒,咚的一声撞到床柱上,疼得“咝”的出了口气,方才睁眼伸手袋,看了王爷一眼说道:“王爷为何打我?”语气委屈,眼角也红了。

  王爷瞪大了眼睛,刚想辩解,汤圆又闭了眼睛倒在王爷怀里,呢喃说道:“好困。”

  王爷咬了咬牙,将他抱起放回床上,脱了衣服,拉过被子将他遮住,又伸手去解自己衣服,伸手搂了汤圆刚刚躺下,汤圆又迷迷糊糊坐起来了,看着王爷说道:“咦?王爷,你如何在这里?”

  王爷咬牙切齿说道:“这是我家!”

  汤圆“哦”了一声复又躺下,念叨了一句:“原来是王爷家里”却又突然坐起来说道:“我如何在这里?”

  王爷“哼”了一声说道:“我将你买了。”

  汤圆迷茫的眨眨眼睛,看着王爷说道:“王爷将我买了”思忖了一会恍然大悟的说道:“对啊,我被王爷赎了”说完看着王爷说道:“小人现在是王爷的下人”

  王爷黑着脸说道:“你还有何疑问?”

  “没了”汤圆说完,噗通一声躺回去了。

  王爷看着他咬了咬牙,气呼呼也躺下了。手刚伸到汤圆身上,汤圆便回头看了看王爷,说道:“王爷喜欢抱着我睡”说完向着王爷身边挪了挪,身子靠在王爷身上,双臂伸出来抱着王爷。

  王爷见他如此主动,反倒有些不习惯,沉吟了一会,方才伸手搂住了他的腰。汤圆突然笑出声来,说道:“王爷,痒痒”说着扭了扭身子,将王爷的手向上挪了挪。又抬眼看着王爷说道:“王爷,你好像都没有笑过?”

  王爷冷着脸问道:“本王为何要笑?”

  “小人那么讨好王爷,也不见王爷笑一下,真的很失望”汤圆嘟着嘴说道:“王爷,你便笑一个吧?”

  王爷黑着脸看着汤圆“哼”了一声,伸手按住汤圆肚子:“睡觉!”

  汤圆却不依不饶起来,半是撒娇,半是祈求的说道:“王爷,你就笑一个嘛!”

  王爷咬牙说道:“本王不会!”

  汤圆嘟着嘴说道:“王爷敷衍我笑一个嘛?”

  王爷气呼呼的重复一遍:“本王说了,不会!你在为难本王么?”

  “那我来教你好不?”汤圆笑嘻嘻的说道,身子一撑趴在王爷身上,伸手扯起王爷嘴角说道:“像这样,嘴角向上翘”

  王爷吸了口气,愣怔怔看着汤圆对他上下其手,想不到他居然变得如此大胆,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起来。

  “王爷也不会亲人的吧?我来教你”汤圆说着将口唇覆上王爷的,轻轻探出舌尖,伸进王爷嘴里。王爷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睛看着汤圆半闭着眼睛,神色迷离的贴住自己,小巧舌头勾住了自己舌头轻轻纠缠,温柔辗转。王爷只觉得小腹一热,伸手按住了汤圆身子,猛的欺身压住了他,伸手扯开了他贴身的小衣,指尖按住了他x前小小茱萸不断按压。

  汤圆“唔”了一声,想将舌头从王爷口中收回来,不想被王爷压着,一只手托着他的后颈,火热唇齿纠缠住自己,另一只手却已探进了衣服里面摩挲。汤圆扭了扭身子求饶:“王爷别”

  “你自己引的火,怪不得我!”王爷喘着chu气说道,抬手扯去了汤圆小衣,张口含住了x前的茱萸轻咬。

  “唔啊!不是我不是”汤圆伸手胡乱推拒,却被王爷抓住了手,覆上了自己的欲望,王爷笑道:“不是么?你明明也很想”

  汤圆红了脸,可怜兮兮的看着王爷:“没”

  王爷拉着他的手在那火烫的地方按了按,汤圆轻声的呻吟了起来:“唔不是唔”

  “不是?”王爷戏谑的说道:“真的不是?”说着伸手握住了那火热欲望,慢慢套弄:“不是么?”

  “唔嗯嗯快一点”汤圆忍不住呻吟出声。

  “你不是不想?”王爷眯着眼问道。

  “唔”汤圆连同身子都红透了,挣扎了半天,方才开口说道:“想”

  “想什么?”王爷戏谑的开口,慢慢的抚弄着汤圆雪白双丘问道。

  “想要王爷”汤圆咬着下唇小声说道。

  “王爷?哪个王爷?”王爷恶意的捏了一把汤圆的屁股问道。

  “啊!澈,我要你!想要”汤圆抽噎这说道。

  “好。”王爷在汤圆耳边轻轻说道:“你不是想看我笑么?看着我啊。”

  “唔”汤圆抬眼看着王爷,眼角红红的,满面含春,轻声叫了声:“澈”

  王爷勾起嘴角,姿势别扭的笑了一笑。

  “澈,你在笑么?”汤圆撇了撇嘴说道:“好难看诶”

  “你居然敢说本王难看!”王爷恶狠狠的顶了汤圆一下说道:“看你还敢不敢!”

  “唔轻一点啊”汤圆惊叫,连声求饶:“不敢了,再不敢了王爷饶命啊!”

  番外2:王爷婚宴

  王爷连夜飞鸽传书,要管家将杏树底下的图谱挖了出来。管家忙忙的去挖图谱,却挖出了一大堆东西。包在油纸里的六颗金豆子,是王爷赏给汤圆过夜之资;一只翠玉的戒指,王爷赏的;一坛子竹叶青,重阳节王爷拿了要和汤圆一起喝的,汤圆晚归,酒没有喝便直接睡觉了。管家高兴的拍手,兴高采烈的将这些东西统统搬走,又连夜画了一幅地图,将那图谱的封皮取下来包了仍埋在杏树底下。果然第二天就来了小贼,将那假图谱偷了。

  管家抿嘴笑得像只狐狸,心道:我只随便画了只乌g都有人这般赏识,居然跑到戒备森严的王府来偷啊!

  (这里重复一遍管家制作假图谱的全过程:管家找了一张大纸,画了只大大的乌g,然后照着真图谱的样子裁成小份,打乱了顺序用线装订好了,取了真的封皮包了埋在树下。那乌g身上纹理,倒真像个地图样子。)

  管家这里高高兴兴收了东西,过不多久王爷便回转了京城,带着汤圆喜爱的那只兔子。管家看见兔子便撅起了嘴:“怎么养这么大了?每天两g萝卜怕是不够了吧?”

  兔子还是小事,王爷在g中住了十多天之后,突然回来向管家宣布,要娶汤圆为妃!管家立刻大惊失色。按理说,王爷娶亲是好事,百官送礼、王妃的嫁妆、皇上的赏赐,够他数上好几天的,光是想想都要笑死。可是,如果是汤圆的话,嫁妆自然是没有了,这种荒唐事情,皇上的赏赐不是三尺白绫就要叩谢了,皇上若不中意,百官自然不来巴结,管家越想越觉得前途暗淡,难道自己要做这第一笔赔本的生意么?

  管家正在愁眉不展的时候,偏偏九王爷来火上浇油,来索要聘礼,说什么人是由他府上接出来,一定要聘礼才行。管家一听眉毛就立起来了,刚想争辩,突然转了转眼珠,笑嘻嘻的答应了。九王爷满腹狐疑打量了管家几眼,心道这个铁公**什么时候大方起来了?管家便报起屈来:“王爷吩咐,一定要让王妃满意。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九王爷无心听他唠叨,反正聘礼要到了,便高高兴兴打道回府。

  翌日九王爷便收到了礼单,管家当真按照迎娶郡主的标准送了聘礼。九王爷兴冲冲跑到府门前去看,却不见礼物送来。又看了一遍礼单,才发现在礼单背面,管家的一行小字:扣去如上礼物,王爷还欠我府金如意一对,玉c瓶两只罗列了一堆物什,最后列着春夏秋冬各色衣服四箱。九王爷立时大怒,当下去了靖王府与管家对质。

  管家笑眯眯在厅上站着等着九王爷进来,让了九王爷坐,又亲手端过茶来,叫了声:“亲家公公。”

  九王爷一口茶“噗”的喷出来,瞪着眼看着管家。管家面不改色笑眯眯的说:“既然下了聘礼,便是亲家,叫声亲家公公有什么奇怪的?”

  九王爷一听“聘礼”两个字便大怒:“你还好意思说聘礼?聘礼在哪里?”

  “礼单不是在王爷手上?”管家不疾不徐的说道。

  “只有礼单,聘礼在哪里?”九王爷吼道。

  “既有聘礼,王爷便要送嫁妆,一样的东西抬来抬去怪累的,王爷也要体恤下人啊!我替王爷着想,只送了礼单,扣除礼单上所列各项,嫁妆里还应有的,我也写在礼单背面,我可是一番好意,王爷不要错怪了我呀!”管家一脸无辜的说道。

  九王爷沤得吐血,但又说不过管家,只得怒冲冲回府准备嫁妆。小柳儿听说九王爷吃了个哑巴亏回来,便取笑道:“那管家是出了名的瓷公**铁仙鹤玻璃耗子琉璃猫,g毛不拔的。你居然想占他的便宜,可不是自讨没趣么!”九王爷怒瞪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看我吃亏,你倒是乐得很呐?”

  小柳儿笑眯眯说道:“你难得吃亏,瞧着稀奇罢了。”

  九王爷便恶狠狠骂道:“别人都是霸家的祖宗,偏你是个败家的g源!”

  小柳儿一听便拉下脸来说道:“主子说得对,我便是个败家的,不如赶紧撵了我走,也省得尽日里惹王爷生气。”说完怒气不息走了。

  九王爷看着他背影一阵磨牙:“我怎么遇到这么个冤家!”等了一会,终究不舍,又赶紧拿了些稀罕玩意儿哄他高兴去了。

  且说管家这里嫁妆有了着落,心里自然欢喜,又想到婚宴上菜式,又是愁眉不展,只围着厨房转圈。厨子老王看着管家在这里闲逛,心里暗笑,上次来厨房乱走,将八年前买的干贝都拿出来了,硬的像块石头,连他的厨刀都砍出来两个豁口,管家还老神在在将那菜端出去了,听说六王爷吃得拉了两天肚子,这次不知哪个又要倒霉了。

  管家围着厨房转了两圈,下巴看着厨房旁边的兔子窝。王爷喜欢兔子炖的汤,因此管家才在此处弄了个兔子窝,养了一窝兔子,自从汤圆来了,因着汤圆喜欢兔子,每每看了桌上有兔子炖的汤,便要哭丧着脸难过,王爷也不怎么喝汤了,所以这兔子一窝一窝便多起来了。管家托着腮帮看了兔子很久,对老王说道:“有了,这婚姻便弄个兔子宴吧!”

  老王张大了嘴巴看着管家,管家瞪了老王一眼说道:“看什么!咱们来研究下菜色!这个这个红烧兔耳,清蒸兔舌,八宝兔子脑,滑溜兔r,g保兔子腿,干炸兔r丸子最后上一道清炖兔子汤”

  老王大张着嘴巴结结巴巴的说:“管家这可是王爷婚宴弄砸了要掉脑袋的呀!”

  “我当然知道是王爷婚宴!”管家看着一窝兔子,仿佛那兔子都发着金光一样:“那些达官贵人吃惯了大鱼大r,龙脑凤髓都不稀奇,正好弄个野味儿来尝尝鲜”

  老王哭丧着脸,对管家说道:“这样真的可以?王爷万一发怒”

  “王爷恐怕没工夫吃什么宴席,至于汤圆,他恐怕连宴席上什么菜色都看不见”管家眯着眼算计,王爷回来已有三月,哪里有功夫让汤圆吃了饭?正好这一窝兔子每天要吃去一筐萝卜,只喂不杀,当少爷般供着,什么时候是个头?趁着王爷和汤圆新婚,一时想不到这个上面,趁早解决了方好。

  果然汤圆连婚宴菜色都没看到就被王爷吃了个干净,不过过不多久便想起了兔子,拿了自己养的那只不算,又跑到厨房来看兔子窝,谁知兔子一只也不见了,原来的兔子窝也改作了**窝。汤圆便问老王兔子哪里去了,老王哭丧个脸撒谎说,被管家送了人。汤圆听了不免伤心,但想到送了人,许是能得个好结果呢?心情刚刚缓解,谁知老王家的小二年级幼小却不会撒谎,跑过来对汤圆说:“兔子都被我爹杀了!我爹杀了一天的兔子,还抱怨说养的太肥了肥不好么?为啥别人都说我白白胖胖的可爱呢?”

  汤圆听了便嘟着嘴走了,王爷回来也无j打采,王爷问起,便扁着嘴说道:“兔子,都没有了”

  王爷哄他道:“你想养,我便送你一窝可好?”

  汤圆嘟着嘴偎在王爷怀里,扯着王爷衣角说道:“算了小人怕也没什么功夫照顾,只养一只便好”

  王爷捏着他下巴,将他皱成一团的小脸抬起来看着自己问道:“兔子有什么好?为何如此偏爱兔子?”

  汤圆扁了扁嘴说道:“小人是属兔的么!自然喜欢兔子。”

  王爷在他唇上亲了一口说道:“所以要把我这里变成兔子窝么?”

  “哪有?不是说了只养一只么?”汤圆不依的说道。

  “是么?那你呢?你不是只兔子?”王爷捏了捏他脸蛋说道:“怪道受了欺负眼睛会红,原来是兔子修炼来的”

  “才不是”汤圆出言反驳,后面的话却被王爷尽数吞进了嘴巴。

  番外3:小柳儿的礼物

  汤圆将小柳儿送来的盒子打开看了又看,咬着下唇想了许久,还是下不定决心。正踌躇间,管家来了,说是昨天忙着清理查收嫁妆不曾来道贺,今日带来些酒水吃食来补上。

  汤圆放下盒子,同着管家坐在桌前喝了几杯竹叶青,唱了几支小曲。汤圆本来酒量就不大,喝上几杯状元红都要醉得人事不省,更何况是酒劲要大得多的竹叶青?三杯两盏下了肚,便开始嘻嘻傻笑起来,管家看他喝得有点过量,便也止住不喝了。吩咐了下人来将他扶回床上,宽去了外衣取过薄被盖了,便都走下去了。

  且说汤圆醒一会醉一会,取过小柳儿送的盒子,嘻嘻笑了一会,将衣服换好了,又盖了薄被在床上躺着等着王爷回来。

  这日王爷又是回来晚了,开门看见汤圆已经在床上睡了,便轻手轻脚的走过来,只闻见扑鼻一阵酒气,低头看看汤圆,满面潮红,朱唇轻启,睡梦中还兀自哼着小曲:人生得意须尽欢,醉里簪花倒著冠。有花堪折直须折,莫使金樽空对月。浮生长恨欢娱少,流光容易把人抛。兴亡千古繁华梦,富贵三更枕上蝶。金樽清酒斗十千,人生莫放酒杯干。把酒疏狂图一醉,舞裙歌板尽情欢。锦被罗衾翻红浪,只羡鸳鸯不羡仙。醒时诗酒醉时歌,千金散尽还复来

  王爷勾了勾嘴角,伸手将他搂了,在他唇上亲了一下,又轻轻将他放下,自己去洗漱了之后,宽去外衣也上了床,在汤圆身边躺下,刚刚掀开薄被,便看见汤圆穿了件薄薄的红色纱衣,套在了小衣外面,有些纳罕的将他拉过来,想将衣服褪下,不想汤圆却醒了,睁开了醉眼看了看王爷,忽的红着脸拉紧了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实。王爷看他这个样子,不悦的眯了眯眼,伸手便将汤圆从被子里拉了出来。汤圆咬了下唇哼唧了几声,终是抵不过王爷力大,被王爷拖出来抱在了怀里。

  王爷仔细打量了一番,只见汤圆被一身大红纱衣包着,隐隐约约露出里面白色的小衣,汤圆不死心的挣了挣,身后便拖出了一条毛茸茸的火红狐尾。王爷盯着那狐尾看了半天,伸手抓着那尾巴向怀里扯了扯,汤圆“哎呀”了一声,不由自主的翻过身靠近了王爷。王爷贴着汤圆的背抱住了他,在他身边轻轻说道:“怎么变了狐狸?”

  “没”汤圆酒醒了一半,但还是浑身酸软,也没什么力气,只得由着王爷抱住。

  王爷看他这个样子,热血便涌了上来,一双大手在汤圆身上又捏又揉,恨不得将他揉进了自己身子方好。汤圆浑身酥软无力,被王爷弄的身上火热,忍不住呻吟起来,扭动着身子求饶,只他这一动,身后的狐尾便随着摇摆起来,王爷看在眼里,如何还能忍得住?翻身压住了汤圆咬住了耳朵,手便伸到纱衣里面胡乱摩挲。汤圆咕哝了几声,便忍不住呻吟起来,双手搂住了王爷脖子磨蹭。

  一番云雨,王爷将汤圆搂着伏着身子喘气,又在汤圆耳边戏谑说道:“这个好,明日做一套兔子的给你。”汤圆浑身无力窝在王爷怀里,嘟着嘴说道:“不要,被别人看见了如何是好?”

  王爷低低笑道:“只穿了给我看么?”

  “早知如此,便不穿了!”汤圆喘息着说道。

  “那可由不得你!”王爷说着,将汤圆翻转过来面对着自己,轻轻嘴唇,叹息了一声说道:“妖j!”

  番外4:我爹来了

  金鹰正坐在亭子里喝酒,冷不防被黑鹰捉住了袖子,心里便是一阵郁闷,伸手想拍开他,却见平素稳重的黑鹰如今一副急惶惶样子,拉着他道:“快走快走!”

  “去哪里?出什么事了?”金鹰一听忙站起来,王爷十个侍卫十个暗卫轮流当值,今日非是他当值,因此上在这里喝酒。

  黑鹰低声说道:“快走,我爹来了。”

  金鹰一听便没好气的一甩衣袖说道:“你爹来了干我何事!”两人正在这里拉扯,就听月亮门外一声洪亮的大吼:“小黑子在哪里?”却是黑鹰的爹已经到了。黑鹰一听他爹声音,便急了,扯着金鹰衣袖不由分说外花园后头就走。

  金鹰被黑鹰拉着,百般不愿,走走停停,走不几步便被黑鹰的爹给追上了。

  “好你个小畜生!”黑鹰他爹一声大吼伸手朝黑鹰就是一掌,黑鹰不敢硬接,闪身躲过了。金鹰曾见过黑鹰的爹爹洪大生,说起来与自己师傅还有些渊源,论辈分自己还得叫他一声师叔。如今看黑鹰被他爹训斥,心里十分解气,便拍着手叫道:“打的好!”

  洪大生扭头看见金鹰也在这里,开口便骂:“妖孽!”

  金鹰听见黑鹰他爹骂了自己,本想还口,但转念一想,怎么也是自己长辈,先问清了缘由再做道理,便开口说道:“师叔这是何意?”

  洪大生生来莽撞,也不答话,伸手便拍。他一身硬功,双臂一较有千斤之力,怕是拍中了,轻则骨断筋裂,重则小命不保。金鹰变了变脸色,闪身躲开,继续问道:“不知小辈哪里得罪了师叔,还请师叔明示?”

  黑鹰趁着他爹怒瞪金鹰的功夫,闪身过来拉了金鹰胳膊说道:“快走!”说着拉着他跑进了花园里头。洪大生大吼一声在后面跟着,只是他练的是外家功夫,下盘健朗,轻功却是平常,不一会功夫便被二人跑远了。

  金鹰被黑鹰拉着进了王府的酒窖,躲在藏酒的木架子后面,一脸恼火的骂黑鹰:“你做了什么连累了我?如何你爹连我也要骂了?”

  黑鹰忙捂住他嘴巴,低低的声音说道:“小点声,莫要被我爹听到了!”

  金鹰看他一脸凝重,便也放低了声音说道:“到底为着何事?”

  黑鹰嗫嚅了一阵方说:“我叫我爹把亲事退了。”

  原来洪大生给黑鹰订了一门亲事,对方是同洪大生同局的镖头的独生女儿,在北方六省也排的上号的。重阳节的时候,特意将黑鹰叫了回去,喝了定亲酒,明年就要拜堂成亲,却不料黑鹰对他爹说要退亲,怪不得老爷子如此生气。金鹰白了黑鹰一眼,又转了转眼珠说道:“不对呀,为何要连我也骂了?你爹老糊涂了不成?”

  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