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聚(1/2)

加入书签

  这年冬天,大诺颜府。

  临近过年,府里充满热闹的气氛。

  「小主人,你就别跑了。」

  「嘻嘻!来追,来追我啊!」

  「哎哟~~我的小祖宗,你就饶了做奴才的吧!别跑了……」

  「追不上,你追不上……」

  一个四、五岁粉雕玉琢的孩子,手里抓着几条长长的布带子,绕着院子到处胞,后面还追着一个气喘吁吁、一拐一拐的中年妇人。

  「巴尔斯蒙古语,老虎,你在做什么?」随着温柔的声音,一个肌肤白皙、双颊粉红、嘴角含笑的美丽女子自内堂走出。

  「夫人,您可来了。」中年妇人就像遇见救星般,只差没有一掬心酸泪了。

  「巴尔斯,你又做了什么惹奶娘生气啦?」梅怜白质问自己那过分活泼的儿子。

  「没做什么啊!」巴尔斯下意识将手里抓的东西藏到身后,可是布条实在太长了,仍有一大截留在外面。

  「拿过来。」看清儿子手里拿的是什么后,梅怜白板起了一张俏脸。

  「可是……」

  「拿来!」她伸出手。

  「哦~~」巴尔斯犹豫许久终于还是交出藏在身后的东西。

  「妳先去房里缠上吧!别弄伤了脚。」梅怜白温和的对中年妇人说。

  当年她生巴尔斯的时候,因为身体太弱无法亲自哺育,所以赤烈就给她找了这个南人妇女做乳母。

  「谢谢夫人!」中年妇人接过巴尔斯手里的长条裹脚布,欢天喜地的回房去。

  「你这孩子,拿了奶娘的裹脚布,要她怎么走路呢?」看着她一拐一拐的背影,梅怜白忍不住责备儿子。

  「可是娘亲,巴尔斯不想看着妹妹脚痛痛啦!」巴尔斯一边拉着母亲的手撒娇,一边学父亲的样子伸手摸摸还在她肚子里睡觉的妹妹。

  「痛?」听见儿子和他父亲一样,一厢情愿的认定她肚里的是女孩,悔怜白忍不住失笑了。

  「奶娘每天都要将脚裹起来,看起来好像很痛苦呢!我不要妹妹也和奶娘一样痛。」巴尔斯嘀嘀咕咕的。

  「妹妹不会痛,爹爹会保护她喔!」和小孩是无法解释随着朝代更替,女人裹小脚已经不再盛行的事。她抱着儿子坐在花园的石凳上,柔声道:「所以我的小老虎以后不可以再偷奶娘的裹脚布。」

  「嗯。」巴尔斯点点头,豪情万丈的补充一句,「哥哥也会保护妹妹的。」

  「我的小老虎最乖了!」儿子可爱的样子让梅怜白忍不住亲他一下。

  「妹妹什么时候会出来啊?哥哥好想和她玩。」巴尔斯虽然才四岁,不过一想到自己马上就会有妹妹,倒是颇有哥哥的架势。

  「快了、快了。」梅怜白轻拍坐在腿上的儿子,若有所思。

  生巴尔斯的时候,她的身体弱、底子差,生产过程很艰苦。当她从昏迷中醒来,第一眼看见的就是赤烈满脸的胡子,和红通通的双眸。

  看见她终于平安醒来,在战场上面对千军万马也不为所动的大男人,竟然忍不住落泪了。此后四年里,赤烈说什么也不肯让她再怀孩子了。

  可是,没有兄弟姊妹陪伴的孩子实在太寂寞了!梅怜白眼见精力旺盛的巴尔斯就快变成府里人见人怕的小魔星了,想再生一个孩子给他做伴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她缠了好久,赤烈才答应再生一个孩子。

  可今天他出门后,太医来给她看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