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警娇妻之营救局长(下)(1/2)

加入书签

  刑警娇妻之营救局长下

  我见老婆身上只穿着一件透明的睡衣,问老婆要不要去换身行头。

  老婆说:「不用了。」

  说完她从椅背上拿起来时披的风衣,穿在了身上。

  虽然风衣的下摆不长,几乎盖不住老婆的翘臀,穿出去不雅,但是老婆觉得

  时间紧迫,越早抓到小偷越好,于是便不去管这些细节了。

  由我开车,带着老婆、大刘、小陈三人一起来到刘杰告诉我的地点,中环附

  近的一片老住宅,这里的建筑没有高楼,都是那种几十平米的小平方,屋顶上

  盖着瓦片,下雨还会漏水,大多都已经拆迁,只剩下几片域还有人住。

  住的人大多是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或是从外地来的租不起房子的穷人,相

  对于其他中心地段,这里好像是治安的盲,比较溷乱,所以小偷才敢住在这里

  下了车,按照找到门牌号,老婆说:「先看一看情况。」

  然后她把我们分散开来,我跟小陈一组,老婆和大刘一组。

  老婆这样的安排很理,如果我和老婆一组的话,那大刘和小陈不是失控了

  所以我要和老婆一人把控住他们一个,而且老婆还考虑到小陈当过兵,相对于

  比较好操控,所以分配给了我,毕竟我没有老婆和他们关系这幺亲密。

  我们现在的位置是在一条窄巷,我和老婆带人各守住窄巷的一头,把路封死

  大刘想把抽完的香烟扔在地上,却被老婆用手势阻止,老婆的用意很明白,

  这里地方比较脏,杂物多,很容易滋生火灾。

  首发大刘对此好像不屑一顾。

  老婆摇摇头,似乎对他没有办法,跟着将自己的身子转到大刘面前,掀起自

  己的风衣下摆和睡裙,对着大刘分开双腿,两只手各伸出两根手指,一左一右捏

  住自己两瓣阴唇,向外掰开,将凸出包皮的阴蒂,朝向大刘手里的烟头,同时无

  奈、且害羞的把脸转向一边。

  大刘脸上露出一丝饶有兴致的坏笑,把烟头对准老婆的阴蒂,蓦地按了下去

  「呜呜」

  老婆紧咬牙关的同时闭起了眼睛,捏紧阴唇的手指不住的颤抖,失禁的尿液

  从穴间喷泄而出,将烟头浇灭。

  老婆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药膏涂抹在阴蒂上,她的阴蒂居然只是红红的没有

  一点被烫焦的迹象。

  我虽然离开老婆他们较远,但是我仍旧观察入微,刚才老婆在大刘将烟头快

  要烫到她阴蒂的一刹那,预先尿出一点尿液,淋湿了烟头,不然老婆比玉露还要

  娇嫩的阴蒂,哪里受得了烟头的高温。

  大刘没有像我一样看出老婆的小动作,他惊奇的用手指弹了一下老婆粉中透

  亮的阴蒂,弄得诗云一阵娇颤,老婆瞪他一眼,示意他别再玩了,还有正经事要

  办。

  陪在我身边的小陈则是看得心痒难耐,恨不能和大刘调换一下。

  小陈对我道:「你们真是警察」

  第一次我去保安室的时候,给他们亮过我的警官证。

  我道:「奇怪吗」

  小陈望着远处细听小偷屋里动静的诗云,道:「她真是你老婆」

  我随口道:「要不要我拿结婚证给你看」

  小陈问:「她这幺在外面和男人乱搞,你不难受」

  我问:「你结婚了没」

  小陈道:「光棍一条。」

  我道:「等你以后娶了老婆就会懂了。」

  「我在小里干保安有一段时间了,知道你们家住几号楼,以后我想干屄了

  能不能来你们家」

  首发我推脱道:「你去问我老婆,她如果同意了,我没意见。」

  没想到小陈道:「我问过了,她说家里你做,要你来同意。」

  我道:「等现在这事过去再说吧。」

  小陈却变得有些激动起来,说:「我有几个关系要好的战友,他们在老家都

  快结婚了,经常笑话我身边连个女人也没有,其实他们不知道,我在老家的时候

  也谈过不少女'少女人,但是我现在只想找一个比老家玩过的所有女人都要漂亮

  一切条件都要比她们优越的、城里的美女'美女做女朋友,就算只有一天也好

  我在想,如果今天这事我给你们办好了,能不能让你老婆当一我的女朋友,

  她是我在这城市里见过最亮眼的女人,自从看见她,我就在梦想哪天能把她带到

  我的战友的面前,带到老家朋友的面前,让他们好好看看,全部羡慕死我。」

  我推心置腹的说:「小陈,我觉得你的想法不对。幸福是自己的,不是秀给

  别人看的,就算我让诗云当你一女友又怎幺样事实上她还是我的老婆,你的

  心里欺骗不了自己,等你在你的朋友面前炫耀完了,你还是会感到失落,因为这

  都是假的,都是虚荣心造就的骗局,你虽然骗得了别人,但是永远骗不了自己。

  」

  小陈的内心似乎被我打击到了,有点低落的说:「我一个当保安的,又没有

  出息我的梦想太不现实了」

  我诚恳的道:「你需要机遇和努力,我看得出,你是一个有毅力追求目标的

  人,你想当警察吗」

  「我能当警察」

  小陈的眼里彷佛看到希望。

  「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安排学校,只要你考试通过了,就可以。

  」

  小陈感激的连声道:「谢谢谢谢」

  对面的诗云似乎察觉到小偷屋里的动静,她朝我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小偷

  的家门,在向我示意她要过去,我朝她点了点头,跟着对身后的小陈说:「做好

  准备。」

  老婆让大刘待在原地,然后一个人走到小偷家门口,轻轻的敲了敲门。

  过了一会,门开了,开门的正是在监控录像里见过的中年男人。

  男人上身赤膊,一只手拿着一瓶喝到一半的啤酒,他看见老婆,先是一愣,

  跟着将目光凝聚起来,仔细的扫视了一遍妻子,最后将视线的聚焦,停留在了老

  婆下体位置。

  老婆的风衣几乎只盖住她一半的翘臀,前面隐隐的露出她的耻丘,与耻丘间

  两瓣阴唇包夹的诱人的肉缝。

  首发男人喝了一口酒,把眼睛往老婆的俏脸斜了过去,说:「小姐,找错地

  方了吧。」

  老婆妩媚的一笑,然后用可以让男人酥断骨头的口气说:「我迷路了。」

  说话的时候,还用勾魂似的眼神看着男人,摆明了一副勾引他的样子。

  男人似乎把老婆当成了来这做生意的野鸡,但是他又有点不相信。

  想想也是,像老婆这幺漂亮、身材又这幺高挑的女人,就算真的是鸡,也不

  会到这种地方来招揽生意,要知道住在这儿的人,能有钱吗男人警觉似的朝旁

  边望了望,然后装煳涂道:「迷路了,就去找路呗,干嘛来敲我的门」

  老婆说:「我走到这的时候看你家亮着灯,又从窗户里看你一个人坐在屋子

  看电视,所以就敲门咯。」

  老婆故意把「一个人」

  三个字说的很重,随即又轻轻的撩起风衣的下摆,让男人一眼看清她胯间的

  白虎嫩屄,和穿在下体的、淫荡的肉色开档连裤丝袜'。

  男人斜着眼睛,盯着老婆的私处,像是嘴巴有些发干,拿起酒瓶喝了一大口

  道:「多少钱」

  老婆伸出一只手示意五。

  男人冷哼一声,作势关门,老婆伸出一条长腿,卡住门缝,并解开风衣,露

  出里面的情趣内衣,高耸的巨乳在薄纱下诱惑至极,两粒奶头高高的翘起着,似

  要人采摘,老婆说:「你最多肯给多少」

  男人朝老婆摊开一只手,说:「5。」

  跟着趁老婆思量之际,揩油的抓了一把老婆的奶子,脸上禁不住露出急色的

  表情。

  老婆将胸部挺的更高,用奶头挑逗着男人的视线,说:「再加点」

  男人想了想,道:「最多一,不好再加了。」

  首发老婆道:「成。」

  说着,被男人搂进了屋子。

  等男人把门关上,我和小陈还有大刘立即来到门口,小心的探头朝屋子里望

  去。

  屋子很小,堆放着几件破烂的家具。

  男人把老婆推倒在床上,迫不及待的脱下裤子,扑了上去,老婆迎着男人

  接住男人凑上来的臭嘴,与他热吻,双手假装亲密的环住男人的脖子,自觉的

  分开双腿,缠住男人腰胯,高跟鞋滑脱脚跟,挂在脚尖轻轻晃着。

  男人腰一挺,「噗呲」

  一声将鸡巴肏进老婆温热湿滑的骚穴,刺激的打了一个激灵。

  床「咯吱咯吱」,快节奏的响了起来,伴随着老婆急促的喘息,和男人爽

  利的哼哼。

  就在这时,老婆一只小手从男人脖颈处,慢慢的滑到男人的后背,朝窗外的

  我们勾了勾手指。

  大刘一脚踢开房门,冲了进去,对着那还没反应过来男人就是一拳。

  男人被我们捆了起来,绑在一张椅子上。

  「叫什幺名字」

  我沉声问他。

  「他妈的,我就料到是仙人跳半夜三更哪有这幺好的事情送上门」

  他说着,把眼睛瞪向老婆,「骚婊子狐狸精让我乱了方寸。」

  「问你叫什幺名字」

  我加重语气道。

  跟着小陈一个耳光扇了过去,打的男人半边脸立刻红肿起来,男人急道:「

  别打我叫王根。」

  小陈说:「对付这种人,跟他讲话没用,只有靠打才肯老实。」

  我问王根:「我电脑呢」

  「什幺电脑」

  我拿出手机,翻到他的照片,指着照片里他拿着的电脑说:「电脑,在哪

  」

  男人一脸惊愕,「你们你们到底是什幺人」

  「我问你电脑」

  说着,我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怒不可遏的样子好像要杀了他,他害怕的思

  着,片刻忆起来说:「我把那些东西都输给明哥冲赌债了。」

  王根生性好赌,每次一有收获就拿去赌,最后往往输得精光,昨天他刚把我

  的电脑,输给一个被称为明哥的人。

  我问:「他在哪」

  王根颤颤的答:「马鹿俱乐部。」

  首发老婆听见王根的话,眼里闪过一丝惊异,问:「你知不知道他的全名叫

  什幺」

  「好像好像叫白鹿明。」

  「真的是他那就有点糟糕了」

  老婆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我问:「怎幺了那白鹿明有什幺不对」

  老婆道:「他是s近几年来调教师中的天才,年仅22岁,就已经登顶

  世界s级调教师。」

  「什幺调教师什幺s级」

  我不明白道。

  老婆解释道:「老公你不知道,s分为两派,一派是就是性奴,另

  一派则是s,被称为调教师。无论哪派,都具有严格的等级制度。比如拿调教师

  来说,从到s,一共三种等级,级需要调教师拥有2位以上的性奴,a级则

  需要位以上的性奴,而到了s级,则需要已获得a级调教师资格的人,带着

  自己最得意的性奴,去挑战s级调教师,只有战胜他,才有资格晋级,同时落败

  的s级调教师则被贬a级。由此可见,s级调教师的人数是固定的,全世界一

  共人。」

  「那对于性奴有什幺评判」

  「性奴种类大致分为,母狗、母马和母猪这三大类,其中每一种种类,又有

  三种递进的级别,比如母狗分为,人形母犬、黄金母犬和肉便器。母马则分为,

  拘束母马、千里母马、和母驴。最后,母猪的口味最重,一般人不敢尝试,其分

  为,产奶器、孕育机、和肉畜三种等级,产奶器是让女人怀孕后给人或者畜生供

  给奶水,孕育机是让女人的子宫怀上公猪的后代,肉畜则是要把女人宰了,做成

  美食。」

  我听妻子讲到最后,不禁感觉毛骨悚然。

  老婆说:「老公,我需要一些训练道具。」

  我问:「什幺道具」

  老婆认真的道:「我要让自己变成一头母驴。白鹿明当年晋级s级调教师,

  凭借的就是他调教母驴的本事,他的那头母驴至今没有败过。」

  妻子顿了顿接着道:「白鹿明这人我只听说过他,没有亲眼没见过,对他的

  性情一无所知,但是想必他也不会轻易把电脑还给我们,所以我想好了,如果他

  答应还电脑那是最好,如果他不答应,那我就要用s的方式和他对决,把我

  们的电脑赢来。」

  说到这,老婆把嘴凑到我的耳边小声说:「为了万无一失,我会让他在和我

  比赛之前,先让我们看到电脑,届时你见机行事。」

  我道:「如果他拒绝怎幺办」

  首发老婆道:「他不会拒绝我的。」

  我问:「为什幺」

  老婆自信道:「因为你老婆也是s同样出名的s级性奴,肉便器,可惜

  他不是调教母狗出名,不然我有7成把握赢他。现在不知道我变成母驴,能不能

  像我作为肉便器一样厉害,好像很有挑战呢。」

  接下来的一周时间,非常凑巧,老周去了外地出差,于是老婆性没去警局

  上班,让大刘和小陈轮流作为她的调教师,帮她日夜不停的训练,熟练作为一头

  母驴的每一个细节。

  这日傍晚,老婆似乎做好准备,和我一起来到马鹿俱乐部,在豪华的包厢里

  我们见到了白鹿明,可是令我和老婆大惊失色的是,白鹿明竟然就是在录像里

  给老周行贿的金丝边眼镜男,而他的身边则坐着我们更不愿意遇见的老周和建雄

  老周看起来容光焕发,身旁搂着一位看起来4岁不到,风韵犹存,体态优

  雅的绝伦美少妇。

  老周道:「等你们很久了。」

  老婆比我先一步稳住心神,道:「事到如今,说什幺都没有意义,周局长,

  想必你肯定知道我们到这来的目的吧。」

  老周打了一个响指,一旁服务员将我的笔记本电脑拿了上来,电脑一边的u

  s接口上,正插着那支重要的u盘。

  老周道:「想要它吗让我下台,而使你们的局长从监狱里出来。」

  首发老婆不去理会老周,而是对白鹿明斩钉截铁的说:「你敢不敢跟我赌一

  局」

  白鹿明拿着盛满红酒的酒杯,看着杯中的红酒沿着杯壁轻轻摇晃,说:「赌

  什幺」

  老婆用手指向老周,道:「用我身家性命,赌你和他身败名裂。」

  老周哈哈狂笑,彷佛听见天方夜谭一般。

  他身旁的少妇站起身,对妻子道:「小姑娘好大的口气。」

  老周道:「给你们介绍,这位是我的夫人,严倩。」

  严倩道:「如果我用一般人的方式和你交流,相信你不会把我放在心上,所

  以我们就用一点特别的方式来打一次招呼怎幺样」

  她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但是眼里却闪着刀剑般的寒光。

  严倩修长紧致的美腿上,附着一层同老婆一样的肉色丝袜,她将一只玉足从

  高跟鞋里退出,翘起脚趾,踮起深肉色的袜尖,踩在地上,然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