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是个(1/2)

加入书签

  雷凡没细说章路的情况,夏侯晋满心里也就只是想着夺回江山,这其中,忽略了不少的东西。》し

  罗叶刚从夏侯晋的房间退出来,就被雷凡给拉到了远处,眼神望了屋子一眼,低声问:“怎么样?”

  罗叶叹了一声,摇了摇头。“他又问起夫人的事儿,我觉得再多几次,我可就守不住那些事儿了。”

  “不成!你必须瞒着!”

  雷凡的声音陡然高了两度,又慌忙的闭上了嘴巴,警告一般的盯着面前的罗叶。

  “好在主子现在没想着那个女人的事情,她毁了主子的一个江山,难道你还要再看着主子将到手的江山再丢上一回?”

  雷凡的担忧罗叶不是不懂,只是他虽然是在后面才认识李瑜,却比雷凡要了解李瑜。

  越是这样,心里就越发的愧疚与担忧。

  “可是夫人,奚楚”

  “那不关你的事儿!”雷凡狠了他一眼,冷笑道:“奚楚对她的疼爱可不是我们看见的这么浅薄,她的性命定然无忧。你现在需要担心的,只有主子跟章路的身体!”

  罗叶张了张口,最后只是砸砸嘴巴,干巴巴的问:“那孩子”

  “没有孩子!”

  章路醒来时,燕儿正在一边擦着红肿的眼睛。见他醒来,再顾不上脸边的泪水,扑在他的身上哇的就哭了出来。

  软塌上正熟睡的虎子听见动静,迷糊的睁开双眼,见自己爹爹已经醒来,也跟着娘亲放声的哭了起来。

  雷凡与罗叶听见声响,忙着往那边赶去。冲进屋子之后,第一句话便是让燕儿住嘴。

  燕儿后知后觉,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眼泪却是再也止不住了。

  虎子倒是不管不顾,自己哭着自己的。刚醒来的章路还没捋清楚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就见雷凡一脸沉重的走到了自己的身边,沉声道:“你现在只管好好养身体,其他的事儿,不必不想。”

  章路望着满满一屋子的人,最后将目光停到了自己妻子身上。

  “这都是怎么了?我不还好好活着么?”

  燕儿终于是没忍住,挺着肚子的跌坐在了地上,将床上的章路,一边的罗叶吓了个半死。

  罗叶将她扶起,见她隐忍着伤痛,唇口都被牙齿给咬得苍白快要见血了,忧心的悄悄拉了拉搀住的手臂。

  燕儿会以,松开了苍白的唇齿,冲着床上的章路淡然笑笑。“没事儿,我就是太担心你了。”

  章路神色微凝,半刻才悠悠说:“燕儿你带虎子先下去,我有些事情要跟雷凡说一说。”

  燕儿重重点头,还真的就带着一抽一吸的虎子出去了。

  妻儿刚走,躺在床上的章路便一把掀开了身上的缎被,抬头看着自己消失的右腿,失声笑了起来。

  罗叶雷凡只当他是太过悲伤,相互对望一眼,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谁知章路笑够之后,却沉着冷静的对两人说:“只是少了一条腿而已,值得!我记得我将新帝的人都堵在了地宫的三层,照着那图纸,机关该是只能从里头打开。地宫塌了的那一刻,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燕儿了。如今我还有性命,甚好,甚好!”

  雷凡算是与章路熟知许久,见他这副苦中作乐的模样,心里也难受的厉害。

  罗叶只想要快些解除这难堪的气氛,可又粗鄙不懂得怎么在这种情境里周旋调解,只能跟着章路呵呵乱笑。

  “能保住性命就好,能保住性命就好!”

  章路神色有些黯淡,终是叹了一声。“唯一可惜的,便是将来我怕是再也不能上边关,保家国了。”

  雷凡狠狠瞪了罗叶一眼,闷头在一边不讲话。罗叶不敢再乱说话,也只得跟雷凡一样的闷头不讲话。

  章路见他两人都是这般模样,不由的又笑了起来。

  “对了,主子呢?夫人陪着?”

  两人神色一怔,脸色变得沉重了起来。章路察觉出不对,眉心皱紧,急忙问:“出了什么事儿?雷凡你怎么不在主子身边护着?”

  雷凡是真心的钦佩章路,一个心心念念想要再上战场杀敌的勇士,如今缺了一腿,本是最难过的时候,而现在的他,却只是想着自己主子夏侯晋的安危。

  “主子没事儿,是那个女人”

  章路一愣,傻傻问:“她没在主子跟前伺候?是肚子里的孩子出了什么事儿?”

  雷凡沉着脸不说话,罗叶只能叹了一声,说:“她被奚楚给带走了。”

  “什么?”章路忙着用手肘撑着床榻,想要做起来。奈何腿上的剧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