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章(1/2)

加入书签

  97

  如果以现代化地球村作为标准,那么,我的家乡燕城就是一座孤岛。

  这里固守着传承了几千年的传统。

  婚俗就是其中一项。

  五爷爷特别交待过,既然来了燕城,就要按照燕城的规矩来做,新婚男女双方在婚礼前不能住在一起。其实按照严苛的制度,男女双方甚至不能见面,但是现在毕竟是201x年了,时光不能倒退,不然,我以为五爷爷甚至会让我住在他儿子远在bt城的另外一个屋子里面,到时候婚礼举行的那一天,一行黑色的婚车会绕城一周,然后在我把接回来。

  于是,我住在五爷爷划分的小院中。

  勋世奉,……,嗯,他住在我隔壁的院子中。

  晚饭过后,我甚至去找他一起看了一会儿书,这才慢慢踱步回来。

  他送我。

  于是,我们在我的屋门口say goodbye。

  我进屋,他离开。

  早上起来,我收拾停当,到前面大厅陪五爷爷吃早饭,勋世奉已经处理了1个多小时的公事了。

  “今天来的亲戚比较多。”五爷爷戴着老花镜正在看报纸,他问我,“小艾啊,你最近看新闻了没有?”

  我点头,“看了,不过我更喜欢看电视剧,就是中央台的。”

  “哦?”五爷爷老花镜落了一下,挂在鼻梁上,“感觉怎么样啊?”

  我,“特别长见识。”

  五爷爷折上报纸,他饶有兴致的看着我,“哦,说说,我听听。”

  保姆给他端上一碗大米粥,几种加入豆腐和全麦粉的中式糕点,还有一份煎鸡蛋,同时给勋世奉端了一份烤吐司和咖啡。我的早餐是大堂哥临上班前特意交代他们到临近的村子里面购买的煎饼果子,并且加的是薄脆,还有放入油辣椒和韭菜花的豆腐脑。

  勋世奉坐在我左边。

  我用右手,他用左手,我们两个人吃饭的姿势正好对称,胳膊不打架。

  “……”

  其实,我就在中央台放这部戏的时候看了两眼,本来想着能不能比照着也写一个正统的本子,但是发现,这种剧本对于编剧能力的要求已经远远超过我个人的能力,其中为尊者讳的春秋笔法更是登峰造极,我根本没有办法掌控这类故事,于是,只好放弃。五爷爷要是问我有什么长见识的地方,我只能说,……

  “1977年恢复高考,考了两次。”

  五爷爷,“……”

  “那个年代的大学生居然一毕业政|府直接给分配工作,根本不用自己竞争,太强悍了。”

  “这样?”我左手边的勋世奉忽然说了一句,“很像2008年美联储注资摩根大通与通用电气一般,无论情况多么糟糕,纳税人也会接盘。”

  五爷爷,“……这个,……,小艾,老四说什么?”

  我给他解释了一遍,“嗯,就是说,不管77年考上大学的那些毕业生的质素多么糟糕,政|府还是保证他们的饭碗,但是政|府不是盈利部门而是行政部门,所需要的资金全部来自纳税人,哦,我不知道咱们这里是不是这样,至少在美国是这样,于是到最后,就等于是纳税人给这些毕业生提供了铁饭碗。”

  “不对!话不能这样说。”五爷爷义正词严的说,“那个时候同现在可不一样,十|年|浩|劫之后,人们都渴望上学,渴望受教育,那个时候有一个上学的机会那是拼了命的读书。那一拨的毕业生比现在的大学生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我听完,想着要不要再给勋世奉翻译一遍,我是换一种中文的说法呢,还是用英文说呢?

  随后,勋世奉说,“为什么1977年恢复高考?1977年之前,中国没有人接受高等教育吗?”

  五爷爷摸了摸他可爱的白发脑袋,“这个……小孩没娘,说来话长。十|年|浩|劫啊,……”

  后面,五爷爷简单的把当时的历史说了一遍,不过,五爷爷为尊者讳使用春秋笔法的能力更加雄厚!我听了,马上就明白了,但是其实五爷爷似乎什么也没有说。

  “explainin english, please ” 勋世奉对我说。

  我又用英语说了一遍,不过,我没有五爷爷那种功力,于是就用我在剑桥遇到的一位读中国研究学位的姐妹的观点大致给勋世奉科普了一遍。

  五爷爷听我说话,来了一句,“老四啊,你看,越是有本事的男人,越要娶个好老婆。不然啊,诶,……”

  他老人家又来了一句,“还有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