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节我哥和睿延已经分开了(1/2)

加入书签

  钱泰熙还是呆呆的站在雪地里看着程睿延越走越远,仿佛回到了两年半前和程睿延分手的那个时代。再一次又失去,那便是一切它又回到原点,傻看着迎着风就这程睿延一起把自己的灵魂带走,想去追却只能笑着哭着看她越来越远。。。。。。

  记得有句话是这样说的,当我们买不起幸福的时候,我们绝不应该离橱窗太近,盯着幸福出神

  “可能,这样的我们,这时的我们,还要不起幸福吧!”钱泰熙喃喃自语

  自从那一天开始程睿延就再也没有上过班,辞职信也是朋友帮忙带来的,东西是陆时宇帮着收走的,试着去她家找她,程爸爸和程妈妈却说她去了朋友家,电话不接,短信不回

  钱泰熙也索性不去找她多少次告诉自己一切都不同了。但只要一看到她的办公室,桌子,沙发。。。每一处都有过她的痕迹,闭上眼又似乎回到了那个任劳任怨的助理时代

  轻轻靠在她曾坐过的椅子上,手搭在桌子上,钱泰熙看着那一堆未做完的文件不禁笑出声来

  “睿延,有多少次我以为拥有了你,可你却还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你是去哪里呢?”轻声说着眼睛却又酸又胀,没有流出泪来

  后来,钱泰熙竟趴在程睿延的桌子上睡着了,还做了一个好甜蜜的梦,他梦见程睿延回来了,还对他说她还要做的他的助理,可是当钱泰熙想牵钱程睿延的手时,程睿延却慢慢地消失了,后来就只剩钱泰熙哭着从梦中醒来

  其实,一切都没变,什么都没变,还是只剩钱泰熙一个人,还是没有程睿延的存在。于是,钱泰熙就开始找啊找啊。却怎么也找不到

  但是。钱泰熙有一点改变了。那个花花公子不见了,只不过比以前颓废了点,也罢,算了,就只能。。。这样了。虽然,他不再那么花花公子,可是她却变得比以前还冷酷,似乎只有这个词才可以正确的形容他,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程睿延。谁都知道。他钱泰熙是为了一个叫程睿延的女孩,谁都知道他钱泰熙为了程睿延有多痛苦。谁都知道,他钱泰熙为了程睿延做了多少改变。他们曾经也相爱过,也快乐过,也幸福过,但只是在曾经

  一杯一杯的酒被灌下肚,一点一点的思念被掏空,钱泰熙已经说不出来到底是第几个晚上被酒精强压入眠的晚上了。痛苦被时间一点一点的啄掉。剩下了只有无尽的哀伤

  “睿延。。。睿延。。。”哭喊着冲出门,想要寻找她却忘了自己不知道她住在哪里,于是,又是一夜的徒劳。后来,索性坐到地上,被天气冷得发抖就用手抱着自己

  “泰熙?泰熙?”

  出去玩的陆雅舒回来就看见钱泰熙在角落里冻着

  “你。。。你是谁?”

  “我是雅舒啊,你怎么了?你还好吧?”陆雅舒想把他给扶起来却不料被他推倒在地

  “什么。。。雅舒,我只要我的睿延。。。睿延。。。睿。。。延”机械的重复着睿延的名字,眼泪也掉在地面的雪上一下子被吸收

  “喂。泰熙,你还好吧?快回家去吧,睿延不在这里”陆雅舒拍拍钱泰熙的后背

  这样子的钱泰熙她还是第一次看见,就算是颓废花心好了,但也不见得会是这个样子,这样子的钱泰熙不像他,更不是他

  “回家?那睿延在我家吗?”醉醉的抬起头摇晃着看着陆雅舒,这才发现钱泰熙满眼通红,脸却白的吓人

  “泰熙,你没事吧?”陆雅舒有些担心的问到

  “我问你睿延在没在我家?我爸睿延弄丢了,我找不到她了,她在哪?在哪啊?”踉跄着起身离开,陆雅舒想跟上去却被钱泰熙甩开,只好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不禁红了眼眶

  程睿延离开了,钱泰熙也无心工作了,曾经跟着陆时宇去程睿延家找她,却总是没有她的身影

  钱泰熙还是一次次的用酒精麻痹自己,用冲动换回悲伤。

  陆雅舒正走在街上,天有些黑,但还依然呢个分辨出来自己的正前方地上所躺着的人

  “泰熙!”急忙冲上去扶起他,又是一身酒气

  陆雅舒试着拍拍钱泰熙的脸却被他反抓住:“你是雅舒对不对”

  “泰熙,你怎么了?有事吗?”陆雅舒还是拍打着他的脸

  “你带我去找睿延好不好?,你能不能带我去找睿延”眼泪毫无征兆的流了下来,死命的握住陆雅舒的手:“带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