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永远不要离开我(1/2)

加入书签

  然后又开始缓缓地说道:“而陆家没有我一样也生活了20年,可是程家没有我,别说20年,就是2天,那都将是度日如年,叔叔阿姨至少还有时宇和雅舒,可爸爸妈妈除了我什么都没有,如果我离开,叫他们怎么活啊?

  听着程睿延的解释,程爸爸和程妈妈都掉下了泪,他们没有有想到程睿延会这么为他们着想,20年来,他们真的没有白疼程睿延

  既然程睿延都这么说了,陆家父母也不勉强了,虽然决定程睿延还住在程家,但每星期必须要来这边一次一起吃饭,而且要改口叫爸爸妈妈,最重要的是,以后不能姓程了,哪怕不能叫陆璐,也要叫陆睿延。不过,大家都还是习惯叫她程睿延,毕竟,那个名字叫了那么多年,已经很难改了,况且,什么名字不名字的,只要有心就好了

  这些提议还算可以接受,程爸爸和程妈妈都知道,这认祖归宗都是应该的。改不改姓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心意

  自从那次医院一别以后,陆雅舒由于还在赌气,一直没有看苏和,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说不担心,那只是给自己找的一个借口,其实,心里还是挺惦记的

  这天,陆雅舒也没有通知大家就去了医院,到底还是低不追心里的惦记

  楼梯拐角处,看着苏和慢慢的拎着一壶水很吃力的往前走,陆雅舒从心底梦升起一股罪恶感

  明知道他暂时还不能自理,明知道那天他只是很单纯的和钱泰熙在吵架,明知道他那些话只不过是在被激怒以后说的,可自己为什么还是做事不经过大脑,让苏和自己承担这一切呢?当初不是说好了她来照顾苏和吗?

  本来,程睿延是打算上前帮苏和的,可却忍住了,她跑开从另一边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苏和的病房

  苏和的病房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了。可想而知,苏和过得并不好,陆雅舒红了眼睛,从自己买来的水果篮里拿了一个苹果削了起来,一边削还一边掉眼泪。点眼泪是因为心疼苏和。掉泪,也是为之前之前的任性自责

  听到门外有脚步声,陆雅舒赶忙擦掉眼泪。装作若无其事的削着苹果

  起先,苏和倒没注意病房里有人,他把水壶放到地上。然后又回到病床上,他这一系列动作都是低着头干的

  直到陆雅舒叫他,他才抬起头:“你来啦?”

  听到这句话,苏和猛地抬起头,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陆雅舒,眼里也说不出是什么意思

  “你怎么来了?”苏和说的很平静,可心里都激动死了

  话说苏和那天说完就后悔了。她也怨恨自己为什么沉不住气,他承认她是因为和钱泰熙吵架怒气没处撒才拿陆雅舒出气的。实际上,对陆雅舒的感情,苏和本人都不知道是什么样子的,是友情,但感觉还比友情多那么一点点。是爱情,以他和陆雅舒的交情,现在谈爱情还有些早,还没有到爱情那个地步。所以,在陆雅舒说出对他的感觉后。他才会那么不知所措。苏和人长的帅,也不是第一次听女生对他表白了,可以往他都是脸不红心不跳的拒绝,可这次面对陆雅舒,他虽然是拒绝了,可心里却挺难受的。他隐约的也知道了,对陆雅舒是不一样的

  “我。。。我只是在想,我当初既然已经答应要照顾你,我就一定要做到,况且,半途而废才不是我的风格”陆雅舒总算为自己找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总不能把事情告诉他,说是因为担心他才来的吧!但又怕苏和像上次一样那样说那些讨厌的话拒绝她,末了又加了一句:“不过,如果你当真不用的话,我就去做别的事了”

  苏合议庭陆雅舒要走的意思,有些急了:“你就那么狠心的把握自己一个人放在这里,你有什么事你就忙着点吧,你知不知道我每天打水很难得”

  陆雅舒心中一喜【就知道,他还是需要自己的】

  他把小号的苹果递给苏和,苏和也很好意思的收下,又拿起苹果笑起来,准备自己耶也一个来吃

  看着低头削苹果的陆雅舒,苏和第一次感觉到陆雅舒认真起来是那么美,和程睿延出奇的相似,如果能和她在一起,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这样,信念,在心中萌芽。。。。。。

  感觉苏和盯着自己看,陆雅舒很从容的对上苏和的眼神

  “你。。。你看我干吗?”陆雅舒不好意思的又摸摸自己的脖颈

  也许是知道了这样子不好,苏荷很迅速的移开了眼神

  “只是觉得你刚才低下头的样子和睿延很像”

  苏和刚说完就后悔了,他知道陆雅舒一定很忌讳苏和提到程睿延

  没想到陆雅舒却笑了起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