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兄妹(1/2)

加入书签

  若寒抬头看时,不觉一怔,竟然是自己一直想找的钟浩剑,他怎么会來这里,而且还带着这么多的人,看样子不是和乔家有什么关系。

  她看着钟浩剑从车子上下來,然后绕道另一边的车门前,毕恭毕敬的打开车门,显然车子上还坐着另一个身份重要的人。

  清若寒和在场的人都不在吵闹,而是注视着这一对人马,不知道他们是在做什么的。

  从钟浩剑的手边,走出來一个人,穿着中式的白色上衣,身体微胖,目光深邃而严肃,沒有人能够猜得透他现在的心思。

  清若寒一看,不是钟莫言吗?

  他怎么会來这里,而且钟浩剑还一直跟在她的身边,显然是有意的在保护她。

  钟浩剑啊钟浩剑,你怎么可以这样执迷不悟,连自己的仇人都不认识,而且为钟家出生入死这么多年,简直是被钟莫言玩弄在股掌之下而不自知。

  清若寒不觉有些气愤的看着钟浩剑,而钟浩剑显然也看到这边的人,目光扫过众人,从清若寒的面前匆匆而过,好像并不认识她。

  清若寒张了张嘴,好像喊住他,不让他走,告诉他他身边的这个人呢就是自己的仇家,而她就是他的亲妹妹。

  但是眼下这种阵势,清若寒能说得清吗,钟浩剑会相信吗,钟莫言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清若寒的目光灼灼的盯着他,然后从他的身上有移到钟莫言的身上,他看着钟莫言朝着后面的一辆车,一挥手,几个小弟马上抬着一个用白布包裹的东西上來,从哪个东西的轮廓看,应该是个人。

  但是会是谁呢?

  是谁死掉了而且还要钟家如此兴师动众的來殡仪馆。

  但是看着阵势应该不是一个普通的小人物,既然钟莫言都亲自來了,看來也是应该有身份的人才对。

  清若寒不禁有些好奇的走进了几步,几个小弟将白色的布袋放在另一个宽大的床上,然后钟莫言示意钟浩剑,好像是要钟浩剑做什么。

  果然钟浩剑一步一步走进被包裹着的人,然后亲自将这个人交给了这里的火化师。

  但是也就在这个时候,清若寒却是真真切切的看到布袋里的人动了一下,好像是他的头,显然这个人还沒有死,但是为什么呢?

  平时有人來这里,既然是死了的人,又何何必要蒙着布袋,不让大家看到他的脸呢。。

  很显然,这个人并沒有死?

  但是对于一个沒有死的人钟莫言这是要将他活活烧死吗?而且是要钟浩剑亲自动手?

  清若寒不禁打了一个冷战,难道这个人是清凯诚,是自己的父亲。

  钟莫言沒有找到魏黛欣,然后害怕事情败露然后要杀人灭口,而且还有让钟浩剑亲自动手。

  钟莫言,太狠毒了。

  但是眼看着钟浩剑就要亲自将这个人送进去,清若寒不禁大喊一声:

  “钟浩剑,请等一下。”

  所有的人都怔住了,也许大家有人也已经看出來,这里面一定有问題,而钟浩剑听到声音回头看到清若寒时,微微一怔,显然他刚才并沒有发现清若寒就在这里。

  也许是他心里在想着事情,所有并沒有留意周围的人呢,而此时,让清若寒突然喊停的时候,钟浩剑十分的诧异。

  “若寒,你怎么在这里?”

  自然上次钟浩剑的不辞而别,现在他一心一意的想博得钟莫言的信任,所有不再跟清若寒联系,因为他知道,钟莫言其实并不希望看到清若寒。

  而就在这时,清若寒却突然出现,而且阻止他的行动。这样钟浩剑为她感到担心。

  毕竟这么多人的地方,并不适合清若寒和他见面。

  “钟浩剑,你袋子里的人是谁?”

  钟浩剑被她着突如其來的疑问,表示很无奈,毕竟这袋子里的人是谁,他不但不能说,而且也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大庭广众之下,钟浩剑在钟莫言面前怎么敢轻易的泄露钟家的秘密。

  “你别管,赶紧走!”

  钟浩剑无奈之下只好示意她离开,不然钟莫言是不会放过她的,而且自己的计划也会因此受到影响,但是清若寒看到他这样神神秘秘的样子,却是更加的疑惑。

  “这里面是不是我的父亲清凯诚?”

  清若寒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毕竟她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題,而且她也故意说的是我的父亲而不是我们的父亲,自然是忌惮钟莫言在场。

  但是钟浩剑听到她的话,不由的一怔,还沒有來得及说话,早有钟莫言在旁边做了一个挥手的动作。

  “清若寒,你连我们的家事都要管,是不是不想活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