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我名饕餮(1/2)

加入书签

  历来许多君王都喜欢皇城都郡建立在领土的最北边或是正中央,前者寓意着坐北向南的兴旺之风,而后者则是为了居深宫之内而拥诸侯天下的沉稳。

  气运已达巅顶的龙族宫殿并没有这般择地而建,反而是将皇城建在领土之内的最南端,宫殿也建造在皇城最南边的巨峰之上。

  龙宫所在的是魔兽领土最南端,也是整个囚界的最南端。如果视线足够开阔的话,在这里,可以一览整片大陆!

  这便是龙族的野心与骄傲,他们相信有一天整个囚界都会是他们的天下。

  皇都九龙城。

  随着加冕盛宴开幕在即,大批大批的魔兽犹如过江之鲫涌入城中。

  短短数月之内,城里的传送阵已经接收了超过两百万名参与盛宴、观摩加冕典礼的魔兽。加上其余并非坐传送阵而至的,初略统计已有五百万之数!

  哪怕皇都再繁荣强盛,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容纳再多的外来者。

  所以,耀光再度亮起的传送阵内,将是今日盛宴开幕之前接纳的最后一批魔兽。

  有幸赶上最后一趟参加盛宴的魔兽,在一踏出传送阵后,便迫不及待地朝龙宫方向奔去。每一次龙族举行的加冕盛宴上,都会出现不少好东西,去晚了可就要错过机会。

  只要是到场的任何一个魔兽,最不济都能够分到一块美味的肉食和一杯灵酒。最幸运的,甚至能得到龙王亲赐的一场造化!

  清点确认完这最后一批外来入城的魔兽,守卫们彻底关闭了传送阵,也跟着赶去龙宫现场。

  没谁注意到,人群中一只白色獒犬也是朝着龙宫方向走去,只是它一步接着一步。不疾不徐。与周围匆匆流动的人潮相比,显得格格不入。

  ……

  龙象宫。

  身为现任一族之帝的龙皇九岐,本应在盛宴之上举杯邀群雄受尽敬仰膜拜的他,此时正毕恭毕敬地俯首站在王座一侧。

  座位上的苍发老人,是上一任龙皇九离。

  二者脖子两侧分别长着四颗婴儿拳头大小的肉瘤,上面能依稀看见与主人面貌相同的五官。

  这八颗让人毛骨悚然的肉瘤。便是当今魔族之中最强大一脉“九头龙”的象征!而肉瘤上八种颜色不一的点缀,则是代表了龙皇的血脉。

  “爹,你找我?”

  虽然九岐才是现任的龙王,但是在九离面前,他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且不说父子辈分硬生生地摆在那里,单凭九离境界上比自己多出的那两颗太阳星,就足够九岐望而生畏!

  那可是无限接近“天主境”的高阶“阳境”啊!自己的那点低阶“阳境”实力,在父亲面前,恐怕连热身的价值都没有!

  面对九岐的诚惶诚恐。九离并没有太多的意外,只是半眯着眼睛,淡淡问道:“黄龙郡一事,你可知晓了?”

  仿佛早已猜到九离的问题,九岐连忙答道:“儿臣知晓。昨日有属下来报,我便立即派出心腹九将带领一万龙军赶赴边境彻查此事!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

  “很快就有结果了?竹凤昨天晚上便从黄龙郡回来将大致的情况与我说了,你的快是有多快?”

  闻言,九岐连忙把身体压得更低。额头冒着细如雨丝般的冷汗,一个字也不敢说。

  老人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爹不是怪你。不能感应事发迅速采取措施,是你修为不到。你是爹九子中最为看好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够不负我所望。龙族的重担可不是那么好扛!”

  “是。”

  九岐暗暗松了一口气,父亲的脾性手段他一清二楚。

  当年那一辈争夺龙皇之位,他父亲眼都不眨便杀光了所有威胁到他夺权的兄弟,独嫡上位。狠辣无双。正因为自己继承了父亲这股狠劲,天赋也不错,才顺利继承龙族圣物,而后登基为皇。

  “据竹凤所报,黄龙郡完全被夷为平地……不。应该说是完全从这世上蒸发消失,连一砖一瓦都不剩!你说说,此事会是何人所为?”

  九离的问话,哪怕是毫无头绪,九岐也得硬着头皮回答:“依孩儿所见,此事可能是矮人一族或是西边那群鬼怪污物所为。囚界之中,能够与我魔兽一族媲美的,就只有矮人、妖精和鬼物三族。妖精的法术虽然玄妙无双,却断然没有这种力拔河山的霸道气势,所以首先排除他们。其次是东方的那些矮人,他们天生怪力无穷,其中佼佼者的肉身力量完全能与我龙族并肩,短时间内毁灭一座城池不在话下!但是要做到滴水不漏,不留下半点痕迹,凭那群蛮子的粗鲁个性,恐怕也是不太可能。最后便是那西边的鬼物,它们通幽冥灵之术极是了得,若是布下阵法,眨眼间挪移城郡并不是不可为之。所以孩儿认为,此事西边的鬼物嫌疑最大。”

  老龙皇九离听完后没有肯首也没有摇头,不置可否道:“确实如此,妖精之玄,矮人之力,鬼物之诡……若依你的分析而言,此事应是西边的鬼物所为。但是,你是否想过,若是一个能够瞬间把一座郡城连同里面的生物挪移走的鬼物大能进入兽族领地内布阵,我会毫无感应?”

  九岐闻言一惊,猛地抬起头:“爹,你的意思是……是我族魔兽所为?!”

  “能够有此能力的魔兽绝不可能逃出我布下的暗桩不泄露半点风声,而且他们的能力我也清楚,事后绝对会留下蛛丝马迹!”九岐立即就否定了这个猜测,他能接受外敌的入侵,却不能接受龙族在魔兽中的霸权被挑衅。

  “哼!蠢货!难道你认为龙族的血脉真的就是魔兽之中最高等的了?!”九离一拍龙椅,怒斥道。

  九岐刚想反驳,一个念头却忽然从他脑海中一闪而过:“爹,你,你是说……吞天一脉?”

  九离重新闭目不语。算是默认了这个答案。

  “不可能!”九岐摇摇头,“当年我亲自带军血洗吞天一族,三万吞天兽尽数杀光无一幸免!”

  “无一幸免?”九离不屑冷笑,“那颗随意开关囚界通道的‘吞天珠’你可有在任何一个吞天兽身上找到?那三万吞天兽中,你可有寻到一个拥有皇族血脉的尸体?”

  九岐脸色微变,却依旧坚持道:“就算是有吞天余孽侥幸逃脱。但是万年前的吞天大王已经耗光了一族血脉气运,后裔修炼到顶也就是高阶灵兽而已!想要吞噬包括重甲土龙一脉在内整座黄龙郡,没有突破‘月境’如何能做到?”

  九离睁开眼睛,微微坐正了身体,摇头道:“你错了,当年吞天一脉尚未没落的时候你还没有出生,不知道他们的吞噬天赋有多么逆天篡道!一个小小的黄龙郡,当年任何一个突破高阶星境的吞天兽都能做到,更何况是吞天一脉中的皇裔?而且。你真认为吞天一脉已经没落到那种地步,没落到你带着八百心腹一晚屠戮就能杀光三万吞天族人?无知!哪怕那三万吞天兽全都只是‘筑灵兽’,一个踏入灵境的灵兽都没有,凭借你当时仅有的中阶星境的修为,就是再杀上个一天一夜也杀不完!若是我猜得不错,当时三万吞天兽全都是已经没有半点灵力的活死尸了!你告诉我他们的灵力上哪儿了?都被狗吃了么?!”

  九岐面色惨白,一个字也吐不出来。但他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那三万吞天兽的灵力已全部转嫁到漏网的吞天皇裔身上,他们自杀式的赴死只是为给后者逃亡争取更多的时间和制造吞天一脉已经没落到最低谷的假象!

  能让整个吞天族牺牲。目的更是显而易见——报复龙族!

  还真够狠啊!

  “可是……吞天兽突破星境化形必会引动天地异象,我们不可能感觉不到吧?”九岐依旧不死心。

  “那若是他愿意忍受剔骨之痛。千年不化形呢?”

  “若是他不化形,吞天皇族身上血火色的巨鳞标志也会被发现……”

  “那若是他愿意忍受剥鳞之苦呢?”

  “我们魔族土地上每一座城池、甚至每一条村庄上都挂有吞天兽的尸首,专门派人暗中盯梢。我下过死令,但凡有魔兽对此流露出丝毫异样感情便立即由龙族子弟亲自追捕,拷打审问……”

  “那若是他愿意封闭七情六欲千年呢?”

  “就算如此!只要他一张口,只要他和人交谈过。他的口音、声线……”

  “那若是他愿意千年不发声、不吐一字呢?”

  说到这里,不只是九岐面上血色全无,就是一向沉稳的老龙皇双眼中也流出一丝惊骇与杀意!

  如果他们的猜测是对的,那么那最后一名吞天后裔,无论付出多么大的代价。都要必杀!否则将来等他成长起来,龙族将会面临一场无法承受的灭顶之灾!

  老龙皇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淡淡道:“在这时叫你,除了黄龙郡一事,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

  “我在三阳聚顶的境界已足足停留了五千年,刚才终于感受到了天道的召唤。在你为下一任龙皇加冕、传予‘九窍玲珑心’之后,我便要破天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