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大结局终篇(全文完)(1/2)

加入书签

  十二月初,苏晴的预产期在下个月中,离预产期越近,一家人便越发小心。因为她身子多有不便,远在美国的刘妈跟有叔特意又被慕成容差到了国内,照顾苏晴的起居。

  慕秦清并没有接手慕氏集团,他跟慕成容之间的关系始终不冷不热,慕念生被判了无期之后,有一次,她的妈妈忽然就清醒了过来,要找自己的儿子,也不知道哪个护士说漏了嘴,让她知道了所有的事情,结果,清醒激动之下,心肌梗塞,当场死亡。

  她去世之后,慕成容便一心一意呆在了美国,为慕氏物色可接手的人。他将自己名下所有的股权都转给了慕秦清,自己落得一身轻松的在美国养老,偶尔跟几个老朋友一起下下棋,喝喝茶,生活倒是悠闲自在,只是每每回到偌大的慕宅,那里曾经等待的人早已不在,只剩下一张黑白挂相立在客厅,殷晚的笑容依旧,端庄温和,一如她在时一样,却永远不会再陪他说话了。

  元旦过后,因为听医生说预产期前后半个月都算是正常的生产,苏晴便不敢过多走动,只每天在院子里散散步,晒晒太阳。因为怕她随时会生,慕宅不但请了家庭医生随叫随到,慕秦清每天也只上半天班,早早便回来陪她,他们早在苏晴怀孕三四个月的时候便已经买好了所有的婴儿用品,再加上过后的时间零零碎碎的加,到现在,那间婴儿房里摆放的东西都可以开一家母婴超市了。

  苏晴这天起chuang,肚子突然有点疼,她不敢大意,慕秦清就更加紧张起来,也不敢去上班了,立刻就给家庭医生打了电话,当得知,只是小孩入盆,耻骨联合分开会有的疼痛症状时,大家这才安了心。

  被这么一闹,慕秦清便索性没有去上班,在家专心陪她。吃过午饭之后,苏晴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午睡,慕秦清这会儿公司有点急事,他去书房开视频会议去了,所以她一个人在院子里坐在晒太阳,倒是十分悠闲惬意。

  她睡得朦朦胧胧之间,好像听到有人说话声,睁开眼睛循着声音看去,正看到刘妈在院子门口跟什么人说话,她喊了一声刘妈,刘妈应了一声,急忙又对那人说了什么,好像是赶人离开的样子,苏晴觉得奇怪便走近了几步。开始,她还没认出是谁,只看到一个女人抱着一个小孩立在门口,她觉得有些奇怪,却在这时看到那个女人突然抬头叫她“姐姐”。

  苏晴一怔之下,细细去看,这才看清,外面的人,居然是苏玥。

  接近一年时间没见,她看上去却老了很多,再不是当初精致漂亮的苏家小姐样子。她身材很臃肿,应该是生完孩子过后身体还没有恢复,她看到她怀里抱着的小孩,也才两个多月的样子,虽然是大太阳的天气,但毕竟是冬天,也不知道她在这里站了多久,鼻子红红的。

  苏晴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成了现在这副样子,她这一年来,一心一意照顾肚子里的孩子,几乎跟外界鲜少接触,慕秦清对她也保护得很好,几乎不让什么生人见她,所以到此刻为止,她是不知道苏家的任何消息的。而此刻,看到眼前的苏玥,她才想起去年那时候的晚会,她记得顾欣如说过,苏玥怀了慕念生的孩子,而今看她怀里婴儿的大小,应该就是那个小孩,这么说来,慕念生出事后,她并没有打掉孩子,而是将孩子生了下来?

  苏晴几乎立刻就想到了什么,看着苏玥的目光有些冷:“我们相处在一起的时间,加起来还没超过两年,你这声姐姐,我只怕受不起。”

  苏玥抿了抿唇,有些紧张的看她:“我知道姐姐现在姓阮不姓苏,但是,爸爸曾经对你总是有养育之恩的,还请姐姐念在苏家曾经对你的情分上,帮苏氏一次……”

  大冬天的,还是有点微风,她抱紧怀里的小孩,很局促的站在那里看着苏晴:“苏氏没落了,早在半年前,爸爸接了一单生意,因为中途出了问题,赔光了家里所有的钱,今天银行又来催款,说是明天再拿不出钱,就要抵掉家里的房子……姐姐,就算不看在曾经的情分上,也开在希诺是慕家骨血的份上,帮我们一次,好不好?求你了……”

  她说着就要跪下去,刘妈一直在苏晴身边时时刻刻注意情况,这会儿看到苏玥下跪,下意识便拦住苏晴前面,怕苏晴有个万一磕着碰着。但苏玥什么伤害她的动作都没有,只是跪在地上,后背挺得笔直,小孩在她的怀里不知道是不是被动作惊醒,一下子便哭了出来。

  苏晴是即将当妈的人,终究是看不过去,请她进了屋。

  慕秦清很快从楼上下来,看到苏玥,目光一下子就冷淡疏离,不冷不热道:“苏氏跟st早在去年便断绝了生意上的来往,却不知道苏小姐来我慕家所为何事?”

  苏玥本来坐得就很局促,这会儿看到他,往昔的自信风采早已消失不见,微垂着头,眼睛红红的道:“慕先生,我知道念生做了对不起慕家的事情,可是孩子是无辜的,只希望慕先生能看在希诺是慕家血脉的份上,能对苏家伸出援手,只要苏家挺过这次难关,玥玥感激不尽。”

  “血脉?”慕秦清冷笑一声,揽住苏晴看着她道,“是慕家的血脉又不是我的血脉,跟我有什么关系?这件事,你应该去求慕老爷子,而不是我。”

  他的语气生分疏离,明显是不打算帮,苏晴捏了捏他的腰,示意他说话不要那么绝情,慕秦清看了她一眼,无奈的叹气。

  “是不是,只要银行宽限些日子,苏家就可以度过这次危难?”

  苏玥红着眼眶抬起头来,点了点头:“爸爸已经在找买家卖掉公司了,只要能寻到买家,苏家这次应该就能平安过去。”

  苏晴看了慕秦清一眼,后者立刻明白了她的意图,脸色顿时有些不好看。苏晴直接便上前将他拉到一边,生气道:“苏家虽然曾经做了过分的事,但苏光浩也算有对我养育的恩情,而且,苏玥未婚生子,以后的路已经很难了,老公,你那么有钱,咱们就帮他们一把,买了苏氏,以后就当各不相欠?好不好?”

  看她明显有讨好的意思,慕秦清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脸道:“不是我有钱,是咱们。既然你都这么开口了,我能有什么办法?”

  “谢谢老公。”苏晴立刻抬起头来,在他唇上吧唧了下,慕秦清却分明不满,直接扳过她的脑袋亲了下去。

  客厅里还有苏玥和刘妈,虽然他们站的位置是角落,但是他们只要起身往前走两步,还是能看得一清二楚的。

  苏晴恼羞的砸他,压低声音:“喂……有人……慕秦清!”

  慕秦清亲完之后,将脑袋搁在她颈窝里,伸手摩擦在她圆鼓鼓的肚子上,沙哑的声音分明是强忍浴火:“臭小子,憋死你爸爸了,等你出来有你好看!”

  “说什么呢你!你就知道一定是儿子,万一是个女儿呢?重男轻女!”

  “谁说的,是女儿,刚好像你,我更喜欢……”其实,他没告诉她,她五个月做彩超的时候,已经看到了小孩的性别,只是不想提前告诉她,毕竟,当小孩生下来的一刻,得知男女,才会更惊喜。

  五年之后。

  小斯年已经五岁过了,小小的孩子,分外老成,才刚刚满了五岁,就已经不爱粘她了。苏晴在生完小孩之后便一直在家里带起小孩,最近想要重操旧业,却总是处处碰壁,便有些患得患失起来,恰巧,今天一大早,原本是她的生日,她还想着某人会给自己惊喜,结果,一大早起来,就收到大版面的关于某人的花边新闻,昨夜又同某某当红小花旦共进晚餐,完事了,还同入酒店两小时之久,虽然她相信两人什么都没做,但心里就是一层一层的疙瘩。

  尤其是在自己一阵一阵牢骚之后,原在美国的老爷子,常常因为她发过去的小孙子的照片而开怀的时候,听到她的牢骚,便几分不耐烦道,想要当好慕家儿媳,就得管得住老公的下半身。

  苏晴就郁闷了,她生完孩子之后,直觉自己身上有了变化,而慕秦清似乎也就开始那几年在那方面要得狠,尤其是最近,他都嫌少要了,上个月,一整个月,就来了两次,她心里很不舒服,特别不舒服。尤其是今天,在她生日这天,居然看到这样一大版面的花边新闻,她就更不舒服了。

  她觉得,她更年期是不是提前了,最近这么神经质,老觉得自己老公在外面真的有人。

  而更神经质的是,她心里堵了一个小时之后,果断的将自己一番打扮之后,带上相机,直奔st。

  她特意让人不要事先通报,自己上去。孟琪看到她很惊讶,因为她已经接近整整一年没有来过公司,没想到今天突然来了。

  她突然想起来今天早上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