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纳妾风波(1/2)

加入书签

  几日后,夏候琳他们一行回到皇都,本应进宫向太后报声平安的,只是夏候琳晕船晕的厉害,东方皓心疼她,让她在府里好好休息,自个带着小明玥进宫去了。就爱上网。。

  太后得知夏候琳怀有身孕,那里还会计较她不进宫请安这事,当即宣了太医去王府为夏候琳请脉,并从私库里取了好些贵重药材送去了皓王府。

  夏候琳怀孕的消息,不出几日,便传开了,谢婉娉迫不及待的带了安胎膳食方子来到皓王府。东方皓知道她们关系亲厚,便与姜清乾去了书房,由她们女人之间说些体己话。

  花厅里,夏候琳与谢婉娉相对而坐,谢婉娉生产完后,体态丰盈了许多,或许是生活幸福,姜清乾疼惜体贴的缘故,她的肤色白里透红,水眸含情,整个人散发着令人着迷的妩媚气息,相较而言,夏候琳则失色多了,一路晕船回来,吃什么吐什么,令她的脸色苍白。

  谢婉娉看着极是心疼,伸手握住夏候琳的手道:“没想到你会在远行的路上怀上孩子,这一趟折腾下来,都瘦成了这样,看着真叫人心疼。”

  “若是平常也还没这么严重,主要是在船上,眩晕加上害喜,几乎是吃什么就吐什么,几天下来,就瘦成了这样,不过好在回来了,好好休息了几天,现在能吃些清粥。”夏候琳伸手抚了抚自己的脸,轻声道。

  谢婉娉在这方面有过经验,闻言便笑道:“头三个月是这样的,当初我怀轩儿时,也是吃什么吐什么,头三个月过去后,害喜的情况就会消失,那时胃口就会变好。”

  “怎么没把轩儿抱过来,许久不见,他又长大许多吧!”听谢婉娉提到姜煜轩,夏候琳的注意力一下子放到孩子的身上,小孩子长的特别快,记得当初刚出生时去看望,就那么一小团,等满月时再看,一下子长大好多,想到将来自己也有那么可爱的孩子,夏候琳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纤手轻轻的抚上仍旧平坦的小腹。

  谢婉娉将夏候琳的神情看在眼中,不禁笑道:“真希望你这一胎生个女儿,这样咱们就能做亲家了。”

  夏候琳对生男生女倒是没有那么在意,不管男孩还是女孩,都是她的孩子,她会一样的疼惜,况且受现代教训的她,并不赞成娃娃亲,毕竟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冒然给两个孩子订了亲,万一两个孩子长大了,彼此不喜欢,岂不是害了他们的终身,不过这个念头夏候琳并不打跟谢婉娉说,只就笑道:“生男生女这个还真不是我能决定的,不过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我都会一样的疼爱。”

  “只看玥儿就知道你会是一个好母亲。”谢婉娉也没有在做亲家的事情过多的纠结,接着夏候琳的话,便转移了话题。

  被人夸奖,过于谦虑也就太娇情了,夏候琳只笑了笑,算是默认了谢婉娉的话。

  谢婉娉并没有在皓王府久呆,小坐了一会儿便与姜清乾告辞回姜府了。

  因为夏候琳怀孕后,消瘦的厉害,太后担心夏候琳腹中的孩子,便离宫去了佛寺祈福。偏巧夏候琳的堂兄夏候珏在边关立了功,晁帝便将他们一家人召回皇都,这次他们一家依旧住定国公府。付氏得知夏候琳已怀有身孕,眼珠一转,说动了顾氏往皓亲王府递了拜贴。

  贴子是春曲接了转交给夏候琳的,彼时夏候琳才喝了一小碗清粥,精神刚刚好些,东方皓在一旁担心着急,看见贴子,便问春曲道:“三婶好好的怎么突然递贴子来?之前本王就说过,三婶一家无须递拜贴的。”

  “回王爷的话,是二夫人听闻王妃怀孕,要过来探望,是以三夫人按着规矩递了贴子来。”春曲将贴子递给夏候琳的同时,轻声回话道。

  夏候琳一听这话,那里还有不明白的,她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东方皓道:“定是二婶缠的过紧,三婶推托不掉,故意递了个贴子,给咱们暗示,要咱们直接推了便是。只是二婶那人我还是知道的,目地没达到,且会轻易说放弃,即然如此,何必横生风波,答应了就是。”

  东方皓见夏候琳这样说,也没再坚持,便让春曲派人去定国公府回话。顾氏接到皓亲王府的回贴时,吃惊不小,想着夏候琳行事素来稳妥,便派人去二房那里知会了一声。

  次日用罢早膳,顾氏命人备好了马车,与二房往皓亲王府去了。夏候琳早早让春曲在大门处候着,等顾氏等人来了,便引着他们直接去了花厅,此次二房来的也就是付氏母子三人,加上顾氏母女不过就是五个人。

  他们一行人来到花厅,见东方皓也在,便规规矩矩的行了礼。东方皓让他们都免了礼,这时春曲已极有眼力劲的命婢女奉茶。

  顾氏是定国公之母,晁帝御封的一品夫人,位份在付氏等人之上,她坐的位子是紧挨着夏候琳的,见夏候琳的气色较前几日好了许多,便松了口气道:“今儿看你气色还行,三婶也就放心了。”

  “三婶不用担心,我身边的冬吟通医理,天机山庄的神医也在府上住着,我这胎有她们照看着,很稳妥。”夏候琳嫣然一笑,回了顾氏的话,随后美眸一转,落在夏候珏的身上笑道:“珏堂兄此次立了大功,真是替咱们夏候家争光不少,昨儿皇上还跟王爷说,要厚赏堂兄。”

  夏候珏闻言谦虚的笑了笑,回话道:“食君之禄,为君分忧,本是身为臣子的本份,微臣不敢居功。”

  “有功自然要赏,有错当罚,夏候公子不必谦虚。”东方皓语气淡淡的开口道,只一句夏候公子,便可分出亲疏来。

  夏候珏闻言神情微微一僵,不过很快又恢复平静,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说。

  一旁夏候珍一双美目,总是忍不住的往东方皓身上瞟,再见夏候琳衣着华贵,她难掩心中的嫉妒,暗里不时的拉扯付氏的衣袖,暗示付氏快将此行的目说出来。

  付氏心里也是着急,不过她到底还是有点心机,当着东方皓的面,还知道闭口不提,因此反手一把按下夏候珍的手,状似不在意的开口道:“怎么没看见小郡主,这一年多不见,小郡主长高不少吧!”

  “玥儿被皇后娘娘接进宫里去了,刚刚王爷还说要进宫去接玥儿回府的。”夏候琳明明看见付氏母女之间的小动作,却故意装做没看见,随后侧首对东方皓道:“二婶、三婶都不是外人,你不用担心我,先进宫接玥儿回府吧,皇嫂如今也是有身子的人,她肚子里的是未来太子,万万受不得累。”

  “好,那我先进宫,你若有什么事,就吩咐下面的人去做,你自己也是有身子的人,要多歇息。”虽然不想离开夏候琳的身边,只是玥儿须他进宫去接,因此他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开。

  三夫人顾氏看着东方皓的背影消失,回头来亲昵的拉了夏候琳的手笑道:“自你们成婚,见你王爷对你万分宠爱,千般的体贴,三婶真心为你的高兴,如今你嫁的好,大哥大嫂地下有知,也能安心了。”

  “王爷对我自然是没话说的,如今我虽过的幸福,可家中还有妹妹仍待字闺中,若妹妹也能寻得良人,我才能真正的放下心来。”夏候琳口中所指的妹妹就是顾氏唯一的女儿夏候珊,如今已到许婚的年纪。

  不想夏候琳的这话才说完,付氏便抢着开口道:“琳儿,你真是个好姐姐,心中还记挂着自己的妹妹们,如今你身份尊贵,为妹妹谋个好姻缘自不在话下。”付氏说完,见顾氏的脸色沉郁了几分,忙又补充了一句道:“弟妹,珊儿的婚事真不用愁,琳儿自会为这一众姐妹打算的。”

  “二嫂,我家珊儿的婚事,自有我和老爷为她打算,琳儿如今有身孕,这等事情,还是不要烦她为好。”顾氏这会也能猜测出付氏心中的小九九,因此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冷声驳了付氏的话。

  “二婶、三婶,你们即然来了,就在王府用午膳吧!”对于付氏请托几个妹妹的婚事,夏候琳并未正面给予答复,只转移了话题道。

  “不……”

  “琳儿你盛情留我们用膳,我与你三婶便在王府叨忧了。”付氏眼见着顾氏要拒绝,忙抢着答应下来,此行的目地没达到,怎能就这样轻易的离开!

  夏候琳倒因为付氏的厚脸皮而生心不悦,不过就是一顿饭。她淡淡的一笑,侧首对身旁的春曲吩咐道:“去厨房说一声,今天府中有贵客,午膳准备的丰盛些。”

  春曲不喜欢付氏这个二夫人,怎奈主子都不介意,更轮不到她一婢女使脸色,因此她眉目平和的应了一声,便退出了花厅,亲自去厨房交待午膳的事情去了。

  看着春曲离开,夏候珍终于是坐不住了,起身故意亲昵的移到夏候琳的身旁坐下道:“琳堂姐,一年多没见,你变的更美了。”

  “我还是老样子,能有什么变化。”夏候琳淡淡的一笑,这时夏候珏已然坐不住,起身道:“堂妹,你们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