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1/2)

加入书签

  此刻的温玉良,除了心里着急,更多的是悔恨。方才分明只欠下十万两,他却企图翻身,只想着自己不论如何还带着几十万两,绝不可能出什么岔子,是以又跟赌坊借了十万两的账,没想到顷刻间又输了个精光。

  “你再等等,我娘亲必定会带钱来赎我的,我有钱,我真的有!”温玉良赶忙求道。

  那荷官眼一翻,一棍子又摔在温玉良身上,冷笑道:“你娘?你娘带着包裹人都跑没了,还谈什么赎你!温公子,你不是她亲生的吧!”

  温玉良吃顿,再傻也明白发生了什么——苏千落只怕卷款逃走了!

  眼下生命攸关,他来不及怨恨苏千落,只得求道:“大哥你信我。我娘亲这是去码头等着去琉球的船只,你去码头寻她一寻或许就能找到。别说是二十万两,就是三十四十我们都有!求求你派人去看看!”

  “晚了!我们没那个时间跟你耗!”荷官丝毫不想听他说,招了人让人抬他出去,这一动作温玉良在赌场里看多了,实在太过眼熟。欠债还钱,没钱肉抵,他若是被拖出去,不是死也是残,赶忙转身将最后一线希望落在那个书呆子周子安身上。

  这几日跟着周子安花天酒地,两人俨然成为亲兄弟一般亲密的关系。温玉良深知这个人是有些家底的,今日他也欠下十万两银子,可是赌场的人对他却仍旧客气有加,好酒好茶好位置招待着他。

  温玉良抬了头忙求道:“周兄弟,周兄弟,你能不能借我二十万两,只要我寻着我娘亲,我铁定还!”

  可就是亲兄弟一般的周子安此刻也是一脸茫然:“可是咱们并不熟啊,我怎么敢借你这么多钱?你我不过认识三天而已。”

  “……”温玉良心下一沉,赶忙道:“子安贤弟,你若是能替我过了这关,你的十万两我也替你还上。若违此誓,我必定天诛地灭!“

  哪知周子安又是一笑,随手让荷官拿了一种骰子,飘然站在温玉良的跟前,手一挥,骰子一转,开了骰盅,那六颗骰子齐刷刷地叠在了一块竟是个一飞冲天的豹子!

  不及温玉良反应,周子安将骰子一收,急速旋转骰盅,一停,竟是齐刷刷的二点,而后他又是依样将各种花样玩儿了个遍,便是周围的赌徒们看了都是齐声喝彩。

  周子安欣欣然受了喝彩,蹲□子问温玉良:“若我想赢回十万两,不过弹指之间的事儿,何必等你还?”

  温玉良这才觉察不对,细思这几日的事情,恍然大悟,这不就是市面上最经典的“美人局”!似乎从街头的那个扎局开始,事情便推着他往赌坊走,一路下来周子安一个书呆子的形象毫无破绽,至此才自曝其长。

  这真是给了温玉良当头一棒,他睁大了眼睛看周子安,周子安也淡然地看着他,边上的荷官却是笑了:“周公子自小拿着骰子当玩具耍,六岁便能自如控制骰子的点数,整个建州城的赌场见了他都得让道。再者,周公子的家底儿,莫说是十万两,就是买下半个建州城,那也不在话下!”

  周子安毫不谦虚地笑了笑,拿着骰子在手上把玩着,脸上的笑越发意味深长。温玉良张嘴骂“是你诓我入局!”,怎奈话未出口,周子安已经抬头对荷官道:“还等什么。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没钱还债就留他手脚,这可是他自己签的生死契!你们什么时候成了菩萨了?”

  荷官应了一声,已有打手围了上来,当着众赌徒的面,直接扒了温玉良的裤子,一阵毒打。

  温玉良的惨叫声在赌场上空足足响了半个时辰,至最后声音都哑了,人直接便晕了过去。

  迷迷糊糊地被丢出赌场,街头人来人往,渐渐有人围了上来看他,一盆冷水浇下,温玉良恍惚有些意识地睁开眼,迷蒙的双眼里竟是看到熟悉的两个人——那双灵动的双眼此刻满是仇恨地看着他,她的身旁,站着的人,曾经能让他从梦里惊醒。

  温玉良打了个机灵,刹那间一切都明朗了,他终于睁开双眼,咬牙切齿得骂了回去;“你们这对贱-人,不得好死!”

  “现如今你手也残了脚也断了,嘴皮子还这么利索?”那个让他从噩梦中惊醒的人似笑非笑地蹲□子:“哦。忘了告诉你,这家平安赌坊的老板,其实也是我!温玉良,我早就警告过你一回,别再让我见到你,这是你自作自受的。”

  一旁的周子安此刻翩翩然站着,哪儿有前几日呆头呆脑的样子,嘴里念着“天作孽犹可恕,人作孽,不可活”,一头又问向云锦:“嫂子,这人你打算如何处置?”

  向云欢满是厌恶得看了他一眼,终是吐出几个字来:“看好他,随他去。”

  一个手脚都残废的人,想死也死不了,想活也活不长,周子安打了个冷战,这个自生自灭真是折磨人,到底多大仇?

  饶是如此,他也应承下来,又道:“方才这人说,同他来的那个女人是要坐这几日的船去琉球。怕是现在就在码头了。”

  宋长平弯了嘴角道:“她跑不了。“

  那押镖的车早就被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