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娘 乐(1/2)

加入书签

  净,在月光下充满闪耀的水光,玄女忍不住脱去上衣跳入溪中享受自然的赞美,溪水流过了她未懂世故的身体

  水是那样的透彻不断的冲击她的身体玄女此时只觉得好舒服好舒服双手便不知不觉的往自己的双||乳|摸去

  "嗯"

  九天玄女忍不住哼了出来"

  此时树林里传来了沙沙的声音

  是风声吧!

  玄女不忍心停下错过每一个地方,仍不断的摸著揉著而另一支手已经自动自发的往下发展

  开拓未知的新大陆

  "药粉投入河中了吗?"

  "是的!"

  "好,一二三,大夥一起来完成我们的成年礼!"

  树林暗处冲出来一群年轻的狮子,玄女还来不及感到害怕,那些狮群,立刻将她小心的拖出水中

  "你你你们想做什么?

  狮群只是围住她躺平的身体,开始不停的舔著,

  九天玄女不知有多少支狮子,一时以灵巧著称的她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啊啊不要啊"

  狮子在舔著她的身体,一阵阵强烈的温柔刺激使她不住吸气,胸部向上顶,背脊弯成弓形

  "嗯~~~~"九天玄女深深呻吟著....

  没多久,九天玄女已开始颤抖,汗水也大量的流出,而狮子们似乎没有停止的迹像

  "啊啊我我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啊啊不不行我"

  九天玄女放弃了抵抗的心理任由嗳液汨汨的流出,一个个欲火中烧的狮子不停的搞著,面对无力抵抗的九天玄女,硕大的狮嘴发出啧啧的声音

  "吼~吼~"

  当九天玄女几乎失去知觉时,一支壮硕异常的狮子走了进来,它走

  到九天玄女正下方,开始舔九天玄女颤抖的荫部...

  "啊~啊~啊~~"

  狮子的舌头十分扁平,能从细缝中找寻每个敏感的地方

  "不要啊就就是那个地方啊啊"

  每一次抵舔,九天玄女都忍不住叫出声音,但狮子似乎就是要让她这样子,

  九天玄女呻吟声越来越短促,似乎正回应著狮子越来越快的动作,忍不住呻吟了起来,此时九天玄女感到下体的火热和汨汨流出的液体顺著下肢,滴落地面..流到了溪旁的石头上...而狮子仍不停的舔著..舔著狮子的舌头是哺||乳|类中最长的族类...涨红的阴di,和微微颤动的荫唇,涌出的津液

  直到九天玄女只剩颤抖的双唇发出阵阵微弱的哼音,和泛红火热且香汗淋漓的躯体,狮子将前爪撑在九天玄女臀部两边,固定她仍在扭动的身体,然後将粗大狮子茎慢慢插入九天玄女津液,肆流且欲火炎炎的内....

  月亮已经升到了中天

  而意乱神迷的九天玄女,仍胧胧断断续续的呻吟著

  "给我~啊~啊~不行了我我想要"

  狮子渐渐的加快了动作,九天玄女又开始折腾起来,间歇的从喉咙深处喊出些许破碎的声音,迎合著狮子的摇摆在快感之中攀升

  而狮子也因刺激而使狮子茎的前端涨大了起来,配合著九天玄女未经人事的紧缩膣道,狮子对阴di的撞击,为九天玄女带来莫大的快感,已经使九天玄女进入高嘲的状态......

  看到她那欲仙欲死的表情,高兴而又滛荡的叫声,狮子在长时间的抽送後,忽然

  猛然抽动刺几下,就停了下来,接著就是连续几次的喷射,每次的冲击,都像

  被利刃猛然刺穿她的身体,并且使她丧失了喊叫了能力,直到她一动也不能动,

  ,

  狮子咆哮著吼著退开,其他的狮子在几刻钟之後,也渐渐的离开,留下的是yin水和血,还有不断流过的涓涓水流……………………………………

  天空划过了少许了流星

  "也许是神龙的灵魂在哭泣吧!"

  玄女从回忆中醒来看著夜空

  "指南车呢?"

  九天玄女站起来看看四周,才发现狮子将军把她拖到了竟是回忆中的小溪旁,一切的景物是那样的熟悉

  "哼"九天玄女冷冷的笑了

  "他在吃醋呵…呵………"

  心头涌上了百般滋味…………

  暗处熟悉的角落里,走出了一支熟悉的身影

  正是狮子将军

  "你平静了吗?"

  九天玄女冷冷的说

  想不到狮子将军竟站了起来,他抓著蓬松的鬃毛竟站了起来

  "我用我的封地向仓颉换取双脚"

  他弯著身子把九天玄女抱了起来……用有点摇晃的步伐

  "抱歉我还不太会走"

  "你是为了我吗?"

  狮子将军不语

  九天玄女抱住狮子的充满鬃毛的颈子

  深情的吻

  缭绕在炎黄子孙的土地上

  梦里寻他千百度

  回首那人

  却在灯火阑珊处

  後来,狮子将军带著九天玄女和他的族群,到了现在的非洲草原

  旅行的途上受到大家的尊敬,成了很多地方的神灵,所以印度,西藏,埃及等地都有狮子头的神明

  而黄帝命令石匠雕刻石狮子镇守蚩由,所以中国的庙宇都有狮族的镇守以免妖怪作乱

  等等

  那指南车呢?

  那是个在千年後的故事了还有支诅咒的神龙呢!

  女友面前叫我老公的女孩

  在你的生命旅途中,遇没遇到过这样一位女孩,敢当着女友的面,张口闭口叫你老公?甚至到了晚上,还同你和女友挤在一个房间里?呵呵,不怕你笑话,我就遇到了这么一位。

  那年我在南方某地打工,女友怕我寂寞,也随着去了。女友没我这样的学历和专业,只好委屈着替一家媒体跑。其实跑的就两个人,除了女友,还有一位是来自北国小城的一位女孩,名叫雪儿。

  那家媒体没太多的业务,就是为了出一本名录而临时组建起来的。不过,老板出手阔绰,硬是给两位女孩租了间很高档的酒店套房。当然,也是为了白天用来办公,借以妆点门面。酒店的位置离我所在的公司只隔一条街,使我每逢加班晚了,懒得赶夜路回很远的宿舍时,都能借机和女友亲近亲近。

  女友和雪儿本来各住一间房,后因夜里单独一人害怕,也图彼此有个说话的伴儿,就索性挤到一室去了。两姐妹相处熟了,雪儿便渐渐地与我开起了玩笑。她不仅常常替女友检查我的手机,还逼着我交待公司里有几位漂亮的女同事。

  更不知从哪天起,雪儿竟然当着女友的面,开始大大方方地叫我老公了。最初听她嗲声嗲气地叫我老公,我感觉怪怪的,说不清自己的魂儿到底还在不在?偷眼一瞧女友,见她正笑得眼花没缝,便猜想肯定是两个人算计好了来整我,便也大着胆子应承。谁知,打那以后,雪儿竟再也不肯改口了!

  雪儿用手机有个特点,别人给她发短信行,指望她能给你发封短信,那叫没门!问过雪儿为何不愿发短信,雪儿回答倒蛮痛快:嫌麻烦。不过看雪儿吃东西倒是不嫌麻烦,一盘葱爆海螺丝,她能用牙签一只只挑着,仔仔细细地吃上两小时。

  有段时间,两个人不愿开伙,赶巧我公司这边又新雇了厨师,雪儿就每天上午给我打电话,让我多打些饭菜,顺便再给她们送过去。一天我去卫生间,雪儿又来电话,同事怕耽搁便替我接了。结果,雪儿正在电话那边放电呢:老公,我都饿了,你什么时候才能送饭来呀……

  就因雪儿这一声“老公”,同事们整整羡慕了我一个多月。我嘴上不说,心里却偷偷地乐开了花。这算啥,还有更眼气的在后边呢,我心想!因为每次赶晚去女友那儿,雪儿都不肯避让,明明闲着一个房间在那边,她却宁死也不去。而且也不让我们过去,说剩下她自己一个人怕黑。最可气的是,雪儿说她觉大,睡着后什么都听不见,让我们该干啥干啥。亏了是一间卧室有两张床,床铺还都吊了蚊帐,不然,

  我岂非要瞪眼瞪到天亮?

  南方天热,一般的住宿都提供洗浴。有时候趁雪儿不在,我也得便在她们的浴室里冲冲凉。担心雪儿突然回来撞见不好,自然每次都胆战心惊地速战速决。女友见状笑我没男人魄,说雪儿即使回来也不必怕成这样。还说雪儿的身材如何如何的好,皮肤怎样怎样的光滑,问我想不想亲手摸一摸?看女友贼眉鼠眼没安好心,我赶紧说:不想,一千个不想,一万个不想!

  若不是春节转眼来临,我们三个人的“甜蜜”生活没准儿还会持续下去。可我和女友商量好了要回老家,而且决定回去后不再出来,就只能先顾及以后的事。问雪儿作何打算,雪儿说不想回家,一是没赚到多少钱;二是父母执意要把她嫁给哥哥的上司,她有些不情愿。

  终于和雪儿告别那天,雪儿说要和我拥抱一下,然后就伏在我的肩上哭了。我有些紧张也有些激动,但碍于女友在旁边盯着,只得装出一副大哥哥的样子来哄她。雪儿边抽泣边夸我好,说要没有女友在,她就会嫁给我。断断续续的几句话,说得我脸热心跳,连女友都看不下去了,一个劲地装咳嗽。

  在去机场的路上,女友酸溜溜地问我:

  走了,不跟你“老婆”再说点什么?我想了想,随后用手机很快地给雪儿编了一封短信:有你的日子,我们很快乐,没有你的日子,我们会更想你;一个人在外不易,千万要好好珍惜自己;倘若寻到爱情的归宿,别忘了有两位朋友,在真心的祝福你……

  女友抢过手机,仔细地看我到底说了些什么。随后又横眉立目地问我,到底和雪儿有没有什么私下往来?呵呵,到底是女人,再大方也是醋坛子一个。我说:有,不是你让我摸她的皮肤,看到底有多光滑吗?女友闻听立马大叫起来,吓得开车的司机急忙扭头,还以为我们出什么事了。

  正闹着,手机的短信铃声响了。打开一看,居然是雪儿发过来的。哈,还以为雪儿不会发短信呢,敢情真是会发而不愿意发呀!雪儿的短信里这样写着:大哥哥请允许我不再叫你老公,我爱你,也爱我的姐姐;知道你们在一起一定会很开心的,我也深深的祝福你们。怕忍不住再哭,我就不打电话给你们了。记得有妹妹在这里,再来时想着看看我……

  读完短信,我默默无语。女友拿去看了,也长叹了一口气。说实话,我不是那种很放得开的男人,尽管心中对雪儿也有好感,会在她的柔声细语里体会到飘飘然;但天地良心,我对雪儿连一声老婆都没有叫过。更别说背后有什么亲昵的举动。不过,雪儿叫我老公时的那种感觉,比女友叫我,会更让我魂飞魄散。只是我从没敢对女友说起过。

  春节的时候,雪儿给我们打来了电话,说她正自己一个人逛街。大过年的,家家都在庆团圆的时候,一个人呆在房里,自然不好受。我简单地劝了劝她,然后就把电话递给了女友。女友同她聊了好半天,一锅饺子都煮熟了,她俩居然还没唠完。而且,聊着聊着,女友突然惊叫起来,随后便哭了个一塌糊涂。

  事后,我问女友到底怎么了?女友嗫嚅着不肯回答。在我的再三追问下,她才含含糊糊地说,我们走后不久,老板曾夜里到客房去过……我闻言脑子轰地一声,竟半晌说不出话来。以后接连几天,我都是在浑浑噩噩中度过的。万千感慨,一时都在我的指间化成了淡淡的烟雾。

  去年,因出差,我顺路又去了一趟那个城市。城市没什么太大变化,就连那家酒店也完全是老样子。我特地点名要了那个房间,并一个人花三个人的钱将其全包了下来。夜里,我在曾经睡过的床上翻来覆去,却无论如何都难以入眠。

  雪儿不在,但她的床还在。她的身影,她的气息,她那温温柔柔叫老公的音容,都仿佛还在我的眼前。我不由得在心中呼唤起雪儿的名字。我想知道,自从那个春节过后就再没有了音讯的雪儿,如今现在何处?在这个陌生而又孤独的城市,她是否医治好了自身的创伤?她梦中的如意郎君是否已如期出现?又是否真的如她想象的那样随她衣锦还乡?

  可惜的是,雪儿的电话号码早就不通了。而我连雪儿家住哪里都不清楚。只知道她来自北国一个寒冬飘雪的小城。我很难想象,如今的雪儿,还记不记得我们曾经一同度过的那些时光?不知她是否还记得,我们分别时曾经有过的约定?更不知道,假如有一天我们面面相对,她还能不能记起,站在她面前的这个人,就是她曾经的“老公”……

  陈三成的艳遇

  一、寡妇欲情

  一弯新月初上,野林群鸟倦飞,均回巢里休息,道上野花随风飘香,凉风送爽,令人精神为之心怡神朗,这是一幅夜末晚景。

  在香港半山区的姻缘路上,正有一对中年情侣在竹林的野草丛中搂作一团,初时他们只说些情话,後来说到情浓处,便互相抚弄身上的性器官,因此丑态百出,倍加情动的蠢动起来。

  这对男女,男的叫做陈三成,是一个厨师,女的叫做丁映雪,是个新寡妇。

  陈三成到了晚上闲暇时,便约丁映雪到半山上的姻缘道上谈心。这时陈三成被她弄得棒棒硬直、心痒难禁,索性把丁映雪拖到密林深处的野草丛中去,此处幽僻异常,少有人到,真是别有天地的了!

  丁映雪这个新寡妇,已给x欲冲动得迷了本性,亟需男人来给她性活,安慰心灵。只见她一边解衣裤,一边推了推陈三成的胳膊,眉开眼笑的说道∶“三成哥,我自从丈夫死後,许久也未有给人弄耸过,今夜被你摸弄得我心动神驰,破题儿与你来弄弄,但你不要弄耸完後就忘记了我呀!”

  陈三成笑道∶“我的心肝妹妹,你既是我的心爱情友,又是我的灵魂,我爱你,我永久的爱你!”

  当下丁映雪听了他话,把小口呶了一呶,笑道∶“你老是说这些不成样的痴话。好罢,我相信了你啦!”

  陈三成把裤子脱了下来,然後也替她把衣裤都脱去,掷在地上。丁映雪倚身在竹林之间、野树之下,陈三成把她身子扶起来,靠在野树的枝干上,挂起她的双脚勾住在枝干上,因此臀部腾空,阴沪高张,yin水涓涓而下,那阴沪也张了开来。这时陈三成把他那挺高的棒棒对准在枝干上的阴沪插去,可是偏差了一点,却顶到她的屁股上去,而不是插进阴沪内。

  陈三成插兀了几下,仍不能插中她的|岤道,因此引得丁映雪笑吃吃的娇声嗔道∶“三成哥,我的阴沪在这里啦!你老是顶那屁股作什麽?不如我替你带引进入去罢!”她说罢,伸手下去拿住了他的棒棒,只觉得那棒棒胀得大大的,形如一根粗毛竹,不由得暗说一句∶“好宏大的家伙!”便引导入她的阴沪而去。

  陈三成不费什麽气力,只将棒棒一顶,便像顺水推舟般早已尽根而入。陈三成稍稍用力去抽锸,只见那阴沪的yin水滑腻腻、湿淋淋的糊成一片了。她那肉腾腾、紧固固的阴沪,经过了棒棒用力的抽弄,洞内便发出一阵连续着的“吱唧、吱唧”响声,使人听了後倍觉心里兴奋,从而产生无穷的滋味。

  丁映雪直乐得媚眼半合,不由得轻轻的打了他一下屁股,笑声吃吃的说道∶“好一条粗如毛竹的棒棒,给我无穷的快活,真是美极了!三成哥,请你用力地插进来吧!”

  陈三成见她这样的甜美,知道她如久旱逢甘露,因此也出力的抽锸起来,博取她的欢心。

  这时丁映雪的yin水流得更多,陈三成的抽锸完全不费气力,但想泄出jing液来便很难的了,因为他的gui头被滑溜溜的yin水包裹着,毫无阻碍的溜出滑入,变作没甚刺激!

  可是,此时已到了月挂中天,夜凉如水,时间已是不早。丁映雪不禁心急起来道∶“哎呀,时已午夜了,赶快弄完我还要回家去的。你怎麽还不把精子泄出来?真是急死人了!”

  陈三成见她这样的催促,心里也觉得泄精不是一件易事,於是便笑着答道∶“雪妹,这也怪我不得,只因你的阴|岤生得太宽,要是狭窄一些儿,我早已把精泄出来了!我们来个补救的吧,你权且将双脚放下来,将两腿夹紧一点,或许这样会容易泄出来的。”

  丁映雪依照他所说的话,把双腿吊了下来,还紧紧的夹着。陈三成也加紧的将棒棒对正她的阴沪上插去。这一次双方用力,大家都发出了一些呻吟的声息,两个肉儿相贴,汗水满身,在晚风吹袭下,只见他们两人仍是汗流浃背。

  陈三成那棒棒上的gui头,在插入时都擦着她的荫唇,然後紧紧的挺入,因此不到数十回,已觉得那gui头上一片酸痒,过不了多时,陈三成的棒棒起了阵阵的变化,口里哼着浪语道∶“泄啦!泄啦!我的可人儿,你觉得麽?”

  丁映雪见他喊出这呼声,於是伏身不动,双手扶着他的背部,但觉阴沪里有一团团的热气直烫到花心里去,烫得非常的好受,口里带着快乐的笑声,说道∶“三成哥,你的棒棒果然真的将精子泄出来啦!”

  陈三成这时有气没力的,只是点了点头,作为回答给她的问话,这一场野林交合便算完场,所留下的,仅是草地上的一滩滑腻腻的yin水罢了。二人清理了身上的汗水和下体的污渍後,便穿回了衣服,各自出了竹林,分途下山而去。

  二、工友艳情

  陈三成自从弄过了那新寡妇丁映雪後,他又看中了家中的侍婢兰花。兰花原是与他一同受雇在一家富贵人家里,大家份属工友,平时有说有笑,在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