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姐妹情深同床乐 宝贝单枪会三姝(1/2)

加入书签

  我回到家时正好是中午时分,家中的女人们早已安排好了丰盛的午宴来给我接风,两个妈妈、三个姐妹,五张嘴乱七八糟地一阵嘘寒问暖后开始进餐。妈妈让在一边伺候着的女仆们都出去,只留下我们一家六口,然后举起盛着葡萄酒的杯子对我说:“来,妈先敬你一杯,为你胜利归来乾杯!”

  “你又没有问我此行的收获如何,怎么就要为我的胜利乾杯?”我故意问妈妈。

  妈妈笑着说:“因为我相信我儿子的能力、功夫和手段!怎么样?尝到甜头了吧小鬼?”

  姨妈也接着说:“对呀,我们都相信你的实力!快坦白交待,是不是收获不小?”

  “不错,大获全胜!”我得意洋洋地说。

  “这么说三个舅妈都和你好上了?真有你的!”大姐惊喜地夸我,丝毫没有一点儿的醋意。

  “真行呀宝贝儿!真是我们的好男人!”二姐也称赞着我。

  “这下你尝到甜头了吧?哥哥。和舅妈们弄美不美?有没有过瘾?”小妹和两位姐姐就是不一样,两位姐姐只是惊喜、称赞,而她开口就来调笑,真是个疯丫头!

  我还激着她:“和舅妈们弄美是美,不过还比不上和你弄美,和你弄最过瘾了!”

  大家都笑了起来,这下小妹倒不好意思了,羞红了脸娇嗔道:“去你的,哥哥,你真坏!”

  “谁让你先来调笑我?不过说实话,我和你弄确实过瘾,难道你不相信吗?难道你不过瘾吗?要不要表演一下让大家看看?”

  大家笑得更开心了,小妹羞得满脸通红,正要还击,姨妈知道她不是我的对手,忙替她解围,问我:“三个舅妈都让你干上了?还有没有其他女人?”

  “当然有,除了三个舅妈,她们每人的贴身丫头都被我肏了!”

  “这倒是情理之中,主人都被肏了,贴身丫头怎能倖免?不过这样也好,一锅端了省得出什么事,一般来说,这种男女私情很难逃过贴身丫头的眼光,你把她们也肏了,让她们也尝到甜头,堵住了她们的嘴,她们就不会出去乱说了。”妈妈考虑得果然周到。

  “那照你的意思说,是要让我把你们几个的贴身丫头也弄到手,好堵住她们的嘴,对不对?”

  “去你的哥,你可倒会顺杆爬,姨妈刚说句好话,你就想趁势让我们同意你把小平、小芙、小莲她们也佔了?你怎么那么贪心?有我们几个日夜陪你还不够吗?你已经有了这么多女人了,怎么还不知足?你自己的丫头小莺你弄不弄我不管,大姐的小平、二姐的小芙我也不管,反正我的小莲我不让你弄!”小妹吃起醋来了。

  “哟,小妹,你和小丫头们吃什么醋呀?你还怕宝贝儿会爱上她们而辜负我们吗?你怎么对他连这点信心都没有?难道你不爱他吗?既然爱他就要以他的幸福为幸福、以他的快乐为快乐,只要能让他高兴,几个下人又算得了什么?宝贝儿,从现在起小平就是你的了,只要你能弄到手,随便什么时候想肏她,我都没意见,就算你想把她弄到你身边伺候你,我都同意!我的小平可是个好姑娘,姐给你保证她还是个百分之百的!”大姐对我的爱真是无私、博大,就连这种事都能容忍。

  “对,宝贝儿,我把小芙也许给你了。她可也是个好女孩,也绝对是个黄花大闰女,能不能到手就看你的本事了!要不要姐姐帮忙呀?除了不能帮你去强奸自己的同性,你让姐姐干什么都行!”二姐也表现出了对我的百分之百的爱心和信任。

  “那好吧,既然你们都同意了,我也只好把小莲献出来了,不过哥你可别指望让我给你帮什么忙,我可没有姐姐们那么伟大,也没她们那么傻,还要帮你去弄别的女人!”小妹依然有点放不开,不过这也是爱的一种表现,因为真正的爱情是自私的!姐姐们之所以那么大方,是因为她们对我除了恋人之爱外,还有对我潜在的母性之爱在起作用,有那么点“爱子心切”的意味,所以才会容下我染指别的女人,而小妹对我是百分之百的恋爱,所以才会表现的那么自私。后来她们三人的丫头果然都献身於我,在我一生众多的女人中又添了三个。

  大姐对小妹说:“另外我再告诉你一件事小妹,小莺的事你不要说你不管,你就算想管也已经管不了啦,你不知道小莺早已被宝贝儿给弄上了!”

  “真的?我怎么不知道?”小妹有点惊讶。

  “你想小莺那样的小尤物整日伺候在宝贝儿这样的男人身边,能免得了这个吗?她比你更早得到宝贝儿的‘临幸’,要按先后顺序来排,你还得给她叫姐姐呢!”大姐故意逗她。

  “去你的大姐!怎么能把我和小莺相提并论呢?”小妹更不高兴了。

  “就是嘛!大姐,你怎么能把我们亲爱的小妹的小莺相提并论呢?小莺算什么?不过是个下人,我和她不过是逢场作戏,怎比得上对小妹的真情真爱呢?好小妹,别生气,今晚上哥好好陪你玩,好不好?”我赶紧逗她。

  大家都笑起来,小妹也“噗嗤”一声笑了,不好意思地说:“谁让你陪我玩呀!谁说我生气了?我只不过有点吃醋罢了。”小妹真是我们全家的娇宝宝,在我们面前也丝毫没有不好意思,说出了自己的真心话。

  “她们三个的贴身丫头都是小,你也看得上,刘妈和谢妈你要不要?你要想要,我们也送给你!”姨妈不怀好意,因为她身边的刘妈和妈妈身边的谢妈都已是快五十的人了,我怎么会打她们的主意?

  妈也落井下石:“就是,我们都爱你,怎么会拒绝你的要求?你就把我们家的女人一锅端吧!明天我就去帮你向谢妈求爱,好不好?”说完,得意的笑了起来。

  “不和你们说了,怎么你们两个当妈妈的合夥来取笑我自己?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着,我就要上前去动手动脚,妈妈和姨妈忙连声求饶,姐姐们也帮着说好话,我这才放过她们。

  “对了宝贝儿,这次你弄的这六个女人中,三个舅妈是不说了,那三个小丫头是不是呀?”大姐念念不忘这个问题,她老怕我弄个丫头还弄个破烂,怕失了我的身份。

  “她们三个呀?唉,我也说不清楚,就算一个半吧!”

  “这是怎么一回事?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一个就一个,两个就两个,怎么会有半个?”这下她们五个都迷惑起来了,你一句她一句地问起来。

  “是这么回事,大舅妈的丫头小杏是,经我开了苞;二舅妈的丫头俊环不是,舅舅在世时已经让舅舅肏过了,是个浪货;只有三舅妈的丫头春玲是个例外,你说她是吧,她的膜已经破了,你说她不是吧,她又确实没有让男人肏过,男人连她的边都没沾过,你们说她算不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她的膜是怎么破的?”小妹追问着。

  “是这么回事,春玲以前偷看过舅舅和三舅妈同房作爱,看着看着欲火起来了,忍不住就自己用手去自己那里玩儿,越弄越不过瘾,急得她难受,一不小心手指一用力,就把膜弄破了,但是她确实没有被男人肏过,所以我才会说她是半个。不过因为她的手指太细,所以她的膜其实只被戳破了一点,她被我肏时,膜才完全破裂,还流了许多血呢,你们说她是不是?”

  “原来是这么回事呀!她当然是了,只要没有让男人肏过的都是,更何况她的膜还不是全部破了,你不是还把人家弄出血了吗?把人家的身破了还说人家不是,春玲真倒霉,白被你肏出了那么多血!”妈妈愤愤不平地说。

  “就是嘛,你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你会连这个都不懂吗?真不知你是怎么给我的三个宝贝女儿破的身!你妈对你的性启蒙教育没有给你讲清楚吗?”姨妈一箭双雕,调笑我和妈妈两个人。

  “去你的姐姐,净佔妹妹的便宜!我对宝贝儿的性启蒙教育没有教好,你后来不是给他补课了吗?怎么也没有给他讲清楚?还有翠萍你们姐妹三个,怎么也没有让他‘弄’明白?”妈妈更是高明,不但还击了姨妈,还连带着把大姐她们捎进去了。

  “哟!姨妈,你们姐妹斗嘴,怎么把我们小辈也都拉进去了?”大姐不愿意了。

  “就是嘛,姨妈,你怎么为老不尊,开起我们的玩笑来了?”二姐也兴师问罪了。

  “什么为老不尊,在宝贝儿面前,我和你们姨妈同你们没有什么分别,都是他的女人!你姨妈不过是想让我们更高兴罢了!”倒是姨妈又来为妈妈解围了。

  “怪不得你们会在我们面前开这么放肆的玩笑呢,原来是这样,对不起,姨妈。”大姐二姐忙向妈妈道歉。

  从此以后,她们母女五人的思想得到了进一步的沟通,在我面前,五个女人再也不分老幼,彼此同等对待、互相帮助,老的帮带小的,小的促进老的,并不时开一些善意的玩笑,倒也其乐融融。

  我又想起了舅妈的事,就对她们说:“你们说春玲是,那舅妈呢?她也被我弄出了血,不过不是血,而是道口被我弄破了一点,她也出了血,那算不算呢?”

  “去你的,臭小子,你说她算不算?明知故问!”妈妈笑骂我。

  “对了,妈妈,姨妈,你们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舅妈都三十好几了、结婚十多年了还被我弄破了道流了血,而大姐、二姐、小妹,还有小莺、小杏、春玲她们都才十八、九岁、而且都还是,却只被我弄破了膜而没有弄破道呢?”我提出了心中的疑问。

  “还不是因为你的太大了嘛!”小妹半是不懂装懂半是取笑我,她就是这么可爱,说话不知顾忌,“”张口就来。

  “你说的是什么呀,小妮子,他的大怎么没有把你的道弄破?那是因为你们舅妈的道天生狭窄,而你们舅舅的又不够大,所以才会被你哥哥的把她的道弄破的!”姨妈纠正小妹的错误,给我们做了解释,经过刚才她们母女间的沟通,姨妈也毫不做作,说起“”、“道”随心所欲。

  “你怎么知道舅舅的不够大?难道你见过吗?难道你们姐弟……”我不怀好意地调戏姨妈,妈妈和大姐、二姐、小妹都掩口而笑。

  “去你妈的!你这个臭小子,是不是讨打呀?怎么什么话都能说出口?我怎么会见过你舅舅的?你以为姨妈是什么人?我只不过是推断。如果你舅舅的够大的话,他们结婚十多年了,早就把你舅妈的道弄松了,会轮到你来把她的道弄破吗?再说,他们结婚多年无子,而且你三个舅妈都没有生育,一定是你舅舅的问题,因此我想他的性能力不会好到哪儿去,所以他的也不会大。退一步讲,就算他的大,也不会有你的大吧?像你这样大的天下没有第二个!只要没你的大,不就是不够大吗?难道我说错了吗?真气死人了!”姨妈愤愤不平。

  “就是嘛,你这小鬼,怎么那么说你姨妈?真该挨打!还替我挣了骂,让你姨妈要去我的!当你妈真倒霉!你刚才真是胡说八道,别说你姨妈没有见过你舅舅的,就算见过,那又有什么?姐姐看看弟弟的,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们说是不是呀?翠萍、艳萍。”妈妈又把大姐、二姐拉进去了。

  文静的大姐早就被我们几个的声浪语刺激得羞红了脸,这下子脸更是红到了脖子根,她娇羞地反击说:“哼,姐姐看看弟弟的算什么,还有妈妈看儿子的呢!”

  “就是嘛,不光当妈妈的看,还有当姨妈的也看呢!”二姐也开口了,还连她们的亲妈、我的姨妈也带了进去:“不光看,她们还用呢!”

  “你们说的我怎么听不懂呀?翠萍说姐姐看弟弟的,看弟弟的什么呀?是脸蛋还是身材?妈妈看儿子的,又看儿子的什么呀?”妈妈故意逗她们,也是为了替我除去她们姐妹的多余的羞涩。

  “就是呀,你们说话怎么这么难懂?艳萍说不光看、还用,看什么?用什么呀?怎么用呀?”姨妈也逗起了她的亲生女儿们。

  大姐低声说道:“你们两个当妈的怎么一个劲地逗我们?你们不就是想让我们说那两个字吗?你们当妈的都不怕不好意思,我们做女儿的还有什么好羞的?我也知道你们是为了让我们更成熟、更大胆、更开放,是为了宝贝儿好,也是为了我们好。好吧,我不辜负你们的一片苦心,我这就说:、、宝贝儿的,什么姐姐看弟弟的、妈妈看儿子的,看的都是宝贝儿的!行了吧?”真是本性难移,大姐说不羞还是羞,说完就羞得捂住了脸。

  “好,既然你们都说,我也不怕羞了,就把我刚才的话的意思说明白吧!”二姐接着大姐的话开口了:“我的意思是:不光当妈妈的看儿子的,当姨妈的也看儿子的,不光看,你们还用他的,至於怎么用嘛……”说到这里,她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

  “快说!快说!”其余的四个女人异口同声催促她,就连大姐也不例外。

  “说就说,反正你们心知肚明,就是用他的肏你们的!我也难得放肆一回,索性说个痛快。不光你们用他的肏你们的,我们姐妹三人也用他的肏我们的!我们母女五人都让他一个人的肏小!怎么样,我说的浪不浪?这下你们满足了吧?”二姐娇羞万状。

  “我这就用肏你们的,肏你们五个人的,好不好?”就着,我快速掏出了被她们的声浪语刺激得坚挺无比的,逗得她们齐声大笑。妈妈笑骂道:“臭小子,吃饭桌上,把那玩意儿露出来干什么?不怕谁把它当午餐吃了呀!快装进去!”

  “我不怕,你来吃好不好?妈妈。”说着,我挺着来到她的面前。姨妈母女四人都笑了起来,大姐、二姐、小妹还火上加油地催妈妈快吃。

  妈妈倒是大大方方,笑着说:“吃就吃,有什么了不起的?咱们在座的女人哪个没有吃过他的?在你们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以后我们几个都不应该互相忌讳,对不对?”说着,她真的低下头含住我的,我还来不及高兴,她就又吐出来了:“好了,我也吃过了,快把它放回去吧!我不过是给她们做个榜样罢了,就是要吃也要等到吃过真正的饭呀,总不能把它真的当饭吃了吧?”

  我耍起了赖:“你给她们做了榜样,谁知道她们是不是好好学习?不如现在就现学现卖,每人都吃一下吧!”说着,我挺着来到姨妈面前。

  姨妈当然不会拒绝我,也低下头含住我的吮了几下,然后催着大姐来;大姐被逼不过,再说她经过刚才两位妈妈的启发教育也开放了起来,就羞答答地也含了一下我的,不过很快就吐了出来;二姐倒也比大姐更开放一点,含着我的也吮了好几下;等轮到小妹时才让两位姐姐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开放,小妹毫不含糊地含着我的猛吮了起来,逗得我欲火高涨,加上刚才我们母子、姨甥、姐弟、兄妹、母女六人的放肆调情对我的刺激,就再也控制不住,抱着小妹的头,把她的小口当成了,快速地抽送起来。小妹知道大事不妙,想摆脱我的控制,但在我的强制下难以奏效,就顺水推舟地配合起我来。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她们母女五人全部在场的情况下,在其中四人的注视下和其中一个发生性关系,所以感觉特别刺激,不大一会儿,我就在小妹的口中射了精,小妹一口不留地全吞了下去。这就是小妹的可爱之处,换上两位姐姐就不会这么放肆,最起码到现在为止她们还不敢当着两个妈妈和姐妹们的面让我肏。我这也是因人而宜,所以才会挑小妹来达到高潮。

  在小妹口中射过精后,我挺着依然硬得发涨的想找人继续,但被两个姐姐强制着把塞回了我的裤子里,我叫苦连天,惹得她们又一次哄笑起来。

  二姐调侃着小妹说:“小妹,你还吃饭吗?”

  小妹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解地问:“为什么不吃?”

  二姐笑而不答,倒是大姐主动给小妹解开了谜团:“傻小妹,她在羞你你还不知道,艳萍是问你刚才吃宝贝儿的精液还没有吃饱吗?”说完,几个女人就娇笑成了一团。小妹先是不好意思,接着也跟着嘻笑了起来。

  妈妈真好,为了让我得到更好的享受,为了让两个姐姐对我更开放,不顾一切地给我创造机会,给她们带头,这法子真灵,从那以后,她们在我面前果然开放了许多。

  正调笑着吃着饭,我感到有点不对劲,怎么姑姑不在?我问起姑姑,她们马上不言语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默默无语。我大惑不解,连声追问,最后妈才说:“你就别问了,吃完饭我再对你说,现在先高高兴兴把饭吃完!”我只好不再追问。

  吃过饭后,和姐妹们说好晚上再去她们那里,然后和妈妈、姨妈一起来到妈妈房中,妈妈关上门,对我说:“我有个坏消息告诉你,你先答应我不能过份难过,不然我就不对你说。”

  “好,我答应你,快说吧。”

  “你走后第二天姑姑就被婆家接走生育,第四天生了个儿子,可惜只活了两天就得了产后风,我和你姨妈赶到时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婴儿夭折了。你姑姑受不了这种丧夫后又失子的双重打击,离家出走了,几天来急得我们四处寻找,到最后甚至动用了你三姨父的卫戍宪兵也一无所获。”

  我听了怅然长叹,虽然痛心疾首,却也无能为力,姑姑从此下落不明,从此姑姑的生死就成了我的一块心病。直到后来在台湾与她重逢,才放下心来,不过她已出家为尼了。这是十年后的事了,暂且不提。

  妈妈看我这种痛苦的样子,怕我伤心过度伤了身体,灵机一动,和姨妈脱光了衣服挑逗我,想藉此转移我的注意力。我知道悲伤也不是办法,於事无补,而两位妈妈独守空房熬了十来天,一定已欲火如炽,我不能让她们也跟着我难受,加上我也受不了她们那丰满成熟的迷人裸体的挑逗,就也脱去衣物,抱着她们两人疯狂地弄起来,一方面满足她们的欲望,另一方面借此发泄我心中的悲痛……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车轮大战,她们轮换着被我弄得各自大泄三次,我才依次在她们的身体中射了精。

  射过精后,我猛然想起了临去舅妈家前的那个晚上和小妹在一块时发现的问题,就问道:“妈,姨妈,我有个问题想问你们,现在我们几个人每天不停地作爱,万一你们几个中有人怀了孕,怎么办?咱家又没有别的男人,别人一定会说是我干的,到时候咱们怎么面对世人的闲话?”

  妈妈和姨妈对视一笑,笑骂道:“你这臭小子,现在才想起这个问题?早干什么了?光顾着肏我们,要不是我们早有准备,你早就把我们肚子弄大了!凭我们的家传医学,这个小问题会难倒我们吗?告诉你,我和你姨妈配了一种药,取名叫‘凤息珠’,凤指女人,息是休息,珠是取珠胎的含意,合起来的意思是女人暂时不能怀孕,是用近二十种名贵中药合成的,除了暂时不能怀孕外对身体绝无害处,反有滋补养颜之效,每天加在我们的夜宵中,我们几个人就能让你随便肏而不会怀孕,一旦将来条件允许,可以让翠萍她们给你生孩子时,药一停就行了。我和你姨妈会这么不小心,对这么重要的关键问题不早作准备吗?等你现在想起来,早把我们害死了!因为咱俩约定到你十八岁时让你肏我,所以几年前我就已考虑这个问题了,早在你破身前,我就作好了准备,我找上你姨妈商量着按祖传秘方配出了这种神药,不过那时她还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后来她也和你好上了,我才告诉她真相,她也拍手叫好。我要不早作准备,期限一到,你一肏我,万一被你弄怀了孕,我还有脸活在人世上吗?不要说别人说不说闲话,就我自己都左右为难,你说我是把孩子生下来呢还是不生?不生吧,那是咱俩爱的结晶;生吧,你说生下来的孩子该放在什么位置,是让他她给你叫哥哥呢,还是叫爸爸?是让他她给我叫妈妈呢,还是叫奶奶?”

  姨妈一听,“噗嗤”一声笑了,调笑道:“就给宝贝儿叫‘父兄’,给你叫‘奶妈’,不就行了吗?”说完,她自己也觉得好笑,笑个不停。

  妈妈一听,反唇相讥:“哼,你还好意思笑我,要是你让他肏大了肚子,还不是和我一样没法称呼?更何况要是你和你的女儿们都生了他的孩子,你说你的孩子该给翠萍她们叫什么?是姐姐还是姑姑?而翠萍她们的孩子又该给你的孩子叫什么?是平辈论交呢,还是以姨舅相称?你倒给我说个清楚!”

  姨妈连忙认错:“好妹妹,我是和你逗着玩呢,你怎么认真了?我知道咱姐妹俩现在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同病相怜,谁也不比谁好到哪里去,对不对?别生气了好妹妹,别让咱儿子看笑话,好不好?”

  “我看什么笑话?我还不是和你们一样吗?不光你们俩,还有我、大姐、二姐、小妹,现在咱们全家都是一样,不过不是同病相怜,而是同呼吸共命运,一定要齐心协力、互相关心、互相爱护,才不会像姑姑那样伤心一世,才能共渡美好时光,同享人生乐趣,对不对?”

  她们一听我这样说,知道又勾起了我的伤心事,忙连声称是,又引开话题,嘱咐我晚上去陪陪翠萍她们,她们都苦等了我十天,不能辜负她们的一番情意。

  晚上,我先去到大姐房中,大姐正端坐在床上。大姐现在更美了,她容颦为面,秋水为神,流彩的凤目,红晕的娇颜,一颦一笑都是美的化身,那隆起的胸脯纤纤的柳腰,修长的粉腿丰满的玉臀,娉娉婷婷如一朵出水的白莲,阵阵的幽香,刺激得我心猿意马。我走上前,拉着她就要求欢。

  “宝贝儿,好弟弟,别再磨人了,听姐姐给你说,我听小妹讲了你临走前那天晚上的事,怀孕的事咱们都疏忽了,我们已经有过那么多次了,还不满足吗?以后日子长呢,我们人都是你的,何必急於现在呢?万一出了什么差错,我们怎么做人呢?好弟弟,乖,来让姐姐亲一亲。”姐姐温柔地抱着我亲了一下。

  “万一出什么差错?会出什么差错?”我故意逗她。

  姐娇嗔地伸出玉指在我脸上轻轻戳了一下,笑骂道:“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调皮?你以为我不好意思说呀?!我们都已来过那么多次了,我在你面前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何况中午我们已经被两位妈妈启发、诱导过了,我和你二姐已经商量好了,以后要对你更开放些!一切都是为了你这个小冤家!你说会出什么差错?就是我们的肚子出差错呗!万一我们被你肏大了肚子,你让我们挺着大肚子怎么见人?”

  “就说是你的亲弟弟我的孩子嘛,怕什么?”我继续逗她。

  “去你的,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没一句正经的!这种事是能开玩笑的吗?人命关天呀!”大姐娇嗔着。

  我看她真的急了,这才给她讲明了妈妈早有准备的真相。

  “真的?那药对身体有害处吗?不会影响以后的生育吧?可别弄巧成拙呀!要知道我们都梦想着为你生孩子呀!”大姐高兴极了。

  “放你的一百条心吧,姨妈也参与了这件事,她会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吗?再说,她们也急着让你们生孩子,她们急着抱孙子呢!”

  “抱孙子?要是她们……”大姐说到这儿,不好意思的娇笑起来,眼中流露出狡诘、得意的神色。

  “要是她们怎样?你怎么不说了?”我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要是她们和你有了孩子,她们是抱孙子还是抱……”大姐说到这儿,再也不好意思说下去,娇羞地掩口娇笑着。我这才恍然大悟,没想到平日温柔贤良的大姐,可能是受了午饭时那番调笑的影响,今天竟也开起了我的玩笑,而且还是个这么隐晦、这么秽的玩笑,觉得她更是艳丽动人,再也控制不住,一把抱住大姐狂吻起来。

  大姐的樱唇已经火烫,粉脸发热,显然也已欲火沸腾了。她把香舌自动伸入我的嘴中,热烈地、毫不保留地热吻着我,看来,她也已经控制不住了。

  经过热情的长吻,我们的情欲都已到了爆发的极限,呼吸也越发急促,衣服已经成了我们最大的障碍,被我们互相三两把就脱光了。

  我把姐姐放在床上,随即压了上去,挺起粗大的,在姐姐那迷人的户上摩擦了几下,龟头沾上她那多情的春水作为润滑,对准她的玉洞一用力就闯了进去,开始疯狂地用力地抽挺起来。

  “啊……小弟……轻点儿……怎么你每次都是这么猛呢?姐受不了你那蛮劲啊!”大姐是属於淑女型的,受不了我的狂轰滥炸。

  “姐,我爱你呀,我要让你得到最大的快乐!”

  “让姐快乐也不能这么狠呀!像要把姐的花心插破似的!真把姐弄出毛病来你不心痛吗?把姐的弄破了,姐倒不怕,姐心甘情愿,就怕你不能玩了,那不是连你也不好过吗?”姐温柔地劝着我。

  “不怕的,姐,怎么会弄破呢?以前弄了那么多次都没有破,现在怎么会破呢?你还是时让我开苞都不怕,现在都适应我这了,怎么会又受不了啦?”我继续猛干着。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爱惜姐姐?姐真的受不了你的!姐以前是不忍心扫你的兴,怕你得不到满足,强忍着接受你的猛弄。现在你都有这么多女人陪你了,在我这儿不尽兴可以去找艳萍、丽萍或者妈妈们,让她们接着再来。你想让姐快乐,姐知道你的心思,但也得因人而宜呀!你要是再这样整姐,姐可就要生气啦!”

  看来大姐是真的受不了我这种猛弄,要不是这种痛苦到了忍耐限度的极点,实在忍受不住,她是不会为难我的,像她那么爱我,怎么会舍得拂我的意呢?

  第二天我去问两位妈妈,她们仔细询问我每次弄大姐时的感受,又去问大姐,大姐不好意思地讲了和我行房时部的感觉,然后她们要求察看大姐的户,大姐知道事情的重要性,顾不得不好意思,再说在两位妈妈面前她也没什么难为情的,就让她们仔细地翻弄检查了自己的户。

  最后在她们的一再要求下,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