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漫步皇庭,谁人可挡。(1/2)

加入书签

  “咦!你是?邪剑傅红叶?”

  发须皆白的白发老者若有所思的看着蒙面黑衣人道。随-梦-小说 suing la

  “傅红叶?他算个什么东西,也配和老夫比!”

  黑衣蒙面人勃然大怒,可闭关时间过长,长时间未与人说话的他,语气未免生硬,让人听着十分不自然。

  而这,在白发老者看来,更落实了黑衣蒙面人的身份,试问,若是中原人,说中原话又为何会如此生涩,反观对方的招式,似是而非,亦一定是为了掩饰什么。

  “不用装了!你便是域外第一高手,邪剑傅红叶。想不到,你竟然会孤身闯入我大宋皇庭,当真不将老夫放在眼中。”

  白发老者一脸淡然的看着黑衣蒙面之人,一脸淡然。

  “你洛天机算个什么东西!”

  黑衣蒙面人不屑的看着白发老者。

  “好!很好!既然如此,手上见真章!我到要看看,所谓的域外第一高手到底有何实力,又或是传闻言过其实!”

  洛天机一脸怨毒的看着傅红叶,万万没想到对方竟是如此不识抬举,本只欲让对方知难而退,却不想连自己也被小看。

  “哧溜…”

  洛天机手中长枪在青石板上划拉出一串火花,快速的向着傅红叶刺去。

  被洛天机认定为傅红叶的蒙面黑衣人一声冷哼,手中剑锋一转,只见他青锋斜削,俨如狂风扫叶,剑尖直刺,又如暴雨摧花,剑光忽东忽西,忽聚忽散,翩若惊鸿,宛如游龙,让洛天机只觉得漫天剑影袭来。

  眼前尽是点点寒芒,恍若漫天雪花飞舞,忽左忽右,让人难以捉摸。

  洛天机心下警惕,这便是邪剑傅红叶的成名剑法,暴雨疾风剑,狂风落叶漫天卷,飞花逐月似人间。寒星点点雪满天,旦夕之间入黄泉。

  这便是江湖上中人对他剑法的描述,可见这套剑法在江湖上的盛名。

  洛天机面色凝重的看着被他认为是傅红叶的蒙面黑衣人,手中长枪一抖,化作漫天枪影,一时间,天空中仿若梅花点点,呼啸的罡气,带起凌冽的劲风,吹得不远处的各种名贵花草乱舞。

  一寸长,一寸强!比起洛天机手中长枪,傅红叶手中三尺青锋便是短上不少,这倒是让洛天机占了兵器上的优势。

  蓦然,傅红叶手中剑锋一转,招式一变,招招诡异莫测,直攻人要害,豁然是中原失传绝学追魂十三式,式式击人要害,令人防不胜防。

  “铮!铮!铮!”

  洛天机以不变应万变,手中长枪舞得密不透风,将傅红叶手中三尺青锋死死挡在枪影之外。

  好一个洛天机,一套磐石枪法当真是被他使得滴水不漏,不管傅红叶的招式如何猛烈,犹如疾风细雨,绵延不绝,一时三刻,却是未能冒进半分。

  磐石将军果然是名不虚传,不仅善于带兵防守,手上功夫更是让人不可小视。

  渐渐的,洛天机越打越顺手,招式衔接之间,越发的圆滑,让人生出坚不可摧之感,经过这么一会的拼斗,他仿佛又找回了当初纵横疆场的快意,好久不曾动用的功夫,越发的娴熟。

  “铮!”

  又一次枪剑相击之后,傅红叶手中长剑豁然归鞘,身上气势亦是一变。

  “铮!”

  鞘中长剑猛然出鞘,借由人体的冲式,一剑向着洛天机斩去,这一切,让他有些措手不及,方才傅红叶突然收招,便让他有些疑惑,此刻又豁然出手,竟是让他出现短暂的失神。

  这是何招式,为何?为何老夫从未见过!

  洛天机这么一失神,原本圆润的枪式出现了漏洞。被傅红叶一剑便破开了重重枪影。

  此刻,洛天机心中悔恨万分,万万没想到这一剑竟会如此迅捷,强势。

  自己仅仅短暂的失神,便被对手抓住了机会,破开了自己引以为傲的防御,甚至威胁到自己的生命。

  不及多想,多年的军旅生涯让他本能的就地一滚,躲过这必杀一击,不过,胸口的劲装被划开一道很大的口子。

  风吹过,几缕银丝飘落,傅红叶手执三尺青锋傲然而立,并没有追击,淡淡的看着狼狈不堪的洛天机。

  窘迫的从地上站起,洛天机苍老的面容羞得通红,心爱的长枪摔在一边,此刻也顾不得拾起,低头看了看胸口被划破的衣衫,风中犹在飘飞的银丝。

  这一切,仅仅发生在瞬息之间。败了!自己败得很彻底。

  “我败了!可你!若是要闯这皇庭重地,除非从我身上踏过去。”

  洛天机右手虚握,长枪再度飞回他的手上,竟是凌空摄物。

  “你!并非我的对手!”

  黑衣蒙面人傅红叶看向洛天机道,对于听见声响而来的大内侍卫,一脸不以为然。

  “是!或者不是!这已经不重要了,我余生的目标,便是守护这皇庭,未经允许,任何人不得踏越雷池半步!”

  洛天机一脸决然的看着傅红叶,手一抖,挽了一个枪花。

  “既然如此,老夫也便不再留手了!”

  被认定为傅红叶的蒙面黑衣人此刻亦是来了火气,想不到对方竟是如此不识抬举。

  “铮!”

  洛天机也不答话,手中长枪表明了他的态度,枪若游龙,上下翻飞。他竟是主动开始进攻,要之先前他可是一味防守的。

  “哼!”

  黑衣蒙面人一声冷哼,手中三尺青锋吞吐着慑人的剑芒,让赶来驰援的大内高手纷纷后退,好可怕的威势。这,便是自己与真正绝顶高手之间的差距么?

  众人脑海中齐齐冒出这样一个想法。

  洛天机的只攻不守,以伤换伤的拼命打法一时间倒是给蒙面黑衣人带来些许麻烦,一时间,他亦是只有见招拆招,步步为营。

  在场的大内高手看着以攻对攻相互攻伐的两人,可算是为他们两人捏了一把汗。

  同时,更是看得如痴如醉,虽说大部分的人甚至都未曾看清他们的招式,一时间更是直觉得双眼发话,头疼欲裂。

  “铮!铮!铮!”

  黑衣蒙面人手中长剑不知不觉间,更是连连击洛天机手中长枪的一处。

  “好!痛快!”

  洛天机一声大喝,手中长枪舞得越发迅疾,功力亦是越发的凌厉。

  黑衣蒙面人目光一凝,手中长剑豁然刺出,一式三剑击在洛天机手中长枪薄弱处。

  “咔!”

  一声脆响,洛天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