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龙之怒(1/2)

加入书签

  “不是他?”渔夫愕然。

  这些怪物他自己都很难打赢,更不要说从层层包围之下救出自己的女儿了。

  除了赵洛慕,难道还有人能够力敌这个怪物不成?

  “嗯,是一个别的大哥哥。”阿祈说。

  “他打退了山鬼?难道他也是仙人?”渔夫问道。

  “他好像都没有动手,山鬼好像都听他的命令……”

  渔夫愕然:“你不会是被一只山鬼救了吧?”

  “不是!他是人!而且山鬼怕他!”阿祈很认真地大声反驳。

  “山鬼很怕他……”渔夫眯起了眼睛。

  山鬼连抬手就可以杀掉他们的赵洛慕都不怕,他们还会怕什么人?

  渔夫想象不到,他也没功夫去想。

  只见他一把抱过自己的女儿,轻轻地说:“我们逃走吧。”

  “妈妈呢?”阿祈仰起头问。

  渔夫浑身一震,失而复得女儿的喜悦被瞬间冲淡了。

  曾几何时他也是拯救一方的英雄,而现在,他只是一个连自己心爱的人都救不了的……懦夫!

  “爹,我今天特意留了一束香石竹,这束花我都忍住没有给花神,就是要给妈妈的……”阿祈的声音越来越低落,“妈妈……是不是被怪物杀掉了……”

  “原谅爹没用……”渔夫孱弱地说了一句。

  “爹也已经受伤了……”阿祈轻轻地说,“爹也已经尽力了。只是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英雄,也根本不会有人能拯救所有人……”

  “阿祈……”渔夫从小给自己的女儿灌输的观念在一瞬间全部崩塌。

  但渔夫无能为力,他救不了自己的爱人,也说服不了女儿相信英雄。

  “我明白了,爹爹,我们走吧。”她说话是那么地轻盈,轻轻地说我明白了,轻轻地说我们走吧。

  渔夫像是一个败者一样垂头丧气。

  他潜意识里认为女儿的思想一定走到了极端,但他现在一来有心无力,二来,他也觉得自己失去了作为父亲的权力。

  他给不了女儿一个和平的童年,又有什么资格去教导她,去指引她?

  某种意义上说,她女儿性子里的极端成分倒很大一部分是传承自他的。

  逃走吧,逃走吧。

  他轻轻抱起女儿,仿佛是想要逃避一段回忆一样,发疯般的冲出去。

  但其实他也知道,这一切都是逃不掉的,他逃了半辈子,灾厄始终如影随形——他刚一出门,一声震天的吼声响彻朝桦城。

  渔夫轻轻放下了女儿。

  没有结束,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之前的暴乱虽然已经成为了所有人的梦魇,但那一切也不过只是一个开幕式。

  真正的恐怖才刚刚降临,尚沉浸在丧失亲人的哀痛和苟活下来的庆幸中的人将再一次面对绝望。

  那是一头龙,一头匍匐在城墙上,俯视着苍生的龙。

  它的眼瞳中闪烁着青色怒焰,看到诸多山鬼的尸体遍布在这里,食欲驱使着他杀戮的**高涨,再加上之前他察觉到山鬼王的气息是在这里消失的……

  这怒意和饕餮之欲的含混在一起,让虚龙几近暴走。

  它像是一个饥饿的大汉盯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