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凶手(1/2)

加入书签

  警察很快就到达了现场,目暮警官,高木警官,佐藤警官,白鸟警官……来得都是熟面孔。

  封锁现场,采集物证,询问目击证人……一整套繁复的刑侦流程,在这些精干的警察手里,自然是驾轻就熟。

  “那么也就是说,这位格洛丽亚修女在意图行凶的时候被你们制服,接下来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死了,对吗?”

  高木警官在一边询问着艾卡、罗宁和泰蕾莎三个修女。

  我则在一旁小声问柯南,关于能引起心脏病的奇怪药物到底是什么。

  “洋地黄。”柯南沉声道“灰原告诉我,考虑到隐蔽性,见效速度和入手的难易度,最合适的药就是洋地黄。”

  “是一种中药?”

  “嗯,是一种可以有效治疗心力衰竭的处方药,在大医院和大一点的药店,都能买得到。”柯南点点头。

  “那如果这种药服用过度的话……”我似乎明白这药的毒性在哪里了。

  “一旦服用过量,就会造成脉搏跳动过缓,心脏收缩推迟,回流血液增加,造成心室需要的氧气量减少,从而将导致心绞痛和心肌梗塞。”柯南表情凝重地道。

  “原来是这样。”我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看向耶斯卡修女倒下的位置。

  “不出意外的话,格洛丽亚修女的死,就是耶斯卡修女的手笔吧?”

  “应该是这样没错。”柯南赞同地点点头。

  “只要在袖口藏一点药粉,在背对着我们的时候,给格洛丽亚修女的红茶中加上一点,应该是毫不费力的。”我一边回想着当时耶斯卡修女的动作,一边喃喃说道。

  “没错。”

  “那么……”

  说到这里,我和柯南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地道“只要检测耶斯卡修女衣物上的残留,就可以找到证据了。”

  “很遗憾,两位小朋友。”

  正当我和柯南说着话的时候,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月岛亚纪蹲在我和柯南的身前,微笑着道“心衰是耶斯卡修女的老毛病了,所以她一直有服用洋地黄治病的习惯,所以即便是从她的身上检测出洋地黄的成分,也说明不了什么。”

  “不,这恰恰说明,耶斯卡修女就是犯人。”柯南摇了摇头。

  “哦?为什么?”月岛亚纪微微一讶。

  “很简单。”柯南自信一笑,对着月岛亚纪伸出大拇指“第一,耶斯卡修女是在场唯一一个可以合法持有洋地黄的人。”

  “第二,”柯南继续伸出他的食指“耶斯卡修女有杀人的动机。”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柯南伸出中指“耶斯卡修女是最后一个接触过格洛丽亚的人,而且,从格洛丽亚起反应的速度来看,洋地黄的浓度恐怕相当地高,只要检测一下格洛丽亚喝红茶的杯子中的洋地黄浓度,就完全可以确定,真正的杀人凶手了。”

  “说不定,是别人在格洛丽亚的杯子中,下了大份量的洋地黄,以此来嫁祸耶斯卡修女呢?”

  “不会,”柯南笃定地摇头,眉头微微一挑“你不要忘了,在把红茶喂给格洛丽亚之前,耶斯卡修女自己也喝过一口。”

  “啊啦,嘛,这点我倒是忘了。”月岛亚纪忍不住微微掩口。

  “嗯,事实已经很明了了,唯一的问题就是……”我点点头,看向柯南。

  柯南心有灵犀一般微微颌首回应了我一下。

  “什么什么?你们不要打哑谜嘛,也跟我说说好不好?”月岛亚纪兴致盎然地看着我和柯南,眼神在我们之间来回地流转。

  “是死因的确定。”柯南沉声道。

  “这种药物能从血液残留中检测出来吗?”我轻声问道。

  “不能。”柯南摇摇头“由这种药所引发的病症,表现和心脏病完全相同,不做解剖就不可能发现血管中的药物残留和心脏的损坏程度,英国的推理小说女王阿加莎,就曾经在她的小说《死亡约会》中曾经写到过。”

  “解剖?那岂不是要等上好多天?”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柯南同样有些头痛地皱起了眉头。

  “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就算等得时间久一点,最后犯人还是会锁定在耶斯卡修女的身上的。关键的问题是……”

  说到这里,我也忍不住头痛了。

  “是啊,关键的问题是,耶斯卡修女也死了。”月岛亚纪幸灾乐祸地为我和柯南补上了一刀。

  “如果说,格洛丽亚的死是因为洋地黄过量,那么,在场的人中,最了解洋地黄的人,莫过于耶斯卡修女本人,那么,她为什么也会和格洛丽亚一样,以心脏病发的症状死掉呢?她有服用大量洋地黄的机会吗?”柯南有些不解地皱起了眉头。

  “我觉得没有。”想了一下,我否认了柯南的想法。

  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如果耶斯卡修女决定以洋地黄来杀死格洛丽亚,那么,她绝对会对洋地黄的使用格外小心,又怎么会因为同样的手段死掉呢?

  况且,她不论是早饭还是红茶,都是和我们一起用的,根本就没有单独吃过什么东西,又怎么会有洋地黄服用过量的机会呢?

  难道真的是偶然的心脏病发作?

  别逗了,哪有这么蠢的巧合。

  “喂,你有没有感觉,这屋子里面有点热?”一直想着问题,我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全力运转的机器,全身有在发热。

  “没有啊,我倒是觉得还挺凉快的。”柯南依然在思考案子中的问题,完全没有发现,自己也开始微微冒汗了。

  “会不会……是茶壶里本身就有洋地黄?”月岛亚纪突然出声道。

  “什么?”我和柯南同时一惊。

  “嘛,我之前机缘巧合之下,对洋地黄这种东西也有一些了解。”面对我和柯南同时的直视,月岛亚纪有些不自在地偏过眼神,不与我们对视。

  “我听说,这种药是很容易蓄积中毒的,一般情况下,每服用一次,要相隔很长时间,才能够服用第二次。所以……”

  “所以如果持续少计量在饮食中添加的话,耶斯卡修女就会不知不觉中毒。”顺着月岛亚纪的话,我和柯南同时出声道。

  “没错。”月岛亚纪点点头,道“而且你们也许不知道,刚刚泡的那个红茶,是耶斯卡修女最喜欢的锡兰汀布拉红茶,平时她很少拿出来给别人喝。”

  “你是想说,有人在暗中持续给耶斯卡修女的红茶中下毒,然后就在刚才,耶斯卡修女体内的毒量达到了临界点?”

  柯南站在那里,手指不住地摩挲着自己的下巴。

  “可这临界点,就刚刚好在刚才达到了?”我将信将疑地看向月岛亚纪。

  直觉告诉我,事情大概没有那么简单。

  “会不会是壶有问题?我听说,在中国有一种叫做‘阴阳壶’的东西,里面设有机关,可以让其中一半的东西有毒,一半的东西没有毒。”说着,我看向被鉴识课收好的银色茶壶。

  “呐呐,佐藤警官,那个壶,说不定内有玄机哦,毛利大叔是这么说的。”柯南的动作一向比我快,我这边刚想到这一点,柯南就已经跑过去跟佐藤警官说了。

  “毛利先生说的?我知道了。”

  听到柯南如此说,佐藤警官当即打开密封袋,开始查看起茶壶来。

  “怎么样怎么样?里面有什么有趣的东西吗?”柯南装出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在佐藤警官身边探头探脑。

  “好漂亮的茶壶啊。”

  “不关我的事啊,是月岛姐姐让我去泡茶的,茶叶是她说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一边的罗宁见警察在仔细查看茶壶,忍不住害怕地叫出声来。

  “我知道!”艾卡突然出声,伸手一指月岛亚纪“她一直想要在修道院里做正式修女,于是为了讨好耶斯卡修女,总是隔三差五送她礼物!那个红茶就是她送给耶斯卡修女的!”

  “哦?”

  罗宁这句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月岛亚纪。

  “没错,茶叶是我送给耶斯卡修女的,那又怎么样?这又不能证明是我下的毒!”月岛亚纪不屑地撇了撇嘴。

  “把厨房剩下的茶叶带回鉴识科检验。”目暮警官转头对高木警官吩咐了一句。

  “不好意思,能请您跟我们回警局,协助一下调查吗?”佐藤警官上前对月岛亚纪肃然道。

  “啊?我为什么要去警察局?开什么玩笑!”月岛亚纪一脸的不耐烦。

  “呐呐,不如先把茶壶里面剩余的红茶成分也做一下检验吧?说不定里面有毒呢?”柯南在一旁怂恿佐藤警官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