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世:你诱了我的身,我祸了你的心 138(1/2)

加入书签

  星华面容平静,“想让我们去寂天神殿,仅有这句话恐怕不够。”

  “第一个说你们有私情的人,找到了。”

  彩凤以为星华会惊讶,可他的脸上依旧淡定,看不出半分紧张的感觉,好像在听一件完全与他无关的事情,淡定让她坚信此事肯定是一个误会。可是,说他和飘萝有私情的人又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何况那人为何要针对他们造出这样的谣呢?可任谁都知道,此事非同小可,星华被牵连进去,他似乎一点儿都不担心。

  星华从容的对彩凤说道:“我进去叫飘萝,随后就来。辂”

  “好。”

  回到后园的星华并未第一时间跟飘萝说彩凤来的事情,站在她的身边看着她把字写完,毫笔落下最后一画,他满意的点头,“有进步。妯”

  “这还用说吗?名师出高徒。”

  飘萝搁下笔,赏了几眼自己写的字,转头问星华,“师父,刚才是谁来找你做什么呀?”

  星华抬起双手握着飘萝的双肩,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温和平缓,不想吓到她,“阿萝,有件小事需要我们一起处理,你有信心吗?”

  “嗯。有!”

  “记住我的话,不管你等会听到什么,看到什么,你都只准有一个念头。”星华抓着飘萝的手指不自觉的紧了一些,“否认和我有男女情!”

  飘萝紧张了,看着星华,“出了什么事吗?”

  “别担心。不紧张,好不好?”星华微笑的看着飘萝,鼓励着她放松,“你想不想永远跟我在一起?”

  “想!”

  星华眼底的笑浓了一点,“这就对了。阿萝,不要担心,什么事情都有我在,你要做的,就是绝不承认对我有除师徒情以外的情感,明白吗?”

  飘萝点头。

  星华放开飘萝,道,“走吧。”

  “去哪?”

  “寂天神殿。”

  听到寂天神殿四个字,飘萝刚刚建立起来的心理警弦一下绷不住了,眼中满是恐惧的看着星华。不!她不去寂天神殿,不去那儿,到那儿的恋人都被活生生的拆散了,从来没有哪一对人从里面走出来过。她不去,她不要灰飞烟灭,她不要像鹊灵和立夏那样散去魂魄生生世世永别。

  飘萝一步步的后退,喃喃低语,“不去,我不去……”

  “阿萝?”

  飘萝退得更快,“我不去寂天神殿,我不那儿,我不要去,好看的小说:。”

  星华眼疾手快的逮住飘萝,就怕她出现这种情况,没想到还是出现了,鹊灵和立夏的事情在她的眼前发生给她带来了相当严重的心理阴影,他真怕她今天会出什么状况。

  “阿萝,冷静。”星华目光定定的锁着飘萝的眼睛,“你相信我吗?”

  飘萝的眼含害怕,看着星华不知道说什么,她是爱他的,可她很清楚仙界不会允许他们相爱,此时她不知道要相信什么,无情的仙规不会因为他是仙首就网开一面,她怕,她真的害怕会和他分离。

  “阿萝,你只要否认和我有情,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嗯?”

  寂天神殿还有人在等着他们,星华并没多少时间和飘萝耗着,牵着她的手朝宫外走,边走边叮嘱飘萝,“阿萝,不管遇到什么事,我都和你一起面对。。慌乱,只会给别人可乘之机。寂天神殿不可怕,不要在心底先吓唬到自己,一切有我。”

  看着星华的侧脸,飘萝千万个不想出宫,他拉着她,她没有后退的选择,只能跟着他一起向外走,去面对她最害怕面对的事情。她真想待着星华宫就能避开所有的事情。

  星华牵着飘萝,一时间觉得不管什么语言都显得很苍白,他不知道要怎么安抚她。仙规终年不变,而他们确实是犯了仙律,别说她害怕,连他都十分的不安,只是丝毫不能表现出来。

  “师父,我……”

  星华不得不停下脚步看着飘萝,耐心的道:“阿萝,跟我一起来度过今天的难关,好不好?”

  “好!”

  朝寂天神殿飞去的路上,星华不得不放开飘萝,看着她尽力装平静的脸,忧心忡忡。莫说几位道法高深的上仙,便是大仙都不容易对付,她若不能做到若无其事,很容易就会被他们看出问题的,到时不管他身份多尊贵都难保她的安全。

  到达寂天神殿前,星华对飘萝道:“阿萝,你说没有,有也是没有。可记到心底了?”

  “嗯。”

  落到肃穆的寂天神殿门外,飘萝反而不害怕了,来都来了,她小心面对便是。有时人就是这样,心中担心的事情发生时,无比担忧,不敢行动,慌不可处,可一旦躲不过的残酷现实展开在眼前时,反而冷静下来,只因,怕已无用。

  寂天神殿的门两旁站立着六名面无表情手握长戟的天兵,见到星华时,整齐出声,“星华上仙。”

  星华莲步匀匀的朝神殿里面走,飘萝跟在他身后两步之外,见他们走进来,议论纷纷的仙家开始放低声音,窃窃私语,让飘萝安心的

  是,大部分的人似乎对她和星华的传闻不大相信。只是,见到寂天神殿中间站着的人时,飘萝吃了一惊。

  归冉!

  他怎么……

  殿中,星华停下脚步转身看着飘萝,抬手将她招到身边,“不怕,有我。”说完,放下手,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向自己的主位,优雅落了座,看着殿下站着的归冉和飘萝。真想不到,事情竟是归冉散播看来的,他缘何发现飘萝跟自己有私情的?

  看到星华没有像当初的立夏那样跪在殿中,飘萝的心又安定了一些,立夏那时已经没有反抗的能力,而她的他,还是仙界权利地位和法术最高的那个人,有他在上面护着她,她明白那些想看她笑话的人没法对她怎么样。

  “飘萝,你可知为何叫你来寂天神殿接受审判?”彩凤冷冷的模样让飘萝觉得自己之前在天凤宫和她相处还不错的记忆都是幻象,她还是如此冷冰冰跟谁都不亲近的模样,其他书友正在看:。

  飘萝道:“不知。”

  “仙界谣传你和……”彩凤停了一下,“星华上仙有男女私情,你可知此事?”

  “谣言也能信吗?”飘萝反问。

  彩凤的目光看向飘萝身边的归冉,“飘萝说是谣言。。归冉,把你之前跟我和赑屃上仙说的话再当着大家说一遍。”

  飘萝看着归冉,不敢置信,难道师父和自己的事情是被他捅出来的?他是怎么知道的?

  归冉不敢看星华的眼睛,偷偷看了一眼飘萝,见她看着自己,愈发不敢正大光明的看她,怕见到她憎恨的目光。

  “我……我不记得我说了什么。”归冉当场推翻了自己之前说的话。

  彩凤诧异,隐约有些怒气,“归冉,你再说一遍,你记得还是不记得你对我和你师父说过什么?”

  寂天神殿里安静极了,所有人都在等归冉出声。

  好一会儿之后,听得赑屃喝道:“说!”

  “归冉,若是确有其事,你当大胆的将你看到的都说出来。如果你造谣生事,恶意诋毁仙首星华和他弟子的清誉,你知道要承担什么后果。”彩凤怒目瞪着归冉,“仙界仙规岂容你如此儿戏的玩弄。”

  “我……我真的,我没……”

  归冉说话的声音在颤抖,没有平时嬉闹时的洒脱,他不想害飘萝,可是他真的受不了自己看到的场景,每天夜里翻来覆去都是那副画面,他都要崩溃了。他很清楚自己和飘萝不能有什么,他也一直都压抑着自己的感情,只是当她的好师兄,从来不敢有非分之想,可是她怎么能跟自己的师父有染。这一点打击,对他实在太大了,原来她那么在意她的师父并不单单是敬爱,还有女子对心上人的深情厚爱。

  白寅神严声厉的道:“归冉,你可知散播谎言侵扰仙首是什么罪责吗?”

  “我没有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