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世:你诱了我的身,我祸了你的心 148(1/2)

加入书签

  仙界寒霜月过完。

  南天大殿新始议事时,一朵形如莲花的祥云飘下来,一袭蓝色仙服的星华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相比一个多月前的他,仙气显得更加逼人,蓝色的仙光变得很纯净。

  走到自己的座位前,星华无声的落了座,看着殿中。

  白寅和彩凤等上仙看着星华,又相互看了下,忽然就回了?也好,反正他之前也经常这样,平时找不见人,南天大殿大议事的时候就会回来。收了飘萝之后,倒是见到他在星华宫的时间长多了,没想到,飘萝一走,他又是长期见不到人。

  从凡世的瘟疫、战争到魔界魔心的大肆养兵…辂…

  南天大殿的议事内容一个比一个严肃,可不论是多么严峻的情况,星华都面不改色的听着汇报,然后做出部署和防范。众仙觉得,星华好像不是星华上仙了,但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劲,他明明还是仙首啊,为什么感觉不大像呢?

  几乎到日落,南天大殿的议事才结束。

  星华从仙位上站起来,准备离开,被白寅叫住了婺。

  “星华。”

  星华稍稍偏转了一下头,看着走过来的白寅。

  “寒霜月里你都去哪儿了?”

  “有事?”

  “呃,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找你下棋总找不到你,随便问问。”

  星华淡淡的应了声,“嗯。”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彩凤走到白寅的身边,看着星华的背影,“你觉不觉得星华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什么不一样?”

  “说不出来的感觉。”

  白寅笑了下,“以前不就这样吗,万年不会有变化的表情,遇到什么事都很淡定,从容自如。”

  彩凤皱眉,“不对。感觉不太对。”

  “哎,白寅,你注意到没,星华的青龙碧心簪好像又回到了他的头上。”

  白寅开始朝南天大殿外走去,“没注意。”

  “那么显眼你没看到?”

  “我又不是女人,盯着他看干嘛。”

  一句话,堵得彩凤找不到话说,瞪着白寅的背影,择了旁边另一个大门出去,等到她想找星华的时候,发现又找不到人了。

  无果,彩凤只好到星华宫去找星华,寄希望他能趁着这次回来到星华宫里待一会儿。

  .

  星华宫的门外。

  彩凤看到花翘在门外坐着,一下便明白星华没有回来。人虽没找到,但她的心情却是说不出的好。装作若无其事的走过去,走进星华宫里找星华,发现星华不在,故作诧异。

  “怎么会不在?”彩凤‘不信’,嘀咕着,“追着他的脚跟来的,没想到还能错过。这个星华,真是跑的快。”

  追着他的脚跟……

  花翘叫住了离开的彩凤,“你站住。你说追着星华来的?星华回来了?”

  “不然你以为本仙有功夫闲的跑来找你?”彩凤头也不回的离开。

  花翘看着星华宫大门的前方,星华回来了,那他为什么不回宫来看她?难道他就一点儿都不担心她吗?星华宫不是她的家,飘萝不在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回宫了,扔她一个人在宫里,这就是他的待客之道吗?没有飘萝在宫里需要照顾,他就想不到她吗?

  “小师姐。”

  连心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她们在星华宫住了一个多月都不见星华上仙,他好像忘记星华宫是他的一样,现在回了仙界也不回宫,她们为什么要住在这里啊?

  “我们为什么要来仙界住在星华宫啊?”连心看着花翘,“这里没有师父师兄师姐和小伙伴们,也没有各种小动物玩,每天就是在星华宫里晒晒太阳看看花草,一点都不开心,我们为什么不回凌霄神山呢?”

  她真的不明白,既然星华上仙不回宫,那他们住在这里也没什么意义啊?小师姐都见不到星华上仙,何必在这里一直等他呢?

  是啊,她为什么要在星华宫里一直等他呢?在这和在凌霄神山一样见不到他。飘萝已经去摩陀天山了,十年之后才能回来,这十年她完全不用担心啊。

  不!

  她不能走,她走了,说不定星华就回来了。凌霄神山是有师父师兄师姐不错,可那里没有他的气息,在星华宫就算他不回来,她也能感觉到这里是他生活了百万年的地方,每一处都好像留存着他的身影,空气里都是他的感觉。飘萝离开十年,这就是她的机会,如果她放弃了,飘萝修行期满回来,他们不就能再续前缘了?她要趁着这十年的时光将飘萝从星华的心底赶出去,不能浪费掉这次绝佳的机会。

  “小师姐,我们回去好不好?”

  “不。”

  花翘十分肯定的回答,对着连心道,“如果你不喜欢这里,你可以回去。”

  “小师姐,我怎么能扔下你一个人回凌霄神山呢?”连心想不明白花翘为什么不肯回去,“星华上仙不在宫里,你又不爱出宫和别的仙人玩,我觉得你每天都不开心,回凌霄神山

  起码还有师姐能陪我们啊。”

  “我不需要别人陪。连心,你回去吧。”

  连心急了。

  “小师姐,我就是说说,我不走,我不离开你。”

  花翘笑了一下,“连心,我没有生气,我是真的觉得你可以回去。你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我在星华宫能照顾好自己。”

  “不。你在哪我就在哪。”

  连心默默的叹气,话虽这样说,可是真的觉得星华宫一点都不好,在这里总觉得自己和宫外的仙子不是同一类人,融合不到一块儿去,或者说她根本没机会和仙界的仙子们相处,小师姐不出宫,她也不能离开,至多在星华宫里四处走走,始终不如在凌霄神山里自在。

  “连心。你现在连我的话都不听了是吗?”

  连心解释,“不是的。小师姐,星华上仙不回宫,如果我走了,你一人在宫里,说话的人都没有,你就让我留下吧。”

  星华的不回来让花翘难受,若是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习惯也就罢了,可飘萝在的时候他明明是每天都回来的,偶尔有一次不回宫,也会尽快的回家,现在是整月整月的不回来,人影都看不到一个。今天都回了仙界居然还不回来,对他而言,自己就那么没有份量吗?

  “连心,随我去找找星华吧。或许,他现在还在仙界什么地方。”“好的,小师姐。”

  花翘在仙宫里找星华,直至深夜都没有看到他,不得不失望的回到星华宫。

  在西楼的房间里,花翘在**上整整坐了一晚上,想着星华对自己的点点滴滴。以前明明很在乎她很关心她的,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子?是飘萝,肯定是因为她的存在,没有收徒的时候,星华对她绝对不会是这样,如果没有飘萝,她也不会觉得有人威胁到了自己在星华心目中的地位,所有的问题都是出在飘萝的出现,没有她,她和星华就能回到原来的样子。

  .

  半年过去。

  花翘还在星华宫里住着,而星华,六个月内,都没有回星华宫一次,在仙界的人眼底,都不知道星华宫到底是星华的还是花翘的了。

  每月一次的南天大殿议事星华总会及时的出现,但在议事之后就不见踪影,谁都找不到他,只是每次见到他就觉得他越发清冷几分,倒不是说他变得不仁慈,而是那种可远观不可近处的感觉越来越浓,他周身的仙气越来越厚重的感觉,让人不敢直视。

  仙界恢复的宁静。

  恢复到了没有飘萝在时的感觉,不再听到天宫里时不时传开中气十足的‘贱人’吼声,也不会出现仙家们去星华宫告状的景象,更加没有听到曲星君或者太白星君跟别的仙家抱怨‘星华上仙的徒儿真是气死人,气死个人啊……’

  慢慢的,飘萝似乎淡出了人们的记忆。

  连彩凤上仙都好像将飘萝忘记了一样。

  .

  飘萝离开的第七个月。

  花翘发觉每月伊始的时候星华会到南天大殿议事,便在大殿外面等着他。可她刚看到他出来,眨眼他就不见了。

  足足等了一个月之后,花翘才等来第八个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