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流离(1/2)

加入书签

  “快点!磨磨蹭蹭的!还当自个儿是王爷公主呐!要不要小的给您雇个轿子啊!哈哈哈哈!”赤化城外的官道上,一个押解囚犯的小兵手里拿着鞭子调教着手底下的一批犯人。

  作为被调教对象中的一员,崔文槿,不,她现在是李欣——天舟清王的嫡女,天舟刚刚驾崩的先帝亲封的安溪公主,此刻却像狗一样被人踹着往前滚。

  在牢里的日子,李欣经常让那位王妃母亲用稻草在地上画一些字给她看。比如他们一家的名字,她的封号,现在是康平二年以及其他她想知道的信息等等。那王妃只当李欣好学,便也十分高兴地写给她看。

  官道上三三两两的马车驶过,偶有车夫探头往这群人看上几眼。那瘦高个便凶神恶煞的挥鞭威胁:“看什么看!再看抽飞你的脑袋!”

  然后那些马车便更加迅速的疾驰而过。

  “他娘的!老子都没车坐,都是你们给连累的!”鞭子向前一甩,鞭尾又带到了最前面的男子身上,“还当有多尊贵,还不是被老子这样的庶民抓在手心,随意搓弄!”

  被抽到的正是清王李怀瑾,他闷哼了一声,没有反抗,又继续向前走。

  比起被踹了两脚的李欣,她的这位父王显然更是凄惨。他身上穿着被鞭子抽裂的长衫,脚上带着沉重的脚镣,脚镣间连着叮当作响的铁链,走在人群的最前方。那瘦高个只要瞧他走的稍微慢了,鞭子便若雨点般落下来。才半天,这位王爷便彻底的放弃了抵抗,更不敢替幼女求情,只靠着一个叫钟全的年轻太监扶着往前赶路。

  之前在被押的囚犯聚集交接的时候,清王妃便看到了自己的夫君。她不敢上前相认,只压抑着哭声一直低声叫着:“王爷……”

  李欣便知道了这个男人的身份——天舟先帝的嫡幼子,也是这具年幼身体的父王,清王李怀瑾。

  “算了算了,前面马上就到驿站了,还是抓紧赶路要紧。”另一个年纪大点的官差不欲多事,他抬头望了望阴沉沉的天空:“看样子,恐怕是要变天呐。”

  “我说王老爷子,你能不能不要乌鸦嘴!要是变了天,我们不是被堵在路上了!”那个拿鞭子的瘦高个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

  被押解的大小十几个犯人都暗暗松了口气。

  说自己是犯人,李欣却发现所有被押之人都没有穿囚衣。众人无一例外,身上都是上好的锦缎袍服,只是污渍斑斑。显然是被抓前的着装,之后一直未换。可他们的确是囚犯,因为所有的成年男子都戴着脚镣,被十几个官差拿着鞭子驱赶着,在官道上慢慢前行。

  除了李欣认识的,一起同行的还有八个犯人,六个大人,两个小孩:一对老夫妇,年纪已到花甲,三个成年男子都是二三十岁,一个男孩子十四岁左右,另一个小女孩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

  除了两个小孩子,其他六个人也都戴着脚镣,他们互相搀扶着,看起来很像是一大家人。

  李欣看到自己被踹时,那对老夫妇似乎还有些紧张。不过李欣并没有如一个真正的孩子般放声大哭,她只是在地上滚了两滚,就又爬起来跟上了队伍。反而是她的母亲,急的眼泪都要流出来。然而,这位娇贵的王妃脚上也戴着铁链,脚镣处微黑的细棉袜子上鲜血渗出染红了一大片。

  她能自己走动已是不易,何谈再搀扶一个小孩。

  当然,李欣并不是小孩子,而且比起在新卫监狱里受的那些罪,这两脚不过是小小的敲打罢了。

  她看了看,往前疾走了几步,拽住了清王的衣角。早在聚集的一刻就看到她的父王看过来的目光——惊讶而后的狂喜。虽然有些奇怪,但这个父王,应该是爱惜她的罢!

  被那只小手扯到的一瞬间,李怀瑾身躯一震,而后立刻反应过来。他一手正被钟全扶着,另一手便伸出来,与女儿的小手紧紧握住。

  李欣感到这位父王的手在颤抖,抬头一看,见他双眼饱含愤怒与杀气,不由愣了一下。

  “我没事。”李欣颇不自在地说道,“别……担心。”

  言罢,她却觉得手被握得更紧了。

  众人一路紧赶慢赶地终于在变天前到达了驿站。这驿站位于赤化县与钟落县的官道中途,专为往来官差送信押人暂歇而设,所以自带有简易的牢房。

  领头的班头与驿丞简单交接了下,便被安排进了休息的厢房。而李欣这群犯人则按男女分开关进了男牢女牢。

  李欣主仆三个,外加那老妇人和小女孩一行五人安静地随官差走进驿站北边的女牢。官差开了门,将几人推进去,又嘱咐了几句。众人在牢里站定默默听着训令。李欣瞥了一眼,牢房不大,但是因为只有五个人,所以并不显得拥挤。而父王那边有七八个人,大概会拥挤些吧。

  终于那官差罗嗦完,又在角落里摆了几个破碗,李欣看到只其中一只里面装了几个黑乎乎的馒头,其余都是清水。

  “用了饭就早早歇去,莫要在这驿站里生出事端!”官差如此又警告了一番,才落了锁走开。李欣听着那脚步声越行越远,却不妨身边人一下子抱在了一块,低声恸哭。

  李欣回头,见到自己的母亲正被那老妇人抱在怀里,两人都坐在铺着稻草的地上,哭成一团。旁边卢嬷嬷抹着眼泪,而那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却只是靠在角落墙壁上,脸上半点表情也没有。

  “慧姐儿!慧姐儿!我苦命的儿啊……”老妇人一手抱着清王妃,另一只手在她身上拍打,声音嘶哑,分明极大地压抑着自己的情绪,“苍天怎么这般不公……降下这般祸事与我儿!叫我这老婆子担惊受怕……慧姐儿,若是你有个三长两短,你如何对得起母亲,如何对得起陈家的列祖列宗啊……我的儿!我可怜的儿啊……”

  李欣有点惊讶,这位老妇人,是她的外祖母?

  清王妃也是嘤嘤哭泣,她呜咽着:“母亲!母亲……文慧心里也好苦啊……都是梁王那叛贼,在王爷身边安了间谍,趁着朝廷与王爷交接兵权的空档,把我们给软禁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