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18(1/2)

加入书签

  在的街道即使是在死者停留的流魂街中,也是属于极为贫瘠的区域,无论是食物还是生活必需品都不是随意讨要就可以得到的。

  再加上右郎体内的灵力并不弱小,也使得他很容易就会感觉到饥饿,在流魂街的生活也会变得越发艰难。为了自己的温饱,为了实现向牧唯承诺的事情,依旧是个孩子的右郎只能咬紧牙关去寻找一些工作的机会。

  而大门不出的牧唯对此更是一无所知,他试着强迫自己进入睡眠状态,但是一觉醒来也没有办法进入到梦中世界,如果是一天或者一周如此也就罢了,当整整半个月的时间都无法进入梦境之后,无法离开屋子的牧唯觉得自己就好像是被遗弃在世界角落的一粒尘土。

  每天,牧唯就这么坐在正对着大门的位置,看着流魂街的天空,看着偶尔从门前走过的那些流魂街居民。那些行人看起来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眼睛里没有神采,即使嘴唇干裂骨瘦如柴也不会觉得口渴,不会感到饥饿。那些魂魄明明已经在现实世界死去,却在死后的世界生活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

  牧唯有的时候会露出自我嘲讽的笑容,此刻的他似乎和这些流魂街居民并没有什么区别,只不过他们还能够在街道上行走,沐浴阳光。而他则只能坐在湿潮的屋子里,看着自己的皮肤失去色泽,变得越发苍白。

  唯一陪伴在牧唯身边的,就只有右郎这个孩子而已。一开始的时候,右郎会跟牧唯说一些外面的事情,比如说流魂街所在的世界叫做尸魂界,拥有灵力的人只要成为死神就可以进入传说中的静灵庭。会说一说自己在工作的过程中偶尔找到的食物,会说一说在街道上偶尔见到的巡逻死神,说一说这些负责巡逻这片区域却经常不见人影的死神大人是多么神气,多么令人敬仰。

  但是当牧唯一天比一天没有精神,坐在小木桌的后面一日比一日沉默,右郎似乎也没有了和牧唯交流的心情,每天为了口中的工作早出晚归。

  每次当右郎带着一身疲惫回到破屋的时候,牧唯已经沉沉睡去,所以右郎只能在稻草堆的边上凑合着躺一会儿。只不过,每次右郎醒来的时候都会发现自己躺在厚厚的稻草堆上,身上披着属于牧唯的那件黑底红纹的和服,带来一丝少有的温暖。

  而牧唯则早早地就已经坐在那张破木桌的后面,身上只穿着白色的里衣和红色的袴,留给右郎一个并不宽厚,甚至可以说过分纤瘦的背影。

  已经无法计数的白天和黑夜流逝,牧唯早就已经放弃了去记录时间,日复一日的日子似乎也完全没有任何变化,让心态一向随遇而安的牧唯都感觉到有些麻木。

  “牧唯!”

  但是这一天,当右郎在天还没黑的时候就匆匆跑回家的时候,坐在那里发呆的牧唯才发现这一天似乎有些不同。从门口冲进来的右郎站在逆光处,但牧唯却清楚地看到这个一向内敛的孩子脸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兴奋笑容。

  牧唯的视线落在右郎的怀里,只见他抱着一套单薄的被褥,甚至还可以在上面看到缝补的痕迹。即使并不完美,但牧唯确实已经太久没有见过真正的被褥了,不免多看了几眼。

  不过,正是因为多看的这几眼,牧唯才发现右郎那双还未长开的手上竟然布满了各种伤痕,他这才发现这个孩子口中微不足道的工作,似乎要比他所想象的要残酷很多。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