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26(1/2)

加入书签

  和歌而木铲揍自己的哥哥,执着于那种难吃面条的哥哥,会在自己生病时贴心照顾的哥哥,会因为他所做的每一件小事而真心喜悦的哥哥……

  就算他并不是哥哥记忆中那个喜欢吃面条而且不喜欢和歌的那个人,更不是哥哥睡梦中低语的那个名字……

  就算他无数次想过要离开那条破败的街道,去成为不需要向任何人屈服的死神……

  可是,当哥哥真的就这么消失不见,右郎才发现无论是死神还是哥哥记忆中的那个人都不重要,如果哥哥消失不见,那他的生命中似乎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一定!将哥哥找回来!

  抱着这样的信念,右郎咬紧了牙关发誓,无论以怎样的方式,他都要找到牧唯。然后,就算一辈子只能待在那个小屋里,他也不要再和哥哥分开。

  ……

  从那天开始,右郎就从街上消失了,近乎半年的时间足以让牧唯和右郎的事情,成为流魂街中被淡忘的一个故事。

  一直到半年之后,一个头发散乱衣衫破旧的身影出现在街道上,然后缓缓走进那栋半年没有人居住的小屋,弯下腰将依旧倒在地上的木桌摆正,然后就这么在满是尘土的屋子里坐下,环顾着半年未曾见过的小屋。

  屋顶上用来修补窟窿的木板已经摇摇欲坠,如同没有修补之前一样总有尘土掉落进来,屋子里原本有的两套被褥和厨具都消失不见,可能已经被路过的人就这么顺手拿走了,只剩下一个脏兮兮的木铲子还落在地上,被那蓬头垢面的男子顺手捡了起来,用衣服擦拭,然后放入怀中。

  曾经放满了整个屋子的花草早已经枯萎,只留下爬满了各种虫蚁的花盆和腐烂的根茎。那个右郎和牧唯一起做出来的木架上,所有的纸笔和书籍也已经被扫荡一空,甚至连木架的一边也被拆了几根,也不知道是不小心,还是取回家当柴火烧了。

  “是谁啊?”老人颤巍巍地从门口向里面张望,虽然内心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但是老人这半年过来过得并不好,如今一听到屋子里有了动静,就立刻走了出来。

  “是我。”屋里的人扒拉了一下栗色的乱发,露出一张有些疲惫的脸,赫然正是离开了半年多的右郎,曾经充满了神采的棕色双眼中,此刻也多了一些其它的意味,“我找了很久……想着也许哥哥回回到这里,想着如果哥哥回来的时候我不在的话一定会很难过,不过也许只是我放弃之前最后一点奢望吧。”

  对于右郎的想法,老人看不透,也不想看透,只是嘴里念叨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至此之后,右郎就再没有说过话,只是如同从前的牧唯一样,坐在木桌后面,通过小小的一扇门观察着外面的世界。像这样做着牧唯曾经做过的事情,用牧唯的视角来看向天空,右郎似乎比以往的任何的时候,都更能够感受到牧唯曾经经历过的寂寞。

  就这样日复一日地坐在这里,究竟是什么让牧唯还能够露出那样温和的笑意?

  右郎回到这条街的一周之后,两个穿着黑色死霸装的死神来到了屋子的门口,捏着鼻子看了一下右郎身处的这个破屋子,然后带头那个光头的死神一边掩着鼻子,一边让自己的伙伴进到屋子里去。

  想了想光头的身份,另一个死神还是弯腰走进了屋子里,然后对正在发呆的右郎说:“喂,小子,还记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