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阅读43(1/2)

加入书签

  下次在这里种点什么吧?种一些马醉木怎么样?”牧唯指了指身后队舍上印着的队徽,“既然五番队队徽上就是马醉木, 我觉得是个不错的主意。”

  “现在哥哥才是五番队的队长,所以不需要询问任何人的建议。”蓝染不得不感慨哥哥就是哥哥,其他队长上任想做的事情无非就是纪律和改革, 只有哥哥心里想着确实在五番队的队舍里多种一些树,“说起来,六番队的队舍里似乎也种满了樱花树。”

  “是啊,很美。”牧唯怎么说也和小白哉一起在六番队玩过一段时间,自然知道在孙子的喜好之下, 那位表面严肃的老人已经在队舍里种满了樱花。

  “哥哥现在……在朽木家还好吗?”

  “不错。”牧唯真心地点了点头,然后才想起一件事情,“不过,虽然我现在住在朽木家,但我却并没有改名。朽木唯什么的,只是外人误解了而已。只是朽木家对我有恩,若是能因此帮上忙的话,倒也不必特地纠正。”

  “有恩?”蓝染脑海中立刻浮现了一连串的场景,比如说哥哥被坏人拐走,然后带入人口交易的场所,最后却被朽木家所救,成为朽木家的一枚工具等等……

  “没什么,只是一不小心就睡了七十年。”早晨的微风拂过,牧唯一边将热粥放下,一边转头看向蓝染,“若非如此,可能我早就已经找到你了。”

  蓝染重重地呼了一口气,然后摘下眼镜擦了擦,就这么低着头说:“有这句话就够了。”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坐了很久,最终还是牧唯打破了这段沉默,有些忐忑地问了一句:“这七十年来,右郎你是怎么过来的?”

  “比想象中要复杂一些。”面对自己哥哥的提问,蓝染抬起头来看向那双红色的眼眸,“哥哥,你还记得当初将你带出流魂街的那几个人吗?”

  接着,蓝染就将这么多年来所调查到的,关于“静灵庭黑暗面”以及“人口交易市场”相关的事情一一告诉给了牧唯。但是对于自己这七十年来的经历,以及一些目前还不能让牧唯知道的事情,蓝染却是只字未提。

  “我在考虑究竟是否应该继续追查下去。”蓝染皱了皱眉,“当初会牵扯进这件事情,完全就是为了寻找我失踪的哥哥,嗯……就是现在在喝粥的这个。但是现在我哥哥都能好好坐在这里喝粥了,继续追查下去好像也没有什么意义。”

  没有意义吗?

  牧唯脑海中浮现了当初那种如同隔断半身一般的痛苦和窒息感,以及那些向自己靠近的人贩子,双眼染上了一层暗色,却并没有让蓝染看见,只是语气淡然地说:“是啊,实在是太危险了,哥哥也觉得右郎没有必要继续牵扯进这件事情里。”

  “然后你决定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去?”见牧唯已经吃完了早餐,蓝染起身回到房间里为哥哥倒了一杯茶,虽然这段时间难得卸下心房与牧唯交流,却并不说明蓝染丢失了精准的眼力,“我可不记得我哥哥是那种想要成为个人英雄的存在。”

  “当然不是。”牧唯脸上并没有被揭穿想法的尴尬,只是接过蓝染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才继续说,“说实话,我对静灵庭的了解不多。但是我觉得静灵庭的事情更应该交给静灵庭自己去解决,想要用一个人的力量去解决整件事情,最终也只会是事倍功半,过程艰难。”

  牧唯不是圣母圣父,自

章节目录